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84章 你为什么断更的如此熟练

第284章 你为什么断更的如此熟练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刻意,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带给我惊喜,情不自已。【最新章节阅读】

  可是你偏又这样,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的走远。

  从我的世界里,慢慢淡去,剩下的只是回忆。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心里,我的梦里,我二哥的房间里。

  带着一丝幻想,一丝侥幸,一丝自欺欺人,维尔顿看着宴会舞台最中央的一队璧人,在所有人的祝福声中手牵着手。

  带着两分酸楚,三分不甘,五分绝望,维尔顿离开了这场不属于自己的宴会。

  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急促,从宣布婚约到结婚仪式,只有短短的三天时间,甚至让维尔顿去和父亲母亲撒娇的时间都没有,一切的计划,还没有构思成熟,就已经被紧促的时间扼杀于妄想中。

  再见了,艾丽娅,我可爱的女孩。

  再见了,艾丽娅,我美好的初恋。

  真的恨阿莱克斯吗?不,维尔顿自己也知道,整件事情,阿莱克斯没有过错,但是提前进入逆反期的青涩少年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这么烦躁。

  到最后,让自己的贴身侍从回家报个信,维尔顿敲开了王立国教骑士团在奥特兰克城内的驻地大门。

  自家老爹忙于政事,根本没时间管教自己,而母亲怀孕后,整个人都显得很疲惫,根本没有精力管教自己。

  所以只要不是太C蛋引起父母亲的不满而被禁足,维尔顿还是很满意现在这样的放养生活。

  “二少爷,您来了。”

  托德.萨克霍夫见到维尔顿,快步迎上,鞠躬问候。

  “是托德啊,我今天在这里过夜。”

  “明白了,我马上去安排。”

  作为卡洛斯从小到大的贴身侍从,托德如今的身份显赫。

  但是奇怪的是,卡洛斯并没有按照惯例晋升托德为王宫总管。也没有将托德随身带在身边,反而将他放在了王立国教骑士团大本营,管理后勤工作。

  很多人都揣测托德因为某些事情引起了卡洛斯的反感,已经失宠了。

  但是维尔顿知道。自家大哥是多么看重这个新兴的王教国立骑士团,把托德放在这里,是多大的信任。

  虽然小的时候,跟着两个哥哥漫山遍野的鬼混,托德经常照顾自己。但是随着年纪增长,维尔顿不可避免的沾染了贵族的某些傲慢做派,即使内心是亲近的,但是在语气上,依然是颐指气使的高傲。

  不过,托德并不以为意,随手招来一名手下,安排了两句,就准备跟在维尔顿身边听候差遣。

  “你去忙吧,这里我熟。”

  维尔顿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托德愣了愣,微笑着再次鞠躬质疑,然后转身离开。

  在维尔顿看不到的地方,托德掏出一个铜质铃铛摇了摇,很快两名看不清脸面的家伙从Y影中现身。

  “跟着维尔顿少爷,没有特殊情况不用现身。”

  说完后,两人迅速消失,托德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纰漏,也快步离开。

  偶遇二少爷只是小C曲。而整个骑士团的账目核查还没有完成,大少爷安排的工作才是重中之重,托德心中还是分得清轻重。

  如同托德一般,维尔顿对于偶遇的小C曲也不以为意。

  偶像崇拜是所有社会性生物都会拥有的行为本能。在维尔顿的人生中。父亲和大哥就是他的偶像。而随着年岁的增长,对于力量的懵懂渴望让卡洛斯的形象在维尔顿的内心中越发的高大清晰。

  于是,对于圣骑士这个职业也对维尔顿充满了吸引力。

  虽然成立的时间尚短,到目前唯一才结业一批人,但是王立国教骑士团已经成为了奥特兰克国内的传说。

  贵族的晋升资本,平民的登天之路。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卡洛斯的盘算虽然对于艾泽拉斯来说似乎很新颖,但是将眼界提高后,也就那么回事。

  改良版的容克贵族。

  社会制度必须符合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异界地球的经验不能生搬硬套到艾泽拉斯,搞赤色黎明和资产阶级改良更是自寻死路。在人类并非一家独大的世界,封建制度有其独特的优越性。

  然而从阿拉索帝国实质上的崩溃以来,现如今的人类王国从本质上来说根本就是城邦联合制的半封建半奴隶社会。

  为了巩固王权,为了谋求发展,为了更宏伟的理想规划,卡洛斯都必须加强君主集权。

  然而怎么加强?

