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45章 生或死,轮回不止,我们生,他们死!

第245章 生或死,轮回不止,我们生,他们死!

  ps:超大章节,实在不适合分章,所以拖到现在。

  内瑟斯的名言是如此的霸气而蕴含哲理,也符合语境,就用了。

  下一章交代下首尾,第三卷的卡傲天历险记更精彩。

  战况从一开始就呈现出白热化。

  艾泽拉斯诸国既没有签署《防止生化武器扩散条约》,也没有什么类似《日内瓦公约》的玩意儿。战争的唯一目的就是杀他,杀她,杀死它们!

  贯彻爱与真实的正义,怀着打完这一仗就能回老家结婚的喜悦,战斗的狂热弥漫着整个北方战场。

  双方排开阵型交战的情况只存在于谁拿谁都没有太多办法的时候,或者说一方卡住了咽喉要道的情况。卡洛斯的部队作为偏师,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和部落的主力正面硬碰硬。甚至说仅仅作为存在军团,也能极大的缓解洛萨的压力。

  但是我裤子都……我是说刀都快磨钝了,你给我个小马扎一袋爆米花让我旁边看戏?

  真这么干了以后还怎么愉快的和小伙伴吹牛逼!

  所以卡洛斯权衡利弊,认为自己必须要抢洛萨的风头。

  “此战吾等必奋勇争先,不求苟活,但求无憾。”

  最后的军事会议上,卡洛斯用这样的话语做出了总结陈词。

  “你什么意思,卡洛斯,当我是胆小鬼还是弱女子?我和巨魔杀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你曾爷爷还没有出世!”

  奥蕾莉亚对于卡洛斯要将自己送离战场的行径非常不满,终于在会议后找到机会一把抓住落单的卡洛斯。

  “奎尔萨拉斯答应出兵了。”

  “哈?!~~这和你要撵我走有什么关系。”

  人美声甜颜立表,一个哈字被演绎出如此丰富的情感内涵,卡洛斯也是有些遭不住。

  “我没办法舍弃家国帮你完成悲愿,所以还是得靠自己。”

  “别说那么多不明不白的。你到底……”

  卡洛斯伸出食指抵住了奥蕾莉亚的嘴唇,阻止了女子的喋喋不休。

  “我从来不认为复仇是错误的,也不认为追求复仇是不对的。但是我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身上背负了太多。已经没有能力帮你了。不是不愿,也不是不能,而是办不到。去吧,回到的你的族人身边,领导你的军队,了结你的悲愿。然后,忘记一切吧。”

  松开手指,卡洛斯补充了一句:“知道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你最漂亮的时候。”

  卡洛斯走后,奥蕾莉亚呆立原地站了许久。

  “你个傻瓜不是脸盲症吗。”

  奥蕾莉亚轻轻的嗤了一身,转身离开。

  三路进发,卡洛斯的战略目的是最大程度的歼灭兽人有生力量,至于激流堡游骑兵提议的凿穿兽人阵线,会师联盟主力……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步骑协同作战一直是个大问题,除了预设阵地的阻击追击战,步兵糟糕的机动能力不可能跟上骑兵的步调。然而纯骑兵作战。给养运送和阵地强袭战又是每个将领都感觉糟心的难题。

  马踏联营?

  小说看多了吧,那叫什么营啊,立些木板当湛蓝而已。胳膊粗的木桩夯地三尺,这样的营寨你破给我看?

  骑兵要么衔尾机动,要么波次冲击,都是充分发挥了自己机动力和冲击力特长的战术,都是以己之长攻敌软肋的选择。真把骑兵当成无敌兵种,把万岁冲锋当成万能战术,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所以三路进发,步兵居中,骑兵左右侧应。卡洛斯完全放弃了奇策奔袭,摆出了一副堂堂正正的样子。就是要和你肛正面。

  所以兽人高督表示不能忍啊,领着七千弟兄就来了。

  大家对持了这么多天。游骑探哨你来我往,斥候特工短兵相向,视野做的好,战争迷雾等同于无,卡洛斯这边才行进十公里,真是第一次体能困顿的时刻,兽人率先发起了攻势。

  “想趁我立足未稳时一股而下,不给我左右军团回援的时间,兽人哪里来的勇气!”

