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46章 时间都去哪了?

第246章 时间都去哪了?

  或者贪财,或者好色,要么护短,要么嗜杀,英雄好汉们总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破毛病,但是只要被人尊称一句英雄好汉的家伙,必然有一个共通点————果断。

  果断到了极点就是非常不科学的迷之自信。

  成功者的迷之自信被称为英明神武料事如神。

  失败者的迷之自信被称为盲目武断不听人言。

  所以自信无关对错,对的是天意,错的是世界!

  野生图拉扬又出来刷存在感啦,在洛萨最犹豫不决的时候带着一票人马赶回了洛萨身边,跟老大说打吧。

  归豢的白银之手兄贵团又出来秀肌肉啦,洒家不问敌人是谁,只问敌人在哪,安度因哥哥,替天行道的旗子立起来吧!

  缓过气的泰瑞纳斯也使用了50QB一个的小喇叭喊话啦,洛萨吾友莫慌,下个月发工资我给你会员续费。

  利好消息如此之多,那么那些含泪哭穷的将军们就不管了吧,能动起来的都动起来,轻伤不下火线是我大联盟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

  多古?

  那个傻缺问的问题,两年多了,古不古!

  当卡洛斯接到战报时,河谷大战已经是一周前的旧闻了。

  思前想后,结合自己所掌握的那些其他人不应该知道的消息,卡洛斯重重一拳头砸在了自己身旁的花岗岩上。

  “陛下?”

  “好啊,赢啦!”

  卡洛斯作为LV4的帝王能力者,无师自通了【影帝】这项技能,电光火石之间转怒为喜。

  “联盟赢啦!”

  “陛下,但是洛萨爵士的兵力恐怕……”

  “传我命令,全军出发,务必追上洛萨元帅,合兵一处。”

  卡洛斯的军队本来就在洛萨南方,即使消息滞后了将近十天,要追赶上洛萨的脚步并不算困难。

  所以当卡洛斯率领奥特兰克的军队与洛萨胜利会师之后。洛萨用最隆重的礼仪欢迎了卡洛斯。

  “兽人完了,他们内部出了乱子,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啊。元帅!”

  当洛萨向卡洛斯询问军略时,卡洛斯甚至没有任何的开场白,直接点出了洛萨最大的疑惑。

  “你是说,兽人内部的派系斗争激化了?”

  “更糟糕,不对。这对我们应该是好事才对。恐怕是兽人已经陷入内乱了。”

  “哦?”

  洛萨希望继续听下去,卡洛斯却闭口不言。

  “那么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

  洛萨能够调和联盟这么大个乱摊子,自然也是老奸巨猾之辈,懂得求同存异的道理,直接跳过了这道坎儿。

  “穷追猛打。”

  “但是目前,我们手头的机动力量不够啊。”

  “对奥格瑞姆穷追猛打。”

  “哦?”

  “我想,我们可以……”

  和聪明人说话不用拐太多弯,舒坦,省事。

  洛萨将身边所有的侍从都遣散出去,卡洛斯弹弹手指。做了同样的事。

  没有人知道卡洛斯.巴罗夫和安度因.洛萨谈论了些什么,但是当图拉扬和乌瑟尔这帮老兄弟以为可以再次和卡洛斯并肩作战的时候,得到的确实卡洛斯留下了自己的大军,独自离开的消息。

  “元帅,卡洛斯……嗯,咳,陛下,他……”

  “卡洛斯啊,他正在属于他的战场进行最后的决战。”

  洛萨的表情阴晴不定的回答了图拉扬的疑问。

  兵败如山倒,说的就是奥格瑞姆。

  古尔丹那个二五仔不仅在背后抽自己刀子。还要自己帮他挡刀子,等到奥格瑞姆一身疲惫的回到部落的西南大营,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然后部落的大酋长发现港口已经空无一物。

  雷德.黑手肃清了所有忠自己的人马。带着黑石氏族回湿地去了,古尔丹清剿了所有的阻碍者,不知所踪。

  “大酋长,现在不是泄气的时候,部落只不过是暂时的失利,在海那边。在门那边,兽人大军无穷无尽!”

