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56章 驰来北马多娇气,歌到南风尽死声

第256章 驰来北马多娇气,歌到南风尽死声

  <="">

  火势冲天,兽人西南海岸大营在洛萨的强攻之下,终于告破。w[ww.。时间紧迫,奥格瑞姆即使智计通天,也不可能平白变出船只。最终,在少量海盗的帮助下,奥格瑞姆用掠夺来的金钱换取了五千心腹的南归。

  至于希尔布莱德的其它兽人和食人魔,已经顾不上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奥格瑞姆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返回燃烧平原,重新统合部落势力。在那里,黑石氏族还有一只大军。

  “被他给逃了。”

  图拉扬无奈的望着远去的船影。

  “兽人无处可逃。”

  安度因.洛萨一语双关的表达了自己的喜悦。

  赢了,终于赢了,在漫长的奋战,在无数联盟军士的牺牲奉献下,在人类王国通力合作下,希尔布莱德丘陵的战事终于尘埃落定。

  消息传来,洛丹伦城沸腾了。

  欢笑的、雀跃的、失声痛哭的、喜极而泣的,人们如同疯魔了一般的宣泄着自己的情感。

  两日后,奎尔萨拉斯的大军经过斯坦索姆北地要塞。

  五日后,达拉然的法师团再次由克尔苏加德带队,抵达了洛丹伦城。

  二十三日后,洛萨带领少量人马返回洛丹伦城,将联盟主力留在希尔布莱德继续清剿四下逃窜的兽人。

  “法琳娜,为我守寡好不好。”

  卡洛斯也知道自己的话语太过无耻,所以声音不是很大。

  “我的上任亡夫是约翰逊.肯尼迪,不是你卡洛斯.巴罗夫,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法琳娜没好气的推了卡洛斯一把。

  “咱们之间也算是日久生情吧。你要我为了你抛弃整个王国,我是办不到的,但是看着你继续作践自己,我是心痛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心狠手辣,心机歹毒。我用自己的名声和身体换来了现在的这份家业。如果你不是国王,我根本不会理会你。”

  “光着身子说这种话可没有什么信服度。”

  “你闭嘴!”

  法琳娜从卡洛斯怀里挣脱开,转过身体跪坐一旁。神情严肃,眼眶红肿。

  “你马上就要成为泰瑞纳斯的女婿了,迎娶公主了。那么看着我服侍你这两个月尽心尽力的份上,放过我好不好。”

  “不好。”

  “放过我好不好。我害怕。”

  法琳娜没有哭出声,眼角的泪却止不住的往下落。

  “我以为我能长袖善舞,我以为我能颠倒众生。但是你,你和你岳父给我上了一课,在你们这些能当国王的家伙面前。我就像是个傻子一样。卡洛斯,不要杀我好不好。”

  “我为什么要杀你?”

  卡洛斯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法琳娜犹豫了片刻老老实实的过去侧躺下,任由卡洛斯的手掌把玩自己的颈项和锁骨。

  “因为钱和背叛。对不起,但是我只是想活着,风风光光活着,对不起,对不起。”

  法琳娜说道最后,口中只剩下三个字————对不起。┟╡┟┠╡┟.〈。

  “你为我守寡我就原谅你。”

  卡洛斯淡定的说着。

  “你又不是我丈夫!”

  关于这个问题,法琳娜异常固执。

  “傻女子。如果你真傻,说不定我会爱上你的。然而你总是装傻,所以我只能喜欢。你背着我做的那些事我都知道,我不说,就代表我不会计较。”

  “不说,缘分就断了。”

  一句话,让卡洛斯陷入了沉思。

  利用、提防,确实参杂着喜爱。不纯粹,也无法忽略。

  或许,我应该杀了她。

  一瞬间。卡洛斯真的这么想。

  但是最后,卡洛斯搬过法琳娜的肩膀,在上面咬了一口。

  “这算什么?”

  无视了伤口在流血,法琳娜问道。

  “你畏惧我的权势。慕恋我的家世,参杂着市侩和不安,希望寻找一个依靠。然而,我们两个都是不会爱的人啊。我看得懂,做不到。你,除了自己什么人都不相信。”

  法琳娜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你那二十万我收下了,你的麻烦我也帮你扛了。给你打上印记,从今天起,你可以说自己是我的人了。”

  送走了法琳娜,史蒂夫.华生就找上了卡洛斯。

  “陛下,其实让肯尼迪夫人背这个锅正合适,您还能从中再捞一次鱼,何苦自己下场呢?”

  “利用她一次就够了。这个锅她背不起的,会被压死,还是让我岳父去抗吧。”

  “无关轻重的小事,那么不知陛下何时能够前去和夫人会面,史蒂夫也好提前为陛下安排打点。”

  “等我和洛萨元帅见过面之后吧。”

  “摩根夫人恭候陛下的到来。”

  国王公主的婚配自然不是搭台唱戏,吃吃喝喝就完事的儿戏,更何况牵扯到领土交换和利益输送的政治婚姻。

  在得知婚事已经定下来后,嘉丽雅反而不愿意与卡洛斯见面,所以每次卡洛斯前往王国,见的最多的都是阿尔萨斯。

  瓦里安.乌瑞恩也到了合适的年纪,泰瑞纳斯将他留在身边,开始言传身教的传授他治国的本事。

  所以当阿尔萨斯和瓦里安对卡洛斯的态度明显出现了分化。

  阿尔萨斯越来越亲近卡洛斯,而瓦里安用稚嫩的演技在掩盖对卡洛斯的反感。

  “瓦里安。”

  “什么?”

  “算了,没有什么,这也是青春,暴风王国未来的国王陛下。”

  “……暴风王国,已经没有了。”

  “以前有过,以后也会有。”

  “但是现在没有了。”

  所以说逆反期的小破孩什么的最讨厌了。

  “朕既是国家。”

  “哈?!”

  瓦里安没有听懂。

  “没什么,洛萨爵士会和你谈的。”

  花园前的偶遇,也只是一时的兴起,失去父亲的瓦里安从泰瑞纳斯哪里得到了弥足珍贵的父爱,自然容不得有人对泰瑞纳斯不利。

  乘兴而来,尽兴而去。

  留下一头雾水的瓦里安,卡洛斯前往泰瑞纳斯和洛萨所在之处。

  联盟内部的形式纷繁复杂,但是只要泰瑞纳斯和洛萨都认同的事情,就肯定能够继续推进。

  毫无疑问,洛萨丢下大军北上洛丹伦,和泰瑞纳斯商量的事情无论有多少件,其中一件肯定是南下追击部落的事。

  “恭喜你,卡洛斯。”

  洛萨亲切的拥抱了卡洛斯,喜悦溢于言表。

  “泰瑞纳斯,你找了个好女婿。”

  “好了,安度因,闲聊就打住吧,让我们谈论点正事吧。”

  “好吧。”

  见两人不知不觉就把话题牵引开,卡洛斯咳嗽了一声。

  “我决意南下打击部落,此战险恶,所以我和嘉丽雅的婚事还是先举行了吧,不然我要是战死在南边,不就吃亏了吗?”

  卡洛斯不按套路的出牌,让泰瑞纳斯僵硬了片刻,而洛萨的神态也有了明显的变化。

  “岳父大人,聘礼和彩礼什么的我们事后再交换,婚事先办了吧。”

  卡洛斯决心摊牌。(未完待续。)

  ...

  ...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