  卡洛斯感觉自己被轻视了,怒极而笑。

  除去留守人员,中军一万余人,前后三公里的主体纵深,兽人凭什么觉得靠七千兵力在没有设伏的情况下正面硬碰硬能够快速消灭卡洛斯的步兵主战军团。

  答案,强兽人!

  普通兽人纵然强壮,但是体型实际上和人类挺类似的,除了诡异的肤色和两颗属于萌点的大牙,基本能够归纳进人型生物的范畴。而强兽人,那粗大的违反基本法的上肢和两百米内弓箭不破防的黑绿色异化皮肤,令卡洛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教练,对面作弊,他们嗑药了!

  被阴了,但是不能退缩,这一退,可能就一溃千里。

  “碾碎他们!”

  当地地形西南高而正北低,是个弧形缓坡,抢占高地顺势而攻是所有指挥官不用教都会的技能。俯冲总比仰攻省力。

  第一时间的正面接触,其实人数并不多,毕竟接触面就那么大不过是五百联盟对阵三百兽人,但是几乎一分钟不到,第一批交战的人类战士和强兽人双双全军覆没。

  卡洛斯死死的咬着牙,又心痛又愤怒。一帮嗑药畸变的兽人就这么拼掉了自己积攒了好几年的精锐先锋军,兽人果然都该死!

  “爆裂箭准备,分割战场,命令各军团纵向排列,抢占有利地形。”

  虽然很想亲自上战场教兽人做人,但是卡洛斯没有忘记,现在自己的职责是统帅,是命令的发出者,是这只军队的大脑。

  在卡洛斯还不算糟糕的指挥才能下,人类和兽人战成一团,接触面不断扩大。到最后。当投入预备队的时候,一条两公里长的交火线顺着地形扭扭曲曲的蔓延在大地之上。

  站在坡顶,最多三五米的落差并不能提供太优秀的视野。看着自家士兵浴血奋战,然而阵列线依然不断被挤压。卡洛斯真的怒了。

  “伊米尔和尚格雯婕在干什么,快一个小时了,为什么还没有来支援!”

  “陛下,恐怕兽人拦截了我们的传令兵,点烽火吧。”

  侍卫队长靠近卡洛斯小声说到。

  一瞬间,卡洛斯心动了,但是很快,忧虑促使卡洛斯放弃了这个念头。

  烽火兵燹。

  只要点燃烽火。所有士兵必须向着烽火燃起的方向进发。

  万一这就是兽人的打算,万一这就是部落的计谋怎么办?

  围点打援是屡试不爽的经典战术,自己本来还没有被围,不能自乱阵脚啊!

  兽人不按套路出牌,着实打了卡洛斯一个猝手不及、纵然自傲,卡洛斯也只敢放话自己能一个打五个,自己的近卫和兽人单挑不落下风,放到普通士兵身上,两个打一个都是好汉子了。没有试探,没有陷阱。甚至没有后手,这帮磕了药的兽人只会一招f2a,偏偏自己的援军还出了问题。卡洛斯在焦虑中,有些自乱阵脚了。

  尚格雯婕和伊米尔被自己的反对派买通了?

  反对派和兽人有暗地里的交易?

  自己被洛萨卖了?

  还是自己的骑兵部队被全歼了!

  不行,不能乱想,不能自乱阵脚。

  卡洛斯强行压下杂乱的心绪。

  “让塔斯丁苟们准备好。”

  传令官在重复了一次命令并得到国王点头确认后,飞快的离开。

  五百米开外,一个强兽人再次发生异变,身型再次暴涨一圈,手中碗口粗细的木棒横扫,人类士兵横飞出去一片。

  卡洛斯看在眼里。目光扫视,没有发现合适的武器。再扫一圈,两步走到骑手身边。夺过一只绑有联盟狮头标志的加长礼仪长枪。

  这种长枪的枪头是没有开锋的,一般是在阅兵式或者队列行进中当做标杆用。

  卡洛斯退后几步,圣光之力关注其中,加速助跑猛力挥出,长枪闪耀着圣洁的光芒穿过人类士兵的头顶,穿破那凶悍兽人的胸膛,透杆而出,旋转的丝绸旗帜搅碎了兽人的肺部,巨大的痛苦让兽人只能无声呐喊,然后倒地。