  虎躯一震,大手一挥?

  别闹,没有好处,谁跟你混啊。

  卡洛斯又没有萨格拉斯那种跪舔者生P话者死的伟力,有共同目标的利益集合才是唯一的出路。

  于是,脑内补完千万回,军国主义最完美。

  如果不是怕震动太大,卡洛斯都想在奥特兰克普及斯巴达式的教育了。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自己的统治基础就建立在腐朽的权利附庸关系上。

  自己的支持者们意愿也很简单明确————更多的权力,更多的利益。

  在魔法和科技并存的艾泽拉斯,贵族、法师和富余农商才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在意识到这个苍白沉重的现实后,卡洛斯明白了,革命不适合艾泽拉斯,政治改良才是唯一的出路。

  所以,构筑一个新的拥王阶级,成为了当务之急。

  这也是促使卡洛斯改组成立王立国教骑士团的一大原因。

  给固化的板结阶级敲开一条晋升通道,缓和社会矛盾。

  为王权的稳固创造新的助力,收拢中上层人心。

  我是你们的国王,你们的团长,你们的导师,你们的标榜……你们的精神偶像。

  最深层的思量,卡洛斯在搞个人崇拜,在隐晦的神话自己。

  全国大小贵族们有的看懂了些,有些云里雾里,但是国王要求所有两子以上的侯爵都必须送一个孩子到王立国教骑士团接受九年圣骑士初级教育的法令还是在全国得到了落实。

  人质嘛。质子嘛,不稀奇,陛下您要我们送就是了。

  圣骑士啊,王室无偿帮我们训练儿子。这个事情要得啊。

  于是第三批的,超过两千四百名的圣骑士学徒,就成了维尔顿的好玩伴。

  第一批的圣骑士是卡洛斯亲手开光的,在残酷的战争中已经消耗成了“死剩种”。

  第二批的圣骑士是“死剩种”们根据卡洛斯编写的教典突击训练,由成年战士突击转型的“半路货”。现在充斥军中,担任这中低级指挥官和攻坚突击队的角色。

  而这第三批的圣骑士学徒,则是由一千四百名的贵族质子和一千名的阵亡军烈子弟组成的少年班。

  卡洛斯甚至有些遗憾,自己的事情太多,不然真想回骑士团驻地过过教官的瘾。

  毫无人性的套用了异界地球pla那一套生活训练模式,卡洛斯满怀恶意的期待者新一批的圣骑士。

  而作为执行者,则是被可怜的小学徒们称为“王下七武海”的教官。

  仅次于伟大英明的卡洛斯王之下那七名武学造诣渊博如星辰大海一样的教官。

  这个时间点,正是学徒们睡前C课的点,维尔顿不需要人带路,仅仅听着呼号声便找到了正确的训练场。

  “强壮的身体是一切伟大成就的基础。没有扎实的根基。任何的高超武艺不过是痴人说梦的呓妄。”

  仅凭七名教官是不可能管理两千多名学徒的。

  在战争期间因为功勋被提拔进修的最后一批“半路圣骑士”们一边接受深化改造,一边充当着临时教习。

  在鲜血与烈火中培养出来的气场不是小少爷们可以抗拒的,做着拳头俯卧撑的学徒们涨红着脸,发出痛苦而倔强的低吼。

  看到这里,维尔顿的心情莫名其妙的转好了。

  果然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铁面人教官,我能和你谈谈吗?”

