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82章 帝王心术的奥妙就在你猜二字

第282章 帝王心术的奥妙就在你猜二字

  消极的人生思考,最终都会将追根溯源到三个问题————我是谁?从何来?往何去?

  由这三个问题引申发散,很可能就想太多,甚至得出我杀了我这样的结论,最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坦然迎来gg思密达的结局。

  积极的人生思考,往往也会追根溯源到三个问题————我是谁?到哪去?今晚吃什么?

  简单,明了,态度积极向上,看起来好像最终会得出“人活着就是为了吃这种荒谬”的结论。

  但是,挖掘一下,升华一下,“追求”本身不就是人生的意义吗?

  将例行夜袭的索拉脸朝下压制在地,讨论了大半个小时的人生意义,卡洛斯松开了对女精灵的桎梏。

  “喂,卡洛斯,我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你怎么就不喜欢我?”

  活动下因为气血不顺而有些发麻的四肢,索拉不满的叫嚷着,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在卡洛斯的房间里。

  “因为你疯的呀,我怕!”

  卡洛斯看似嬉笑,却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我哪里不好,你说啊,我改。”

  索拉不满的皱着眉。

  “我哪里好,你说啊,我也改。”

  卡洛斯苦着脸回答。

  “喂,倒贴的大波妹耶,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动心?”

  索拉用一种“你是不是下面有问题”的挑逗眼神望着卡洛斯。

  “别人倒贴我无非图财图利,你倒贴我,目的倒是单纯,就想要个孩子。”

  “对啊,对啊!”

  索拉愉快的点着头打断了卡洛斯的话语。

  “然后是不是就准备杀了我,送自己的孩子登上王位。接着用几年时间掌控奥特兰克,然后连横合纵,最后挥师北上。推翻逐日者王庭,接着自己当奎尔萨拉斯的女王。一门双雄。母子同王,好风光啊。”

  卡洛斯不怀好意的调戏着说道。

  “对啊对啊个屁啊!老娘可是共和主义者,干翻了阿纳斯塔里安那个老傻逼也是要组建真正的皿煮的共和国,谁跟现在的银月城贵族议会一样啊,你别污蔑我哦!”

  索拉盘腿坐在地上,仰头怒视卡洛斯,好像自己受到了多大的侮辱一样。

  “……你居然不反驳前面那一部分。”

  卡洛斯无言以对。

  “……那是个误会。”

  索拉一脸的尴尬。

  “不跟你闹了,高等精灵的大革命家。玩也玩够了,回去睡觉吧。”

  卡洛斯拍拍脸颊,下达了逐客令。

  “还是再陪你聊聊天吧。”

  索拉也收起了嬉皮笑脸。

  “你不困?”

  卡洛斯反问道。

  “你睡得着?”

  索拉也反问道。

  “看来还真小看你了,说说吧,你都看出来什么了。”

  卡洛斯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摊开手掌抬了抬,示意自己愿闻其详。

  “切,我真是个花痴女,你会容忍我这么胡闹?”

  索拉做出个不屑的表情。

  “虽然传送法术上,碧洛华大魔导师才是行家里手。但是我也不是一无所知。再联系你莫名其妙的南下以及之后国内的态势,不是个傻子也知道你准备完成之前未完成的大清洗嘛。”

  在卡洛斯北上洛丹伦求亲的那段日子里,奥特兰克的军团并未因最高统帅的缺位而收缩态势。反而再次从奥特兰克城方面抽调了两万军队协同作战。五万大军加上洛萨的主力南下,这是部落败在希尔布莱德丘陵败的如此干脆的一个客观原因。

  从本质上来讲,卡洛斯是在抢地盘。

  从效果上来说,奥特兰克的发力加速了部落在洛丹伦的败亡。

  从结果上来看,卡洛斯.巴罗夫这个名字在联盟的功绩薄上又多了几笔色彩。

  但是大量抽调国内部队,让阿历克斯.巴罗夫对于奥特兰克城周边的势力掌控显得有些苍白。

  全面战争******,先后武装了动员超过十万的民夫民妇。而七万人被送到了塔伦米尔以南的地区,剩下的三万人要防守奥特兰克山口到安多哈尔一线的广袤地区,一亩地站一个人还有百分之九十的地方没人站。根本就是存在兵团。

  目前奥特兰克国内看起来真正死心塌地跟随着巴罗夫家族的,也就只有王城卫队和巴罗夫家族驻守在安多哈尔附近的家族卫兵了。

  王城卫队有多少人?