  枪杆和兽人的尸身相互支撑,浸血的联盟军旗在重力的作用下缓缓展开,刹那间人类方欢呼如潮,却也激起了兽人更加嗜血的野性。

  装逼装大了,卡洛斯含恨出手,虽然威力十足,但是跨越如此远的距离击杀一个小队长级别的兽人,所耗费的圣光之力足够卡洛斯在兽人堆里三进三出了。

  我要是乌瑟尔那个圣光电池多好。

  卡洛斯有些郁闷的想到,骤然耗费大量的圣光之力让他有些轻微的眩晕感。

  “老板,塔斯丁苟为您服务。”

  焦灼的战况吸引了卡洛斯的全部注意力,不断的安排任务调配部队,让他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苟塔金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向我证明巨魔的力量。”

  卡洛斯头也不回的伸手前指。

  “看到那条干涸的小溪了吗,我不希望在它的东侧有任何兽人活着。”

  “我以为您会要求我证明巨魔的忠诚。”

  苟塔金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们已经证明过了,现在我怀疑的是你们的力量。”

  卡洛斯依然没有回头。

  “哦,我宁愿您继续怀疑我们的忠诚,而不是力量。”

  见到卡洛斯不回头,苟塔金愉快的笑了起来。

  “因为,我们的力量为您所用。而您,无可匹敌。”

  转身离开,苟塔金吹了个响哨,一只被驯服的丛林迅猛龙从后方窜了出来。其他马匹被猎食凶手的气息惊扰,不安的嘶鸣着,骑手打着赶紧安抚坐骑,而来自奥特兰克山脉的高山马则不屑的打着响鼻蹄子刨地,好像在说:小样,敢过来一蹄子撅不死你。

  苟塔金和他的塔斯丁苟佣兵团已经得到卡洛斯军队中大部分奥特兰克军人的初步认可,这些带着牙套会讲荤段子的巨魔得到了他们应有的那份军需补给。虽然人类盔甲改造成巨魔全身甲有些不伦不类,少不了补丁打铁。

  但是。就是在这些为人类征战的巨魔佣兵身上,卡洛斯看到了一万年前那两个庞然大物的些许影子。

  因为头盔实在不好改造,大部分的巨魔选择不带头盔。一小部分用解释的木板做成了面具防御正面的箭矢,被人类士兵们戏称为“大坏蛋面具”。作为首领。苟塔金总是有些特殊待遇,比如用于乘骑的迅猛龙,比如说一套定做的厚实铠甲,比如用座狼头骨为材料制成的附魔头盔。

  “小的们,狩猎开始了,让我们杀个痛快!”

  或是盘腿检查武器的巨魔,或是蹲坐吃零食,纷纷起立站起。

  当巨魔挺直腰杆时。他们身边的其他人类士兵才发现这些家伙真高啊。

  “奥特兰克的国王卡洛斯问了我一个问题。”

  苟塔金用玩味的语气说道。

  “那个巨魔刽子手,巨魔统治者,巨魔的大老板问我,巨魔和兽人谁更强。”

  “当然是我们!”

  “新巨魔更强!”

  “啊,啊啊,啊啊啊啊!”

  巨魔语,通用语,意义不明的嚎叫,无论是那种回答,都反应出了巨魔高涨的战意。

  “我们的任务是一条河。干枯的河,西边随意,东边必须是我们的!”

  苟塔金用巨魔语解释着塔斯丁苟佣兵团的任务。

  “那么首领。河道是谁的?”

  “也是我们的!”

  苟塔金的回答让所有巨魔感到满意。

  用人类看来一摇一晃的扭曲步伐,巨魔踏入了战场。

  哼,嗑药又如何,涨力量掉智商。

  在不断的调兵遣将中,卡洛斯敏锐的发现了这些强兽人的智商有问题。

  你退他就进,没有原则不讲道理。

  当人类士兵熟悉与强兽人作战的战斗方式后,伤亡开始减少,战线开始反推。

  塔斯丁苟的新巨魔们本身就是祖玛沙尔的佼佼者,在接受了人类的战阵理论后。更是宛如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长矛虽然好用,奈何戳起来威力太小。纯爷们就是要享受刀刃砍在肋骨上犹如弹琴般的美妙音感,就是要享受对手热血喷脸的畅快。

  凭借这新巨魔强大的生命力和不俗的战斗力。卡洛斯暂时遏制住了这只兽人从自己右翼绕过阵线的势头。

  而左翼,战线还是不可避免的越来越长。

  自己手下的骑兵不够,现在发动冲锋无非和兽人打个五五开,该死,为什么自己的两只骑兵大队到现在还没有消息,难道真的只有点燃烽火吗?

