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49章 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败

第249章 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拥有共同目的的个人组成小团团,小团体为了实现各自的目标联合成更大的结社,各种各样的结社为了实现超过自己能力上限的目的而联合成更大的团体。

  人类的王国,兽人的氏族,都遵循着这条轨迹。

  联盟、部落,皆是如此。

  不止是卡洛斯有着这样那样的小心思,其他几位国王哪个又不是如此。即使是长子阵亡的戴林.普罗德摩尔也不会执行牺牲我一家,幸福其他人的战术命令。复仇固然重要,活着才是享受日后美好生活的基础。

  所以在联盟内部,争权夺势的暗流从未平息。

  也亏得洛丹伦一家独大,安度因.洛萨声威隆重,才使得由大大小小的纷杂利益集合体组成的联盟支撑到现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联盟不是在军事上战胜了部落,而是在统合力上熬垮了部落。

  奥格瑞姆虽然被古尔丹坑了一手,但是依然听命于大酋长的部落兽人仍然拥有极大的数量。真正葬送了希尔布莱德战区兽人的,是雷德.黑手的背叛。

  对于奥格瑞姆留守南部的兽人指挥官的大清洗,对于拒不服从雷德.黑手命令者的残酷肃清,彻底的摧毁了兽人部落的统合力。因为畏惧奥格瑞姆秋后算账,为了强化自己的权能,雷德.黑手放弃了跨海作战的其他部队,带着初步控制的兽人南方部队沿着当初行进的路线准备返回燃烧平原,准备积蓄力量,等待更好的时机。

  雷德.黑手的作为从战略上来说并没有错,逃出希尔布莱德丘陵的战争泥潭,屯蓄更强的力量,未尝不是更优的选择。但是他的作为,从人心的角度,则是想当糟糕的选择。

  原本还可以挽回的局势,因为雷德.黑手实质上的背叛。兽人兵败如山倒。雷德.黑手

  想要奥格瑞姆在后面帮自己扛枪,待自己做好准备后再以拯救者和胜利者的身份压服奥格瑞姆,告诉毁灭之锤,自己才是天命的大酋长。自己比他更出色。

  可惜的是,以为别人是傻子,只有自己是聪明人的家伙最后的结果都不太好。

  没有例外。

  宴会散席后,接待贵宾专用王室庄园,卡洛斯在和特使讲述了联盟当前的战况后。对于军事并不精通的特使还是明白了自家国王北上洛丹伦城的大概原因。

  是时候站位置了!

  联盟的存在意义就是对了应对以兽人为主体的部落,在肃清了希尔布莱德地区的兽人后,下一步该怎么就,这就非常微妙了。

  是隔着海峡与兽人对持,还是乘胜追击,选择很微妙啊。

  不客气的说,洛丹伦所有王国的法理正统性几乎都是来自安度因.洛萨的承认,所有自称国王的家伙祖上都是亲吻过索拉丁大帝权柄的臣子,所有贵族自认为高贵的血统都来自阿拉索帝国,所有的阿拉索帝国政治遗产在背后都刻印着背叛和谋逆。

  安度因.洛萨用放弃帝国继承权的方式换来了洛丹伦诸国的支持。为的是什么?

  是对兄弟的情谊,是对暴风王国的归属感,是为了复国,是为了光复艾尔文!

  所以洛萨并不介意卡洛斯在台面底下的这些动作,甚至愿意为卡洛斯提供一些不可见于文字的帮助。

  因为卡洛斯已经许诺,只要自己还是奥特兰克的国王,就一定会将战争进行到底,兽人不亡,誓不收兵。

  卡洛斯用利益捆绑的方式将自己和洛萨联系在了一起,但是这个联系并不紧密。

  因为前一世的记忆。卡洛斯作为整个艾泽拉斯少有的清醒者,清晰的认识到了接下来的东部王国风云大势。

  在其他人眼中,兽人不过是经受了一次较大的军事挫败,甚至洛萨自己都没有想过一举肃清希尔布莱德的部落。只是想要占便宜而已。

  同理,各国国王也还没有认识到洛丹伦大陆上的战争已经要接近尾声了。

  时间不同,境遇不同,眼光和选择自然也不同。

  吉尔尼斯和激流堡还没有意识到洛丹伦的战事结束不意味着联盟战胜了部落,在海峡那边的广袤大地上,在艾泽拉斯出生的新一代兽人已经会自己走路了。泰瑞纳斯也没有意识到。随着北方战事的结束,洛丹伦王国在人类社会中变得更加重要,自己也将站在联盟的最顶端。

  在一些人看来,卡洛斯耀武扬威的北上提亲是一种近乎无礼的威胁,愚蠢、傲慢。但是只有卡洛斯自己明白,现在大家都还没有看清楚战争迷雾之后的世界,如果不抓紧时间,机遇将被错过。

  无论是为了自己王冠的正统性还是和矮人的攻守盟约,南下继续作战都是唯一的政治正确。当大军跨海南下,国力的差距将得到直观的体现。而安稳下来的洛丹伦大陆人民在击溃了漫天的战争Y云后,沉重的战后复兴任务也会激化社会矛盾,尤其是在最初的几年。

  这一切当前都被兽人的死亡威胁掩盖住了,等到战况分明后,终将浮上台面。

  不要当别人都说傻瓜。

  卡洛斯一直这么提醒自己。

  自己之所以比别人先明白过来不是是占了消息不对称的便宜,能混成国王的就没有哪个是傻*,手快有手慢无,就算丢掉脸面不要,卡洛斯也准备把吃进嘴里的咽下肚子。

  所以,和嘉丽雅.米奈希尔的婚事就显得至关重要。

  王室联姻,本身就是一种政治表态。

  “但是陛下,按照您的说法,我们的时间不会太多啊,恐怕……”

  特使从卡洛斯含糊不清的论述中听懂了自己需要明白的那部分

  “求婚甚至都可以放到第二位,关键在于利益交换。”

  卡洛斯的面色非常深沉。

  “但是我们手里只有……这么做的话,恐怕会触怒米奈希尔家族啊。”

  特使担忧的说道。

  “所以我来了。”

  卡洛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X,接着讲。

  “如果是你自己搞的话,泰瑞纳斯很可能用一把淬毒的匕首和一封言辞诚恳的道歉书信了解此事。嗯,也有可能是一伙乱民甚至是不知道哪来的兽人残军。但是我来了就不一样了,只要成功了,泰瑞纳斯不仅不会做任何多余的动作,还会愉快的把女儿嫁给我,笑容满面的送我离开。”

  “既然您已经下定决心了,那么臣便不再相劝,最后一个问题,资金的缺口哪里来,一百三十万枚金币的缺口可不是小数目啊。少于这个数目,我们的行动毫无意义。”

  特使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国王的眼睛。

  “你听说过摩根财团和风险投资公司吗?”

  “您是说摩根夫人和那帮绿皮地精?”

  特使听闻这两个名字,瞳孔都放大了。(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