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42章 无形之刃,最为致命

第242章 无形之刃,最为致命

  力量永远只是力量,沉溺于力量而成为力量奴隶的家伙不过是翱的弱者。-79-

  嗜血,狂暴,破坏**。

  被古尔丹成为祝福之血的玩意儿确实带给了兽人这个种族无与伦比的力量更强壮的体魄、耐力和爆发力的提高、忍耐力的加强。

  或许需要几百年的自然进化才能达成的目标仅仅是引用了一些恶心难闻的祝福之血就达成了,即使拥有一些微弱的瑕疵也是可以接受的。

  奥格瑞姆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者,如是作想。

  征服的快感总是令人愉悦。

  从黑暗沼泽的大‘门’一路北上,席卷半个大陆,兽人所向睥睨。丰富的物资,充足的猎物,艾泽拉斯如同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任由兽人去发现,去支配,去挥霍。

  只是有时候奥格瑞姆也会想家。

  霜火岭纵然不是个好地方,但那始终黑石兽人的家乡。

  和高里亚食人魔帝国的战争结束了吗,马尔高克彻底臣服了吗?

  清剿鸦人的工作完成了吗?

  虎人和戈隆屈服了吗?

  德拉诺,还好吗?

  已经获得了这么多,现在收手是否可行,占据半个东部王国,兽人是否可以停下脚步休整片刻。

  奥格瑞玛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然后自嘲的笑了笑。

  怎么可能,仇恨已经铸下,怎么可能说句对不起,大家你哈哈哈哈哈哈。.

  攻打沙塔斯的时候,奥格瑞姆是不同意的,但是攻陷沙塔斯后。奥格瑞姆也是立场最坚定的剿灭派。

  生存本就艰难,生活更是不易。

  世界只有那么大,你得到的多一点我就少一点。

  这种观念放在个人身上叫做贪婪自‘私’。放在族群之上就变成了深谋远略高瞻远瞩,叫做远见。

  多么讽刺啊。一但和集合,和大家扯上关系,任何罪孽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但是联想到兽人在德拉诺的艰难生活,一切似乎又没有什么不对。

  与食人魔斗,与戈隆斗,与鸦人斗,与虎人斗,与天斗。与地斗,兽人就是靠着不屈的战斗意志一路走了过来,从奴隶成为主人,最终君临德拉诺,并将主宰艾泽拉斯。

  奥格瑞姆很少饮酒,因为酒‘精’带来的恍惚感让他有种不确定的不安。但是今晚,身为大酋长,奥格瑞姆一小口一小口的已经喝了不少。

  能安排的已经安排妥当,剩下的都是短时间解决不了的问题。

  千夫长和督军们已经全部上了前线,自己身边突然安静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作为大酋长。作为部落远征艾泽拉斯的最高统帅,奥格瑞姆需要永远‘精’神,永远强壮。任何人都能疲惫,但是他不能。

  至少人前不能。

  可是奥格瑞姆拥有钢铁般的意志,却不是真正由钢铁灌注而成。人类,或者说联盟的抵抗远比之前预期的顽强,部落大军被桎梏在这片名为希尔布莱德的土地上太久了。

  作为兽人中的开明者,奥格瑞姆不仅擅长战斗,对于计谋运用也有自己的一套心得。但是各种计谋在联盟泼水不进的防御面前,总显得力不从心。所以奥格瑞姆决定放弃战术层面的谋略,直接利用战斗力上的优势直接碾压过去。

  洛萨啊洛萨。你以为只有你会藏兵吗?只有你会玩虚则实之那一套吗?

  北方战场,从七万兽人大军对阵十万联盟。奥格瑞姆知道人类的习惯,没有两倍的兵力。是不会和兽人正面战斗的。

  所以洛萨最少隐藏了五万人。

  连场大战,接近两万兽人阵亡,但是联盟最少也损失了三万人以上的兵力,而部落得到的是阵地的推进。

  十公里,再往北十公里,部落就将突破联盟设置的希尔布莱德包围网。

  洛萨,错误了判断了双方的实力将是你最大的败笔!

  因为在南边,奥格瑞姆也藏兵了!

  西南大营不止两万人,在靠近索拉丁之墙的沿海密林,奥格瑞米分散隐藏了十七只千人队。同时,留守湿地的兽人部队也接到了奥格瑞姆的命令,将在约定的时间展开对萨尔多大桥的猛攻。

  到时候,自己在北面猛攻,湿地部队向北猛攻,联盟在希尔布莱德丘陵南部还能剩下多少人类,呼啸而至的兽人大军不管是南下攻破索拉丁之墙还是攻击塔伦米尔转道奥特兰克,甚至剿灭辛特兰那帮烦人的矮人都是极好的选择。

  人类并非铁板一块,在兽人无穷无尽的攻势面前,早晚会‘露’出破绽。

  奥格瑞姆难得的放松在胡思‘乱’想中度过,不知不觉坐在属于部落大酋长的位置上睡着了。

  然而一丝血腥味刺‘激’到刚刚入眠的奥格瑞姆,属于战士的本能让他惊醒过来。

  “大酋长,不必惊慌,只是一些不长眼的家伙,已经解决了,您大可安眠。”

  “是吗?”

  化身风中的剑圣时刻保卫着部落的大酋长,奥格瑞姆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继续闭眼休息,并没有追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得知了消息的古尔丹却暴跳如雷。

  “蠢货,十足的蠢货!无论是不是我干的,奥格瑞玛都会怀疑我,而且这次不是我干的!如果几个小‘毛’贼就能了结了毁灭之锤的‘性’命,我又何苦隐忍到现在?狭隘的无知,谜一般的自信。”

  暴‘露’后,术士很快恢复平静。

  “不过也无所谓了,怀疑到我身上也好,至少南边更容易行事。”

  在突袭洛丹伦城失败之后,兽人四散逃逸,继续牵扯人类的‘精’力,古尔丹带着亲信们返回了奥格瑞姆身边。奥格瑞姆虽然不信任古尔丹的忠诚,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古尔丹的能力,大战在即,术士的力量是对抗联盟法师的必需品。被集中起来的萨满和术士被奥格瑞姆严密的保护,或者说监视着,古尔丹也不例外。

  我可以允许你有野心,但是我不会让你的野心落到实处。

  奥格瑞姆一直对古尔丹散发出这样的讯息,使用并提防着古尔丹。

  但是奥格瑞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古尔丹已经将自己与兽人剥离开来。

  “你去警告一下我们未来的大酋长,不要做些画蛇添足的事情。”

  指使一名手下去警告自己的合伙人后,古尔丹喃喃自语道:“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脱身了。”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