  就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强兽人又一次撕扯了卡洛斯的中段战线。

  “近卫军团,前去稳固战线!”

  “陛下,我们必须小心……那个。”

  侍卫长委婉的提醒到。

  “你们去或者我亲自去。”

  卡洛斯用冷酷的眼神望着自己的侍卫长。

  “陛下,臣只需要一半的人马足够。”

  侍卫长点头致意,不再多话,转身就走。

  无数次,卡洛斯都想直接上前线痛快的厮杀,但是他不能。自己身边只有领兵的大将,没有统御全局的帅才,不到援军抵达那一刻,他不能放弃自己的职责。

  因为王教国立骑士团的圣骑士们英勇的作战和积极活跃,最前线的人类士兵始终勉强保持着阵型。只要阵型还在,兽人就无法人类的整体防御,无法展开自己的全部兵力,也发挥不了单兵战斗力优于人类的优势。

  “这些兽人是傻逼吗,这时候只要身后来一直千人队突袭,我军也受不了啊,绕也该绕到了吧,什么鬼?”

  自己的侍卫长已经从前线下来了,虽然喘着粗气,但是铠甲上的血都是别人的。

  “或许是有别的阴谋吧。”

  侍卫长也不确定,只能笼统的回答卡洛斯的问题。

  “十人一组,派遣二十,不三十组斥候探查我们身后十公里的范围,速去速回。”

  卡洛斯下达了自认为最稳妥的命令。

  伤亡已经超过两成了。用一万人的步兵去和七千兽人肛正面,卡洛斯脑子还没有抽风。如果是三十年后的暴风城皇家卫队,人类只需要a过去就好了。但是这是第二次兽人战争,自己手下的是奥特兰克的军队。即使超过六千是久战老兵,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损失。卡洛斯非常的焦急。再不变招,恐怕就维持不住士气了。

  但是侧翼骑兵从开战到现在毫无音讯,这让卡洛斯忍不住怀疑这是一个巨大的陷阱,根本不敢把手里最后的预备队投入战场。

  从下午三点打到太阳下山,战斗还在继续,兽人一点收兵的意思也没有,数次让自己的侍卫长带领近卫军团救场,侍卫长终于负伤了。左手被兽人砸骨折,这个坚强的男人让属下用布料将使不上力的左手绑死,依然站在卡洛斯身边,没有下场休息的意思。

  “陛下,您已经第三次让斥候探查了,您在害怕什么?”

  “怕有阴谋。”

  卡洛斯眉头紧皱。

  “我的骑兵去哪了,对面的兽人是傻逼吗,太多太多的疑问了。第一次接触的兵团都已经轮替休整两次了,兽人脑子有病吗,无脑的冲。没有轮替,没有波次。哈,用一万人歼灭七千兽人。我这么上报,洛萨会不会说我谎报战功?”

  “首级不会作假。”

  侍卫长没有听懂卡洛斯的意思,或者装作没有听懂。

  战线上,兽人的攻势已经疲软下来,不知退却的冲击却没有冲破人类的战线,人类在轮替,而兽人却是死一批换一批,迷之自信。

  “陛下,大捷。陛下,大捷!”

  传令兵骑着快马飞奔而来。

  “在霍恩希利尔镇。尚格雯婕大人和伊米尔大人围歼了兽人三千守军,伤亡几乎微弱不计。焚烧了兽人大量补给。”

  霍恩希利尔?那不是在西北方向六十公里远的一个城镇吗?

  “那两个傻逼!”

  卡洛斯勃然大怒,自己的左右侧翼越过了中军完成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自己这个国王……

  “啊!”