  面对属下的打气,奥格瑞姆回应以爽朗的笑容。

  “你说的对,收拢人手,让湿地那边想办法拼凑一只舰队,让龙喉氏族派遣更多的红龙,我们需要挺过这段艰难的时刻。”

  联盟和部落在希尔布莱德怎么打已经不是卡洛斯需要关心的事情了。

  纵然自己百般算计,历史的惯性终究用另一种方式维持了时间线的延续。联盟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赢了。真要出什么意外,自己也管不了了。

  那么,属于他卡洛斯.巴罗夫的战争,属于巴罗夫家族的战争,应该要出个结果了。

  奥里登.匹瑞诺德,艾登的二儿子,反卡洛斯同盟的核心人物,应该见一见了。

  卡洛斯率领着不足三百人的亲卫一路北上,仿佛是要去洛丹伦城,然而在抵达洛丹米尔湖西岸时突然登船,消失在了所有跟梢人员的视野中。

  在夜色浓雾的掩护下,卡洛斯依照一份秘密地图所指示的地点登陆,然后派人包围了附近一处隐秘的庄园。

  清理了所有的探哨后,卡洛斯亲自摇了摇大门外的铜铃。

  “什么人?”

  一个瞎了一只眼睛的老门房拉开挡板观察来人,却发现自己看不到来者的脸,只好往下蹲了蹲。

  “长子之血的保护者。”

  说出暗语后,大门打开。

  老迈的门房如何是卡洛斯的对手,在颈部动脉用力一按,老人便晕死过去,两个打手试图吹响口中的响哨,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用力,确实一点声响也发不出。

  “索拉,别杀人。”

  卡洛斯站在原处,制止了法师的杀人戏法,同时也提醒着所有参与行动的人,不要杀人。

  亲卫们鱼贯而入,很快控制了这一处庄园,高效,隐秘。

  主屋外。卡洛斯犹豫了片刻,终于认清自己执着的不过是伪善,自嘲的笑了笑,伸手握住了门把手。咔嚓一声连把手带门栓一起破坏,然后拉开了大门。

  “哟,大家好,聚会算我一个吧!”

  对着满屋子的现任贵族,前贵族。得到允诺的将来贵族,卡洛斯张开了双手,似乎想拥抱在场所有人。

  “是母后出卖了我,是吗?”

  奥里登.匹瑞诺德制止了自己这一方的慌乱,强做镇定的问道。

  “萨莎阿姨可是斯塔克家族的女儿,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卡洛斯笑的很温和。

  “但是只有母后的人没有来。”

  奥里登叹了一口气。

  “所以我来了。”

  卡洛斯离开大门,一步一步走进大堂,然后拍了拍长桌尾侧某人的肩膀,示意他站起来,然后自己坐了下去。

  “为什么。”

  卡洛斯问道。

  “你知道的。”

  奥里登虽然端着酒杯的手有些抖动。但是声音却很清澈,眼神也没有显示出多少慌乱。

  “杀了他,杀了他一切问题都将得到解决!”

  有人因为恐惧而嘶声力竭的喊道,却被卡洛斯和奥里登一起怒目而视,只好偃旗息鼓。

  “针对我,没有问题,为何卖国?除了奥特兰克城,其他所有的土地都可以割让,巴罗夫家族的所有遗产都可以不要。这样的复仇意义何在,这样的王冠要来何用?”

  卡洛斯用真诚而认真的眼神望向奥里登。

  “没有那么夸张。普罗德摩尔家族要南海镇,米奈希尔家族要布瑞尔和凯尔达隆,格雷迈恩家族要希尔布莱德北部,激流堡要金银珠宝。塔伦米尔依然是我的。”

  奥里登平淡的回答。

  “嗯,我就当是真的,罪名是什么?”

  卡洛斯深吸了两口气,然后问道。

  “没有罪名.”