  不足三千人。

  虽然从大的态势看来这三千人镇守首都已经是固若金汤。

  但是如果祸乱起于内部呢?

  这三千人中又有多少是真正靠得住。用得上的呢?

  原本,在战事缓和之后。奥特兰克城方面就有声音要求摄政大公爵至少回调一万人返回奥特兰克的山地领土,参加战后重建工作。但是被阿历克斯.巴罗夫拒绝了。

  虽然高原地区也有能够耕作的田地,但是产出本来就少。之前是因为收拢了数量巨大的难民,才显得奥特兰克城及其周围地区呈现一种虚假的繁荣,在战后,大量人口不管是南迁北进,离开山地是必须的。

  因为即便是慷慨的群山,也养不活这么多人。

  而事关国众无小事,何况是还牵扯到解除战争******这一特殊状况。

  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稳固,不论怎么看将最可靠的军队调派回首都都是优先事项。

  有什么是比这一点更优先的事宜?

  国王遇难。

  所以奥特兰克王国忠诚度最高的军队在哪里?

  卡洛斯身边,湿地的沼泽地里。

  “老实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多耗费这么多的周折。虽然我来到人类社会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我没有发现你们人类和我们奎尔多雷精灵的政治有多大区别,想要收拾不听话的家伙……嗯,比如我这种,能杀的找借口杀了,不能杀的找理由放逐了不就好了。你是国王啊!”

  索拉是真心的不理解卡洛斯的所作所为。

  再一次,卡洛斯感觉到了自己作为穿越者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我是国王啊,如果我不是国王,这一切的所作所为恐怕早就引起手下众人的不满了吧。

  我是国王啊,如果我不是国王,谁有闲工夫陪自己慢慢布局,慢慢落子。

  杀与操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救赎和恩赐就如同暗夜明星般的稀有而珍贵。

  但是卡洛斯无法告诉索拉,其实自己在害怕。

  这一切,不仅仅是为了巩固自己的王权,更是一个实验。

  自己的实力,一半来自于王国的军队,来自于王位的尊严,一半来自于自己经年的历练。

  而自己的底气,说白了,是系统给我。

  我是不同的,我背后有“人”!

  系统给了卡洛斯勇气,也如同所有穿越者同行一般,令卡洛斯感觉恐惧。

  “系统”到底有什么目的?

  二十多年来,一贯高贵冷艳上档次的系统君从来都是无欲无求的样子,就差没有告诉卡洛斯,你爱用用不用滚了。

  而且没有半分拟人化的迹象,忠实的履行着外挂辅助工具的职能。

  第一次,系统给出了类似于主线任务的提示,这让卡洛斯惊喜交加。

  于是大胆的做出了孤身南下的决定。

  这是一次试探,也是一次赌博。

  一次逻辑上的探究和系统威能的考验。

  当初大破古尔丹的地狱火发射场时,卡洛斯利用幸运兔脚许下两个愿望。

  其中一个就是“国战不休,内乱不起”的心愿。

  既然幸运兔脚碎掉了,说明自己的愿望确实被未知的“许愿机”收到了。

  所以卡洛斯并非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或者更矫情的理由在放纵国内的叛乱。

  比起随手就能拍死的叛军,卡洛斯更关心是否能够实验出系统的极限。

  而国内是否叛乱,这个结论就是关键。

  “别人可能还以为你是圣骑士当多了,当迂腐了。但是好歹我的圣骑士课程是你亲自教的,圣光之道,力量在于信念,而不在于信仰,你也不会是为了怕力量衰弱而纵容叛乱发生的人啊。”

  索拉依然在思索着这个问题,自顾自的说着。

  “你猜。”

  卡洛斯玩味的笑着。(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