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89章 一场肮脏的PY交易

第289章 一场肮脏的PY交易

  联盟是什么?

  卡洛斯曾经反复的思考过这个问题。

  然后理智给出他非常可怕的结果。

  联盟只是为了对抗部落而存在的一个军事组织。

  因为兽人太可怕了,我们加入联盟吧。

  因为身边的人太可怕了,我们加入联盟吧。

  因为联盟太可怕了,求求你们让我加入你们吧。

  没有兽人,就没有联盟。

  远见者终究只是少数,短见者才是众生。

  洛萨为何迟迟无法挥师南下。

  是留在希尔布莱德地区的兽人残军殊死抵抗滞后了?

  是船只不够用运不走了?

  是粮草稀缺人类后继无力了?

  或许都有了,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人心散了。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大家都知道兽人危害大,但是兽人不是已经被打跑了吗?

  我为抗兽立过功,我为联盟流过血,我要求得到回报!

  这是贵族们的想法。

  我忍饥挨饿,我交税服役,我又没有被兽人打过,凭什么都赶跑了兽人我还要给节衣缩食供给军队。

  这是愚昧无知却数目众多的后方平民们的想法。

  阻碍安度因.洛萨南下的不少巴拉丁海湾这条天堑,而是人性中名为自私的这道沟壑。

  你在战争中损失了多少?

  五百万金币,你呢?

  一千万吧。

  哎呀,好惨啊,我最少两千万啊!

  希尔布莱德丘陵的战事终结后,各方势力终归要清点损失,****伤口。

  于是,在洛萨大元帅的要求下,一场比惨大会总是在所难免的展开了帷幕。

  抛开生命的消失和精神的创伤这种无法用金币估量价值的事物,有型的财产总是可以估价的。

  那么,各方势力别有用心的损伤预估就开始了。

  别的国家到底怎么回事卡洛斯不太清楚。但是奥特兰克的伤害预估,水分那是大大的。

  一舍二入翻个倍,亏空贪污入其内,烂账死账不作数。为了比惨进一位。

  当财务大臣给出战争期间,奥特兰克最少损失了七百九十四万九千一百四十三枚金币的时候,阿历克斯.巴罗夫摄政大公爵直接在数字最前面加了个一,想了想又让财务大臣再翻次倍。

  于是,奥特兰克王国的战争损失数据就新鲜出炉了。

  得到各国给出的数据后。洛萨爵士出招了。

  发钱。

  联盟不是个盈利性的组织,联盟的一切都是诸国合理打造的。

  所以收缴的战利品总该归还大家。

  按照你们给出的数据,进行平均分配。

  来吧,我们从兽人哪里缴获的,原本就属于我们的财物,都在这里,拿去吧。

  好啊好啊,排排坐,吃果果咯。

  但是不对啊,怎么来两百万不到的财物。

  就算我提供的数字水分有点大。其他人提供的数字都算作零头,也不可能只有这么点啊!

  哦,或许是兽人运回去了吧。

  ……

  兽人必须死!

  洛萨用一块不知道有没有的大饼,调动了短视者们的战争积极性。

  然而全力运作南征的洛萨,本身就带有光复暴风王国的私利目的,自己的立场已经不那么中立,又如何能够阻止各国间的勾心斗角。

  为了希尔布莱德丘陵的战后权益,有关的四方在身披同样战袍的情况下,暗战不休。

  这也是为什么奥特兰克国内势力敢造卡洛斯的反。

  国外势力给他们壮的胆。

  “陛下驾到!”

  鲜血横流的婚宴现场,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倒在血泊之中。经过几轮的清洗,贵族依然那么多,卡洛斯随意的扫视了一圈,点头向自己的父亲以及奈德致意了一下。便大步走向主席台。

  “奈德!你不得好死,你背叛了我们!”

  “背叛?不,我忠于卡洛斯陛下,我问心无愧。而你们,才是叛国者。”

  “这不可能,弑君者不是已经在湿地被暗杀了吗?”

  一息尚存的反叛者们发出了不甘的哀鸣。

  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啊!

  剧本不是这样写的啊!

  说好的激流堡与洛丹伦合力推翻奥特兰克王室。说好的大家推举先王后复辟,议会治国呢?

  奈德,你这个叛徒!

  你就不想为自己的孙子带上一顶王冠吗?

  明明是你,是你先联系上我们,是你先提出推翻巴罗夫家族,也是你说卡洛斯已死,阿历克斯想要二子登基。

  是你,都是你,说的如此合情合理,但是事到临头,死的却是我们!

  “阿莱克斯,在南边,闲着没事,去狩猎了一场,这东西还算罕见,就当贺礼送给你吧。”

  卡洛斯说完,八名卫兵用抬杠扛着一颗硕大的头颅走进会场。

  在惊呼声中,已经有博学者认出了这是潮汐巨人的脑袋。

  已经凝固黏着的黑血不断从伤口滴落,巨大的腥气甚至压盖住了会场中人血的气味。

  和自己的母亲贴了贴脸颊,又亲吻了萨莎的手背,卡洛斯一屁股坐在桌子上,面朝宾客席,似是而非的笑着,一言不语。

  没有人想到,卡洛斯居然会在此时出现在此地,之前目的性针对性极强的杀戮让许多不知情者大脑当机。直到全副武装的卡洛斯坐定抱胸,用戏谑的眼光看着他们时,众人才想起行礼致意。

  “你们以为圣骑士是什么。迂腐的铁罐头,死板的教条主义者?你们以为国王是什么。好用的挡箭牌,好糊弄的傻瓜?怎么就没有人想想,如果不能比敌人更狡猾,圣骑士如何坚持自己的正义,如果不能比你们更强大,我凭什么做你们的王!”

  偷换概念,强词夺理,如果放在辩论赛,卡洛斯的发言会被反驳得体无完肤。

  但是,此时此刻,拼的就是气势,讲的就是气场。

  一直以来给人一种个人武力强大政治气场温和这种形象的卡洛斯突然间散发出一股王霸之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一种新奇和颤栗。

  包括奈德和阿历克斯,甚至卡洛斯身后的母亲。

  国王负责打仗,大公爵负责治国,很多人都形成了这样一种定势思维。

  然而今天,就在这里,众人仿佛看见了另一个卡洛斯。

  “让我们为奈德伯爵欢呼吧,因为老伯爵的功绩,王国最后的毒瘤被铲除,奥特兰克人终将团结一致。”

  在士兵们的敲盾声中,贵族们开始欢呼雀跃,拍手称赞,虽然他们并不明白有什么好高兴的。

  “作为奖励,我将用两倍加文高地面积的希尔布莱德丘陵土地作为奈德伯爵的转封之地。同时,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那就是我决定在塔伦米尔新建一座城市,作为王国新的都城。”

  将奈德伯爵架到火堆上之后,卡洛斯放出个重磅消息。

  “作为你们未来的王后,洛丹伦将用安哈多尔作为陪嫁品。奥特兰克必将崛起!”(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