  卡洛斯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哀嚎。

  为什么自己的将军打了胜仗自己却如此的无力。

  “陛……陛下,伊米尔将军正在回援,最多两刻钟就到。”

  “长途奔袭一来一去就是一百二十公里,等他来吐舌头?”

  不再理会报捷的传令兵,卡洛斯抽出了自己的奥金斧。

  “全员准备!,突袭!”

  远处的兽人指挥所,高阶督军对于兽人糟糕的表演不言不语。

  “是时候撤退了。”

  “不急,人类的体力还没有压榨干净。”

  兽人督军反驳了自己身后铁甲人的意见,铁甲人从身形上看更像是人类而非兽人。

  “何况,终于奥格瑞姆的士兵还没有死完,慌什么。”

  “卡洛斯要动手了,我可没有把握在保护你的同时和他交战,那小子是个怪物。”

  铁甲人说道。

  “奥特兰克的国王是个怪物?哈哈哈哈,从你们这些死而复生的怪物口中听到这个说法,倒是挺新鲜的。”

  兽人督军语出嘲讽。

  “都是为古尔丹大人效力,何必呢。”

  “够了,用暗影法术控制我的心智,却给予我理智,古尔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棍!”

  “然而你必须服从于古尔丹大人。”

  “是的,我必须服从他,哈哈哈哈。”

  作为奥格瑞姆的亲信,部落南面防御作战的总指挥,兽人的高阶督军,此刻他无比的痛恨古尔丹,却无可奈何。

  一万三千兽人因为自己的命令,和激流堡的游骑兵,奥特兰克国王的军队死磕,不惜代价的死磕,只是为了让古尔丹能够顺利的带着自己的氏族悠然南下,让联盟无力追击。

  奥格瑞姆?部落?兽人?

  卖啦,全部被古尔丹卖啦!

  “你似乎特别痛恨巨魔?”

  兽人督军发现了见识或者说保护自己的死亡骑士总是盯着战场上的巨魔看,忍不住问道。

  “活着的时候恨,现在只是习惯而已。”

  死亡骑士淡定的答道。

  又过了片刻,兽人督军忍不住赞叹道:“你说的对,奥特兰克的王强壮的不像个人类,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被施展了变形术的戈隆。走吧,丧失了理智的兽人不是他的对手。”

  激流堡游骑兵赢了,奥特兰克军队快要赢了,吉尔尼斯和洛萨却近乎崩溃。

  奥格瑞姆已经站在了山口,联盟纵然死守山腰,却不可能抵挡住兽人的死攻。

  “洛萨,安度因.洛萨,你太托大了,是什么给了你和我们兽人一对一的勇气!传令,让投石机部队上前,摧毁人类的防御工事,去问问术士,还能不能召唤地狱火,趁夜攻击,翻过这道山口,就是银松森林,部落终于要赢了!”

  奥格瑞姆前所未有的兴奋,终于,终于,还有三百米的山路,自己就将战胜联盟,兽人就将战胜人类。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充斥在奥格瑞姆心中。

  没有险要可守,你洛萨手里那点残兵败将不过就是任由我们兽人砍杀的土鸡瓦狗,我要把你的头骨镶嵌在毁灭之锤上,我最大的敌人!

  奥格瑞姆纵然沉稳,也有些飘飘然的感觉。

  但是就在这时,亲信的手下乘骑座狼飞奔而来,翻身下马在奥格瑞姆耳边说了一句话。

  喜悦,疑虑,困惑,微笑。

  “算了,胜利唾手可得,夜战徒劳损耗兵力,每个兽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停止进攻,安营扎站,明日再战。”

  奥格瑞玛用带有满足的语气更改了命令。

  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来者告诉他————术士集体失踪,后军失去联系。

  古尔丹,你是部落的罪人!

  奥格瑞姆越是怒火中烧,脸上越是从容。

  三百米,看人只有半个指甲盖不到的大小,但是奥格瑞玛知道洛萨一定在山上。冲着人类仓促回守的阵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奥格瑞玛安排属下趁夜修建进攻用的坑道和塔楼。

  要想骗过敌人,必须先骗过自己。

  离开了人类的视线返回,奥格瑞玛乘骑座狼狂奔不止。

  真相,到底发生了什么,部落的大酋长需要真相!(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