  奥里登回答。

  “哦?我以为会是弑君。”

  卡洛斯自己笑了起来。

  “我知道父王不是你杀的,这件事上是我们匹瑞诺德家族欠你个人情。”

  奥里登的话语也很诚恳。

  “哦?!”

  卡洛斯有些吃惊。

  “因为背叛联盟背叛人类,滋味真的不好。”

  奥里登放下了酒杯。站了起来,大声喊道:“以主人的命令,行动!”

  反对卡洛斯的贵族们等到了盟主的命令,齐齐拔出佩剑,想要在此总结卡洛斯的性命,但是当黑色的利爪刺破他们胸膛的时候,才惊恐的望向奥里登。

  “卡洛斯陛下在和反对派秘密会谈的时候遭遇不测,弥留之际秉承奥特兰克的意志,将王冠归还匹瑞诺德家族,多么完美的剧本啊。”

  在龙人的围簇下,奥里登的眼神中泛出不正常的猩红神采。

  “原来是大表哥的手笔啊,难怪,难怪。”

  卡洛斯淡定的点点头。

  “陛下,我们遭受怪物的袭击!”

  侍卫长冲进房内向卡洛斯报告敌情。

  “一个不留。”

  “嗯?是!”

  侍卫长完美的体现了什么叫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得到命令后果断离开,视房内情况于无物。

  “卡洛斯,你很厉害,但是是什么让你在巨龙的伟力面前如此狂妄?”

  解除变形术的龙人和半龙人身高都在三米以上,一、二、三……七头龙人,四头半龙人,是一个庞然大物成扇形围住卡洛斯,奥里登认为自己已经成为胜利者。

  “当然是因为我知道耐萨里奥已经去外域了啊。”

  卡洛斯站了起来。

  “难道你认为这些玩具一般的半成品就能阻挡住我吗?”

  扯下披风,从后腰解下两把手斧,卡洛斯心中充满了斗志。

  久违的困惑被解开了,这种感觉真爽啊。

  这么想的,百万造型的卡洛斯两把手斧投掷出去,然后转身就跑,在这种狭小的室内和龙人肉搏,他脑子没病。

  “追!”

  “切~”

  “哈哈哈。”

  奥里登指挥着龙人破坏了大门冲了出去。

  黑发的人类美少女在二楼拨开窗帘不屑的鄙视道。

  吃着薯片的女侏儒看着手中的小书不知道笑着什么。

  “奥妮,离开吧,这摊浑水是时候结束了。”

  “克罗米老妖婆,世界这么大,怎么哪里都遇得到你?”

  “小奥妮,我可是来救你性命的哟,你这么说阿姨可是会伤心的。”

  “……”

  青春靓丽的美少女知道自己不是眼前恶意卖萌的老妖婆的对手,只好压制怒气隐忍着。

  “我们打个赌吧,你的那些手下不会是卡洛斯的对手。”

  “那可是一百只龙人!”

  “就说赌不赌吧。”

  “赌什么?”

  “回去,回你自己的巢穴去。”

  奥妮克希亚想了想,反正克罗米在这镇场子,自己也没有机会动手,赢了一切照常,输了没有损失,为何不赌!

  “好,一言为定!”

  美少女伸出手掌想要和侏儒击掌,女侏儒却用油腻的手掌在美少女的袖子上擦了擦手。

  忍,忍,忍,龙憎神烦克罗米能活到现在,自然不是自己这种两百岁不到的小龙能对付的,奥妮克希亚深呼吸两口压住了火气,将目光转向窗外。

  在时光龙的结界内,空间被固化,纵然龙人们粗暴的破坏着庄园内的建筑物,主屋二楼的这个小小房间却连一丝的抖动也感受不到。

  “这不可能?”

  慢慢的,奥妮克希亚绝美的面容泛起了惊讶的波澜。

  “人类可是很神奇的种族,一切皆有可能。”

  克罗米不淡定的合上了手中的书籍。

  “又看完了,不知道追什么好了。也不知道《异常魔兽见闻录》更新没有啊!”(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