  骑士团有规定,训练进行时,教官和学徒可以不向上级和贵族行礼。

  维尔顿无意挑战大哥订下的规矩,老老实实的贴着墙根绕开了人群,走到了总教席。冲一个黑衣罩脸的高大神秘人物提出了请求。

  “现在是晚C课时间,而我是他们的教官。”

  转过脸,在兜帽下面,是一具钢铁狮子的头盔。铁面人的声音经过头盔内特殊的共鸣机关再传出。低沉而浑厚。

  “特别训练生维尔顿.巴罗夫希望得到教官的指点。”

  维尔顿不甘心的说道。

  “那么特别训练生维尔顿.巴罗夫,现在是晚C课时间,你不参与训练,矗在这干什么?”

  铁面人威严的话语传来,维尔顿抖了个激灵,大声答到之后。欢喜的跑入人群参加了学徒们的体能训练。

  曾经的兽人剑圣,卡洛斯的手下败将,如今的骑士团教官,斯巴达克斯无奈的想着,为什么那个卡洛斯的弟弟会这么喜欢自己,人类里面尽是些奇怪的家伙。

  从石桩上起身,铁面人斯巴达克斯将左手负于身后,右手伸出食指俯身做了几个单臂一指禅俯卧撑,算是活动了下筋骨。

  “再做一百个结束今天的晚C课。”

  得到了指令,临时教习们点头允应。

  黑色的皮裤、皮靴、皮手套,完全覆盖住整个脖子的铁面头盔,连声音也被遮盖住之后,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骑士团的总教官之一,居然是个兽人。

  别人都以为铁面人身边的四个侍卫是国王的恩典,是为了保护教官的安全,维护教官的威严。谁又能想到,斯巴达克斯身边的四人,更是这套移动牢房的守卫,更是最后的行刑者。

  “小子,你又遇到什么事了。”

  结束晚C课后,小学徒们还要到礼拜堂进行一个小时的冥想才能洗漱就寝。

  空闲下来的铁面人坐在之前的石桩上双手抱胸,无所谓的问着。

  “我二哥抢了我心爱的女人。”

  维尔顿一脸沮丧的说着。

  远处四个看守虽然象征性的离开了十米远,然而还是听得一清二楚,脸上都出现了不自然的抽搐。

  “抢回来呗。”

  斯巴达克斯无所谓的说着,反正兽人当中,********,你情我愿。

  “但是……”

  “婆婆妈妈的,既然顾虑那么多,就放手吧。”

  “可是……”

  “不愿意放手就去抢。”

  “父亲和大哥会打死我的。”

  “哈,你大哥,我可打不过,指望我撑腰,你想多了。”

  “不是……”

  “那是什么?”

  “我只是想找人倾诉一下。”

  “那你找错人了,男人的交流方式只有酒和拳头。”

  “我和艾丽娅是在城外狩猎时候偶然相遇的……”

  “喂,谁要听你个小P孩的情史,没事我回去睡觉啊。”

  “人生若只如初见,她一声白色猎装真的好漂亮,我还以为遇到了雪山上的仙子。”

  “你够了,小子!”

  四个看守想笑又不敢笑,憋的很难受,正好看到了托德站在远处,便行了一礼。

  看守的举动打断了维尔顿和斯巴达克斯牛头不对马嘴的诡异而和谐的交谈。

  “有人找你。”

  斯巴达克斯点了点维尔顿的头顶。

  “为什么不是找你的。”

  维尔顿不满的反驳,然后回头看了看。

  “啊,是托德啊,看来是找我的。”

  “二少爷,老爷对您今晚的举措很不满,恐怕,今后一段时间您都得待在驻地了。”

  托德行礼之后,传达了族长阿历克斯的旨意。

  “什么意思?”

  维尔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从今天起,一个月的时间,您必须参与圣骑士学徒的训练,作为您今晚在夜宴上失礼的惩罚。”

  “无所谓了,正好我还有好多话想和铁面人大叔说。”

  维尔顿一脸的无所谓。

  “詹尼斯夫人特别指明,您的教官是尚格雯婕大骑士长。”

  托德补充了一句。

  “不~~~那个死板的老女人!”

  斯巴达克斯看着哀嚎中的维尔顿,铁面之后,嘴角莫名的涌起笑意。

  然后无奈的一声叹息。

  卡洛斯虽然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却没有封锁他的视听途径。

  奥特兰克城即将生变,这是这个生活在人类世界的兽人剑圣的第六感。(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