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57章 最后的晚餐

第257章 最后的晚餐

  没想到啊没想到,浓眉大眼的泰瑞纳斯也是个老流氓。值得您收藏

  卡洛斯出其不意的逼宫虽然让泰瑞纳斯陷入一时的被动。

  但是,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说得好吗?

  姜还是老的辣,贼还是老的滑。

  泰瑞纳斯果决的直接在当晚就把女儿送到了卡洛斯的房间。

  你不是怕战死吗,你不是急着结婚吗,给你,都给你,除了大张旗鼓的操办,其他的一切都随你。

  看着茫然无措的大龄萝莉,卡洛斯也傻眼了。

  侍卫将公主殿下送到之后,二话不说直接闪人了,将卡洛斯弄成了一个大写的懵逼。

  “父王说你又要去打仗了,很可能回不来了。米奈希尔家的女儿说话算数,你放心,孩子我会养大,父母我会孝敬的。”

  嘉丽雅的发言让卡洛斯哭笑不得。

  象牙塔里长大的金丝雀啊,美丽倒是真的美丽,但是这很傻很天真的性格不经过时间和伤痛的洗礼是不可能有所改变的。

  关键是我们两个清清白白,孩子是个什么鬼?

  每个熊孩子都是毁气氛的高手。

  天气乍暖还寒,嘉丽雅几个喷嚏把鼻涕泡都打出来了。一心想要表现出成熟淑女仪态的小公主忍不住哭了起来。

  十四岁的小公主虽然吃的好睡得好,身材已经长开,不像吉安娜还是如同风暴峭壁般的陡峭。但是在卡洛斯看来,依然属于屁丫头一流。

  虽然平民之家,十四岁婚嫁稀松平常,但是卡洛斯对于幼妻什么的并不好那一口。

  一边拼尽全力装成熟,一边竭尽全力不笑场,两边都很辛苦。

  卡洛斯的对泰瑞纳斯的逼迫。其实就是一个政治态度,一场公开的订婚仪式,两边交换个信物就完了。自己就能安心的上前线了。

  然而泰瑞纳斯也是干的绝啊,承诺和女儿都给你。态度不能做。

  洛丹伦的国王还是小看了自己在联盟内部的影响力,生怕刺激到吉尔尼斯和激流堡。但是卡洛斯还是忍不住佩服自己的老丈人,这份做人的功力,自己就学不来。

  大眼瞪小眼总不是个事,送嘉丽雅回去又太伤小美女的自尊心了,更是自己怂蛋的表现。没法子,讲故事吧,卡洛斯从自己青年时期征战辛特兰开始讲。一直讲到和兽人的厮杀,把奥特兰克的雪景吹的天上有地上无,把巴罗夫一家人吹成了劳动模范道德标兵。就这样,讲到自己在河谷战役跟兽人血拼的时候,小公主嘉丽雅终于熬不住了,上下眼皮开始打架。

  叹了口气,卡洛斯一个公主抱把货真价实的公主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床铺上。

  “一起睡吗?”

  小公主用羞涩带着妩媚的眼神问道。

  “吾好梦中插人……”

  卡洛斯泪流满面,用非常蹩脚的理由搪塞了嘉丽雅,让她在被单里退了衣裙后替她掩好被角。又倒了一杯低度红酒给小公主饮下,然后亲吻了嘉丽雅的额头,道了晚安。

  想不到洒家也有禽兽还是禽兽不如的艰难时刻。

  卡洛斯真想被子一掀。化身人狼,爽一把再说。

  但是和嘉丽雅对耗了一晚上,自己大把的工作还没有做。

  欠的帐迟早要还的。

  轻叹一声,卡洛斯整理了书桌上的文件书信,装在公文袋中拿走。

  “吹灯吗?”

  “我怕黑。”

  “晚安。”

  “晚安。”

  离开房间,卡洛斯理会不得胡思乱想的嘉丽雅,自己还是先干活吧。

  真正的大事从来都不是民众讨论出来的。

  每天帮泰瑞纳斯养女儿,然后处理善后收尾,收拢资金。收买权贵,日子又过了五天。

  然后就等到了大新闻。

  洛萨在洛丹伦城的国王广场发表了一次公开演说。号召民众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放兽人归乡。

  以这次演讲为开始。原本因为希尔布莱德战事胜利而停止的第四次士兵动员得到了后续推进。

  卡洛斯没有去国王广场听安度因.洛萨慷慨激昂,但是从属下整理好的演讲词里,卡洛斯还是品出了味道。

  战争还是得进行下去,一直到将兽人赶回老家位置。

  随着越来越多的土地复耕,加上战时体制的延续,吉尔尼斯没有反对继续作战,库尔提拉斯国仇家恨积一堆了,都不需要人动员,一点就着。

  唯独激流堡在萨尔多大桥方向的战事一直没有停息,态度很是有些暧昧。

  打,已经成为了必然,但是怎么打,从哪里打,各家就争论不休了。

  要反攻南方,从萨尔多大桥延矮人修建的道路南下可以,从港口城市坐船到位于湿地的米奈希尔港然后顺着山路走奥加兹大门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剩下的扯皮和卡洛斯关系已经不大了。

  早在一个月前,洛丹伦的粮食就源源不断的开始输送到奥特兰克。

  所有人都在私底下嘲笑奥特兰克的卡王是个没有经济头脑的凯子,却不知道卡洛斯在洛丹伦城里,完成了战场上办不到的事情。

  事情堪称完美,除了欠下摩根夫人一个巨大的人情。

  布瑞尔和安哈多尔的换置工作非常繁琐,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完成的。卡洛斯和嘉丽雅的婚事则要简单很多。

  在洛萨的见证下,卡洛斯将一顶临时铸造的小号白金桂冠戴在了嘉丽雅头上,又和泰瑞纳斯在两份文书上签过字后,按下了各自的印信,从法理上来说,卡洛斯和嘉丽雅就是合法的未婚夫妻了。

  和民间的口头契约不同,这种见诸文书的婚姻关系,即使一方亡故,另一方也需要履行义务。

  收下了嘉丽雅送给自己一串手链,卡洛斯将自己佩戴了十多年的魔法挂坠【母亲的爱意】取下挂在了自己的小新娘颈项之间。

  “我欠你一场盛大的婚礼,等战争结束了,我会补给你。”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仪式不过是巴罗夫家族和米奈希尔家族确定了一次利益交换。但是嘉丽雅不过还是个孩子,大人的世界如此艰苦,怎么能让孩子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了呢?

  开心的接受了所有人的祝福后,嘉丽雅娇羞的依偎在卡洛斯身旁,而卡洛斯摸了摸自己未婚妻的脑袋,继续和洛萨交谈着。

  “摩根夫人可不是好相与的人,你自己小心吧。”

  安度因.洛萨如此说道。

  “为什么你们都对摩根夫人如此的忌讳?”

  卡洛斯不解的问道。

  “哎,一些陈年幸秘而已,有空你可以问问你父亲,他应该也知道。”

  点了点头,卡洛斯主动终结了这个话题,然后陪着嘉丽雅共进晚餐。(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