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25章 圣光在上,得罪了主教还想走?

第225章 圣光在上,得罪了主教还想走?

  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

  如果卡洛斯是个传统贵族的话,大可不必管那些难民的死活,依靠奥特兰克国内的积存,安稳的度过战争带来的饥荒期。

  然而不能顺应本心,重生流穿越者活着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是危机,更是转机。

  是累赘,更是财富。

  艾登时期,奥特兰克全国人口不足二十万,而卡洛斯在接纳了希尔布莱德的流民避难者后,现如今的奥特兰克王国至少拥挤了三十万人。虽然和洛丹伦王国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依然是个小国,但是客观看来,在战争中损失了大量人口的情况下国内人口增长了百分之五十,对长远来看是有着极大的好处增益的。

  所以卡洛斯顶住了重重的压力,坚持要妥善处置这些难民。

  民众是愚昧的,眼光只有三日后的早餐吃什么;民众是盲从的,如果你不反复告诉他们该做什么,他们就会随着自己的想法胡来乱搞;民众是势利的,谁能给他们更多的好处他们就会支持谁。

  但是民众也是知道感恩的,虽然白眼狼总是杀之不尽斩之不绝,但是大多数人只要吃得饱饭,良心就饿不死。

  因此,卡洛斯用尽了一切办法筹集粮饷,只要熬过两个月的缺口真空期,巴罗夫家族的奥特兰克王族身份就稳了,卡洛斯大王的王冠就稳了,有了这一国做根基,干什么都有底气了。

  然后,春天在凯尔达隆湖心堡享受女仆队三千的服侍。夏天在塔伦米尔的苹果园消夏避暑。秋天在布瑞尔的枫林赏红叶飞舞。冬天在南海镇享用鳕鱼盛宴。无论有什么需求只要摇摇巴罗夫的管家铃就能得到满足。

  这才是我应该过的生活啊,这才是一个成功的穿越者应该过的生活啊,这才是重生流的正确展开方式啊。就算是在艾泽拉斯,我也要打下一个大大的水晶宫啊!

  就在卡洛斯亲切友好的会见了洛萨的使节,双方进行了诚挚友好的交流。对于奥特兰克军队下一步行动方针做出了初步确认之后,现实将卡洛斯从自己的幻想中拉了回来。

  做人难。难做人,为什么明明大家都没有错,冲突会这么大呢?

  洛萨无疑是个真英雄,是洛丹伦说有人类的希望,可以说没有洛萨就没有联盟,洛丹伦人类六国表面上你好我好大家好,暗地里谁都不服谁。不是洛萨牵头,估计兽人打到奎尔萨拉斯了联盟也组建不起来。

  自己呢?对于奥特兰克三十万子民而言。自己纵然称不上救世主,好歹算是个合格的王吧,作为王为自己的子民谋幸福也没有错啊,如果不是我的话,历史可能就不会拐这个弯,奥克兰克人免不了国破家亡,流离失所,被联盟放逐。

  洛萨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那么到底是谁错了?

  难道世界又要背锅了吗?

  可惜前世今生加起来五十多岁的卡洛斯早就过了中二期。不会因为内心的纠结而有什么想不开的,但是郁闷终究难免。

  于是在沉思时,卡洛斯想到了曾经听到过的一句话。

  正义也是分阵营的。

  洛萨的要求其实也不过分。因为兽人的异常举动,洛萨希望卡洛斯暂缓塔伦米尔攻略,分出一支由足够威胁力的部分在侧翼牵扯兽人精力,为联盟和部落的主力对决创造优势。

  洛萨的请求以及缘由那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但是卡洛斯偏偏不能,也不敢出动。

  还是那个原因,粮草为备齐。

  虎死不倒架,人死不变卦。

  巴罗夫家族掌权的奥特兰克在联盟内部依然保持着强硬高调的作风,向所有人展示了巴罗夫家族的底蕴。显示了百年望族的实力。

  然而,这一切都是样子货。内斗哪有不受伤的,无非打落牙齿和血吞。

  三万大军的粮食还好说。肩挑马驮星夜兼程,每过一天都能囤积两天半的用度,再过十天左右卡洛斯就有足够支撑一场中等烈度战斗的军粮。真正难的是军马的草料,豆类好说,干草只能用马车运输。

