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09章 大姑娘划船不用桨,全靠浪

第209章 大姑娘划船不用桨,全靠浪

  从人类与兽人的战争爆发前,伊露西亚为了逃脱政治婚姻的束缚,哀求弟弟帮忙,终于成功的混入达拉然,成为师安东尼达斯的弟子。●⌒,.并且在两个月前考过了魔文字四级,完成了中级法师独立课题论文答辩,成功晋级。

  在人类国度,法师一直是稀缺资源,即使是只会些戏法和基础魔药知识的魔法学徒,也是受人尊敬的存在。拥有了中级法师的头衔,伊露西亚可以说已经拥有了自由婚配的权利。

  然而当初的肆意妄为,让伊露西亚和家族出现了一丝隔阂。

  两年来,阿历克斯.巴罗夫大公爵没有给予过伊露西亚一枚金币的援助,也没有来过一封信函,就如同没有她这个女儿一般。而两个年幼的弟弟只会恳求姐姐给自己捎带各种各样的新奇礼物,对姐姐的关心也只是停留在口头上。

  要不是卡洛斯一直给予自己金钱上的支持,要不是和母亲的魔法通讯缓解了自己心灵的空虚,伊露西亚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支撑下来。

  虽然父亲不理会自己,但是却没有剥夺自己的地位。

  女伯爵伊露西亚.巴罗夫,作为达拉然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越来越受人重视。

  可惜越是这样,伊露西亚越是迷茫。

  因为自己原本以为来到达拉然,就能脱离家族的束缚,靠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片天。

  可惜现实就是如此残酷。达拉然的下水道里那些因为魔法事故而支离破碎的学徒残骸养肥了那些贪婪的老鼠。

  达拉然从来不是净土。

  如果自己的母亲不是安东尼达斯的小师妹,如果自己的父亲不是巴罗夫家族的家主。如果自己的弟弟不是奥特兰克的国王,达拉然那些高高在上的师们还会对自己带着微笑的低头致意吗

  自己从来没有独立,家族依然庇护着我。

  明白了这个事实的伊露西亚内心非常纠结。

  只能将所有精力投入到魔法学习中,好像只有这样做才能忘却所有的不愉快。

  于是,吉安娜挨饿了。

  “伊露西亚姐姐,我们出去吃顿好的吧”

  随着年岁增长。十一岁的金发小萝莉也慢慢长开了。明白了金币除了用于魔法研究和化妆品、新潮衣服外,还能用来购买服务,各种各样的服务。

  这让普罗德摩尔家的大小姐原本充裕的财务变得异常的窘迫。

  而随着年岁的增长,吉安娜终于发现了一个无奈的事实,那就是芬娜.金剑是真的不喜欢自己,所以伊露西亚就成了吉安娜最后的饲养员。

  然而饲养员伊露西亚沉迷于魔法的领域后,吉安娜陷入了饥饿游戏。

  “恩,你知道我的钱袋在哪里,买点香料面包和熏肉回来吧。”

  伊露西亚在写字台上继续着自己的学习研究。头也不回的对吉安娜说道。

  喂我再窘迫面包香肠还是吃得起的啊皇姐殿下,我想吃的是大餐啊千水鱼宴、红肉烧烤、狂野大餐,什么都行,我想吃好东西啊

  吉安娜的内心无声的咆哮着。身体却乖巧跑去拥抱了伊露西亚。

  “要注意身体啊,学姐。”

  “小家伙,你做起研究来比我还疯狂,说谁呢”

  伊露西亚被吉安娜抱住,带着宠溺的笑容抬起了头,用指头在吉安娜额头点了一下。

  “我年轻啊。”

  吉安娜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并且成功的逗笑了伊露西亚。

  “你的意思是姐姐我老咯”

  “不。用成熟比较好。”

  吉安娜恶意卖萌中。

  “去买东西吧,晚上请你吃好的。”

  “嗯,一言为定哦。”

  吉安娜愉快的离开了伊露西亚的书房,跑去买午餐。

  因为超人一等的天赋,吉安娜在魔法领域的进展极快,但是安东尼达斯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强制性的停下了吉安娜的进阶课程,要求吉安娜巩固加深现有的基础。

  怎么巩固加深

  天赋差一点穷一点的就只有复习魔法笔记,推导魔法公式,进行理论研究。

  对于吉安娜来说,这些东西根本就是学习中的日常,完全没有刻意来做的必要,那么剩下的方法手段就只剩下一个了实验,大量的魔法实验。

  然而,做实验是要花钱的。

  对普通人而言,吉安娜富得流油。

  对法师界来说,吉安娜是个负债萝莉。

  是的,为了进行魔法实验,吉安娜已经透支了自己六个月的生活费。

  所以无事可做的吉安娜窝在伊露西亚家也有躲债的意思。

  卡洛斯留下了六个只知道吃和打的手下用来护卫姐姐的安全,达拉然那些讨债的家伙还没有勇气同时得罪普罗德摩尔家族和卡巴罗夫家族,只能盯梢着,等待吉安娜自己出门。

  “棍棍,买吃的去。”

  不敢独自出门的吉安娜直接扔出两枚金币支使起伊露西亚的随从。

  “今天不是该团团吗”

  正在门房玩哑铃练肌肉的家伙疑惑的望着吉安娜。

  “让你去你就去,给伊露西亚姐姐买午餐你不乐意”

  吉安娜双手叉腰教训着眼前的傻大个。

  “光光,你来门房守着,我去给大小姐买东西。”

  “哦,你去吧,骑骑,你来陪士士下棋吧,我去守门。”

  虽然不明白这六个人的名字到底有什么含义,但是每次听他们谈话,吉安娜都有一种深深的违和感。

  “对了,吉安娜小姐,这里有封国内的来信。大小姐不允许我们在她做实验的时候打扰她,你帮我们转达一下吧。”

  作为卡洛斯亲自操练的第一批士兵,名叫棍棍的男人有着严格的纪律性,直到接班人抵岗,才离开门房,并且递给吉安娜一封信。

  咦,这个火漆花纹,怎么好眼熟,但是又认不出来啊

  虽然有疑虑,吉安娜还是拿着信件回到了伊露西亚的书房。

  “伊露西亚姐姐,有你的信。”

  接过信件,伊露西亚看着封口火漆也是楞了一下,然后取过剪刀剪开了信封的底部,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约定好的记号还在,就松了口气,开始阅读书信。

  读着读着,伊露西亚就开始流泪。

  “姐姐,怎么了”

  吉安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慌乱的取出手绢替伊露西亚擦拭眼泪。

  “姐姐能回家了,父亲大人原谅我了。抱歉,吉安娜,我去洗下脸。”

  说着,伊露西亚离开了书房返回卧室。

  而吉安娜则从书桌上拿起了书信。

  “伊露西亚.巴罗夫法师阁下,如果你还认同奥特兰克公民的身份,收到信函后请在春耕祭典前返回奥特兰克城。

  奥特兰克王家法师协会”

  “什么嘛,怎么巴罗夫家族的家伙都是一群死傲娇吗”

  嘟囔着,吉安娜将书信放回书桌上。

  不对啊

  自己的下一笔信贷两天后就要到期了,但是父亲戴林的下一笔生活费最少五天后才能到账,伊利西亚回国了我怎么办

  吉安娜霎时间被名为讨债的恐惧所支配。

  “伊露西亚姐姐,带我去奥特兰克城好不好”

  金毛小萝莉用带着颤抖的发嗲声音一路跑向伊露西亚的卧室。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