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40章 我们都只是被历史的惯性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可怜虫

第240章 我们都只是被历史的惯性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可怜虫

  天下英雄谁执首,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串词了。

  问苍茫大地,洛丹伦谁主沉浮?中流砥柱,雄狮洛萨,横刀立马尽风流。

  然而对于某些人,某些事,只能感叹时也命也尽风流。

  罗宁还是在达拉然破城前离开了紫罗兰城堡,踏上了解救红龙女王阿莱斯塔萨的征程,邂逅了自己的真命天女温蕾萨。

  图拉扬还是在洛丹伦最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成为了洛丹伦的救星,成为了联盟的救世主。

  古尔丹还是从人类的魔法文献中探寻到了被掩埋在历时尘埃下的幸秘,得知了萨格拉斯之墓的位置。

  而卡洛斯,则平常着先发制人,后发被制于人的苦果。

  名利难双收。

  卡洛斯以为自己改变了历史,以为这个艾泽拉斯会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有所不同。但是世界和卡洛斯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历史的走向绕了一个弯又回到了原点。

  改变巴罗夫家族命运的努力,卡洛斯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只要联盟胜利,作为有功之王,何人能够审判巴罗夫家族?

  但是人心永远没有满足之时,即使姿态放的再低,拯救世界的不是我,依然不是件好受的事情。

  明明是我改变了联盟的态势,明明我在背地里为了人类的胜利默默努力,明明做了这么多事情,光芒却没有闪耀在我的头上,不爽啊!

  这种负面情绪一度占据卡洛斯的心田。

  傲慢和嫉妒不愧是腐蚀心灵的毒药,进入冥想状态的卡洛斯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梳理思绪,终于从这种负面状态下清醒过来。

  按照原本的历史,兽人气势如虹,人类灭亡在即,如果不是古尔丹反水,奥格瑞姆没有一丝失败的理由。

  熟知历史的自己,为什么还要战斗,还要为了未来拼搏。不就是因为未来太过缥缈,人类胜利的太过侥幸吗?

  不能把握住时代的脉搏,将未来寄希望于一次次的小概率事件,这本身就是一种侥幸。是一种懦弱。

  如果图拉扬慢了那么一点点。

  如果洛萨没有顶住奥格瑞姆的攻势。

  如果雷德.黑手没有在背后抽刀子。

  那么联盟怎么办?

  如果古尔丹没有死于萨格拉斯之墓,而是成功得到了萨格拉斯之眼,那么艾泽拉斯怎么办?

  预知了历史不是让你跟着胜利者躺赢,太多的巧合,太多的侥幸。太多的站在旁观者角度来说如同开挂般的不可思议,这不是一个先知该做的事情。

  我要赢,我要稳,我要百分之百的胜利!

  卡洛斯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但是历史给予了卡洛斯一个手动滑稽的表情,仿佛在嘲笑卡洛斯的不自量力。

  难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吗?

  卡洛斯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正是产生了对于自己存在价值的怀疑才让他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和困惑。

  穿越重生,系统加成,二十多年的不懈努力,我所做的一切一切存在意义为何。

  静下心来。在空灵状态下,卡洛斯疑惑着,然后梳理自己的人生。

  不对啊!

  当不当救世主干我鸟事,洒家是来享受人生的!

  说好的酒池肉林,说好的后宫佳丽,说好的富甲天下,说好的有时两次有时三五次!

  为了挽救家族命运,为了接下来的幸福人生,自己已经付出了那么多,羡慕嫉妒个球啊!

  回想自己的初衷。卡洛斯突然醒悟了。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被民意绑架了。

  手下希望自己的领袖英明神武,子民希望自家的国王光辉伟岸。

  最强圣骑士,最能打的国王。无敌的统帅,值得信赖的战友。

  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被这些原本为自己最初目的服务的称号绑架了。

  为了成为最强,不断训练。

  为了回应期待,不断妥协。

  为了保持形象,不断伪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成了为他人而活的傀儡,自己还在沾沾自喜。

  这没有什么不对,成为他人需要的人本身也是成功者的证明。

  但是为他人而活却不自知,就会陷入之前那种空虚的状态————见不得其他人比自己耀眼。

  我的原罪不是傲慢和嫉妒,是虚荣啊!

  奥特兰克王国已经入我手,天下英杰半数是吾友,还不满足?

  虚荣,你果然是我最大的罪!

  念头通达,浑身舒坦,卡洛斯发现冥想和忏悔才是圣骑士最实在的技能,赞美圣光!

  在战火硝烟中传递情报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寥寥几语不足以让卡洛斯推断出当时的情景。但是就结果而言,卡洛斯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兽人对洛丹伦城的威胁被图拉扬化解,奥格瑞姆在希尔布莱德的北部和洛萨拼杀了个天地变色,却始终突破不了联盟的最后一道防线。古尔丹在达拉然废墟现身,却又神秘消失。奎尔萨拉斯对部落宣赞,安东尼达斯决定亲自下场。

  除非奥格瑞姆能够一夜之间屠尽联盟主力,否则部落回天无力了。

  兽人也是人,战斗种族也需要休息,连年大战,联盟士兵身心疲惫,兽人也好不到哪去。如果用一款纸牌游戏形容,洛萨已经使出了万佛朝宗,等待的只是下一回合,奥格瑞姆简直就是双王虚空大表哥纷纷沉底,拿什么翻盘?

  有本事一回合斩杀我啊!

  卡洛斯越来越觉得自己北上没有错。

  虚名又不能当饭吃,胜利,我需要的只有胜利,实实在在的胜利。

  “陛下,部落的狼骑兵一直游离在我们十里之外,是否先剿灭这只部落。”

  “不必,兽人只是想牵制延缓我们的行进速度而已,不必管他们!联盟可以没有我卡洛斯.巴罗夫,但是洛丹伦不能没有安度因.洛萨。北方,我们的目的地只有北方!休息够了,传令,全军出发!”

  适当的抬高他人贬低自己未尝不是一种低调的炫耀。

  名望是胜利者的护身符,对于失败者来说只是催命毒药。洛萨存,则联盟胜,洛萨亡,则满盘皆输。

  从时间上来看,即使古尔丹已经心存二心,也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布置这一切。

  那么对于奥格瑞姆来说,获胜的希望在哪里?

  很明显,擒贼先擒王。

  因为洛丹伦危机,洛萨不得不分兵回救,原本的诱敌深入变成了狼来了。

  伏兵再好,远水救不了近火。

  只要正面战场击溃洛萨的联盟主力,就能一路高歌猛进屠戮吉尔尼斯,然后顺势东进,彻底瓦解洛丹伦王国,向东向东再向东,一路摧毁人类的联盟。

  卡洛斯不认为洛萨会如此轻易的被奥格瑞姆击败,如果奥格瑞姆办得到,他早就办到了,也不会等到今天。

  但是就如同之前想的那样。

  奥特兰克的王不要也许、大概、如果不出意外,巴罗夫家族只要百分之百的胜利。

  两天的路程,还有两天的路程就能赶赴战区,安度因.洛萨,一定不要出事啊!(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