  卡洛斯应该感到自豪,因为他的明里暗里的努力,此刻的联盟远远比曾经游戏中的联盟更加强大,奥特兰克的三万大军在洛萨眼中并非不可或缺的部队。

  真正让奥特兰克屹立诸国的,恰恰是艾登留下的遗产————奥特兰克高山骑兵。

  以奥特兰克国立骑士团为骨干,卡洛斯很轻易的在大清洗之后依然组建起一支一万人规模的骑兵部队。

  最强壮的战马,最剽悍的驭者,最优良的传统,可以说这一支无与伦比,也无法复制的骑兵团,是卡洛斯最强,也是最后的底牌。

  无论是军马还是熟练的骑手,都不是短时间能培养出来的。

  虽然艾泽拉斯的驭兽种类繁多,但是马匹依然是人类最熟悉的坐骑。然而马匹也分三六九等,肩高耐力爆发力也各有特色。奥特兰克高山马种耐力比不过阿拉希高地的长鬃马,爆发力差银松森林的矮脚马一筹,唯独肩高傲视群雄。但是奥特兰克的高山马种有一样是其他马都比不上的,那就是野性。面对狼群时,其他的马儿会用自己的速度寻求安全,唯独奥特兰克山脉中的这些高山马,即使面对山地狮,这些马儿的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聚团。只要狮子敢妄动,面对的将是马群的奔踏。除非是巨型山地狮这种高山霸主,奥特兰克高山马群从不畏惧肉食种的窥视。

  奥特兰克群山中的生活虽然不易,然而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在艰苦的环境中磨砺出了一种不同于洛丹伦其他地方的独有气质。

  不畏忘,不惧死,真正的在追求生如夏花的灿烂。

  从纸上文字看一个人,总有偏颇,真正带上铁王冠,坐上铁王座,卡洛斯才深深的感到了奥特兰克这个王国,从根子上被印上了艾登的印记。

  艾登不怕死,他是真的爱这个国家,爱这个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国家,所以为了奥特兰克,他可以放弃其他人,放弃其他人类。

  只有站在那个位置,登上那个高度,才看得懂自己曾经笑话过的一些事。

  所以即使可能令洛萨不满,卡洛斯也不会拿把自己的四个二拆成三带一。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奥特兰克的铁器自会踏碎兽人的头骨。

  但是,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怎么能自寻死路。

  于是卡洛斯除了处理军务,恢复塔伦米尔的行政组织力,协调矛盾纠纷的工作之外,每天还要加上和使节扯皮的日常。

  就这样,充实日子又过了一周。

  正当卡洛斯在和使节例行扯皮时,新的使节到来了。

  “洛萨爵士如此的急不可耐吗?”

  卡洛斯有些不愉快,我好歹也是国王,你这是要十二道金牌召我来见的节奏吗?

  “白水河,联盟大败。”

  使节保持着微笑,走到卡洛斯耳边说出这样一句话。

  “哎呀,还有这样的好事?”

  卡洛斯用意外和夸张的表情回应道,然后挥手示意其他人先出去。

  特使一先生见特使二先生如此反常,犹豫片刻留了下来,但是让自己的随从出去了。

  “怎么回事?”

  卡洛斯见清场完毕,脸立马沉了下来。

  “洛萨元帅要求陛下您千万要注意警戒周围,小心从天而降的绿火陨石巨人。在没有得到进一步情报之前不要出兵。”

  新来的特使一把撕开了自己的外套里衬,取出一封密信交给卡洛斯。

  一字一句的反复读了三篇,卡洛斯觉得自己之前简直是在枉做小人,洛萨纯爷们。

  白水河一战,联盟伏尸两万,白水河积尸断流,从文字上的描述来看,兽人大规模的使用了地狱火,超过一千枚地狱火从天而降,彻底打垮了联盟白水河防线六个军团的士气。

  这一战,联盟颜面尽失伤亡惨重,唯独乌瑟尔一人如中流砥柱,在如同惊涛拍岸的危机下光明使者之威震慑群魔。

  三百狱火齐冲锋,竟无一锤之敌手。(未完待续。)<!--over-->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