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90章 滴答答嘟嘟哒哒

第290章 滴答答嘟嘟哒哒

  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属于我的时代。

  千般算计,万般谋划,卡洛斯终于肃清了敢于反对的反对者。

  奥特兰克山脉很大,奥特兰克王国的国土却很少,不走出高山的庇护,不走出高原带来的迷之安全感,奥特兰克王国就不可能真正的融入联盟。

  然后主宰联盟。

  谋逆?反叛?

  卡洛斯从来没有在乎过。

  当卡洛斯还泰瑞纳斯达成暂时的政治同盟后,卡洛斯的老丈人首先出卖的就是他在奥特兰克内部煽动的那部分人。

  而达纳斯.贝尔托恩的一封密信则提醒自己的好朋友,家族里有些人在算计他。

  至于屯兵希尔布莱德土地引发的纷争,别闹,为钱财产生的纠纷自然用钱财来解决。

  国内一小部分看不清情况,看不透迷雾后真相的家伙们,就被自己以为的靠山给卖了。

  卡洛斯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自己迁都的前置准备工作。

  现在的奥特兰克,除了奥特兰克城之外,连一座像样的城市都没有。

  斯坦恩布莱德不过是一个大市集,连城墙都没有。

  凯尔达隆湖心堡虽然易守难攻,但是凯尔达隆郡本身的位置就不适合作为王国的核心。

  塔伦米尔是农业发达区域,庄园不少,其他的不多。

  看来看去,居然就奥特兰克城像样点。

  但是卡洛斯知道,奥特兰克城的坚固就如同胡桃壳一样。

  如果没有自己,奥特兰克城会被银月城的精灵舰队从海上攻破。

  在高等精灵**师和舰队的魔法火炮面前,人类的城墙并不能保护人类的安全。

  从洛丹米尔湖绕行到奥特兰特城靠海那一面,高等精灵的炮火真正持续了三天。那帮被焚毁了家园的精灵将怒火发泄到了奥特兰克城居民的身上,没有战争宣言,没有炮击预警,更没有试图派出使节,他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摧毁奥特兰克城。惩罚奥特兰克王国,顺便炫耀自己的武力,证明奎尔萨拉斯的强大。

  当【坚不可摧】这一唯一的优点也不复存在,卡洛斯又怎敢心安理得的居住在奥特兰克城这座“死城”。

  几番清洗。反对者已经死的死散的散,卡洛斯已经成为了奥特兰克王国内部利益集团的共同代言人。

  然而这还不够,在涉及新建城市和迁都这种大事上,扯皮和拖后腿的往往是自己人。

  王权越稳固,利益牵扯越深。如果通过内部协商,自己的支持者会高呼万岁,然后找出一万年的理由和借口来推诿。等到自己四十岁的时候,可能新城就能破土动工了吧。

  然而卡洛斯等不了。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兽人战争之后,不管是暴风王国复国还是守望堡的建设,都是必须进行的大工程,甚至穿过黑暗之门的大远征也不是奥特兰克能置身事外的大事件。

  在战争中收纳了这么多的战争流民,这是负担,更是财富。

  此刻的奥特兰克从未如此虚弱。

  此时的奥特兰克从未如此强大。

  超过四十万人依附于卡洛斯。希望获得更好的生活。

  那么,如果卡洛斯想要获得这四十万人的力量,就必须满足他们的愿望。

  至少画个饼满足他们的愿望。

  于是,卡洛斯甚至*反了一部分自己的支持者。

  在令人目眩神迷的刺鼻鲜血中,卡洛斯用一种威压的态势强行通过了从未对人提及的政令。

  甚至连自己的父亲阿历克斯.巴罗夫也是一脸的震惊。

  原来国王不是个武夫,他是个暴君啊!

  就这样,在鲜血横流的婚宴会场,在那个徒劳反抗的纵火之夜,卡洛斯用一种蛮横而霸道的姿态向自己的臣下讲述了一个道理————强权即使真理。

  而几天之后,卡洛斯在奥特兰克城外再次立起了两座京观。

  这次是用的叛乱者的首级。

  “父亲。为什么取消婚约,您让我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

  艾丽娅红着眼睛,非常不满的冲着父亲咆哮。

  为了腐蚀拉拢巴罗夫家族内部,耗费了多少精力。眼看要起事了。父亲却示意自己杀了原本准备刺杀摄政大公爵的死士。

  接着,原本应该是同伴的家伙,统统被处死。

  艾丽娅在短暂的迷茫之后,不算愚笨的脑袋很快明白过来————背叛。

  自己的父亲背叛并出卖了同谋者。

  “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我可能会利用你,却不会送你去死。”

  奈德虽然遭受到了打击。却并未显得颓废。

  “什么意思?”

  “你以为城门外那些孤零零的脑袋哪里来的?”

  奈德反问道。

  “反叛者以及……”

  嘉丽雅去看过,那些首级中没有妇孺,她觉得在父亲面前抹黑国王毫无意义。

  “我的杀手锏,从来都不是那帮有贼心没贼胆的乌合之众。而是王城护卫军。在艾登有了想要废除你姐姐的王后地位时,我就已经秘密的在渗透王城护卫军。阿历克斯派出去那支剿灭并不存在的叛乱牧马人的军队,其实绕了一圈,就潜伏在奥特兰克附近。”

  奈德如同在给孙子讲睡前故事一般,不缓不急的说着。

  “等等,难道!”

  “所以当你姐姐给我带来拯救了整个家族的消息后,我已经屈服了。巴罗夫家族赢了。”

  “父亲,请您说清楚!”

  “我们都小看了卡洛斯,甚至咱们英明贤能的摄政大公爵也小看了他儿子。除了你姐姐,除了你那个先王后姐姐,没有人察觉到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国王的掌控中。”

  “父亲,这……请您说清楚。”

  艾丽娅不敢用自己的脑子去想问题,或者说害怕去想清楚。

  “我们全家的性命,是你姐姐用恩情求来的。现在,国王欠你姐姐的已经还清了。再把你送到巴罗夫家族已经不合适了。”

  奈德无奈的笑了笑。

  “什么恩情,又和姐姐有什么关系。”

  虽然心里有了懵懂的猜想,但是艾丽娅本能的拒绝继续想下去。

  “也不错,至少希尔布莱德的土地比加文高地富庶不少。”

  奈德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然后挥挥手,终止了和小女儿的谈话。

  而一头雾水的艾丽娅满心的苦闷无处发泄,只好秘密前往姐姐的住处。

  在婚宴血夜之后,王宫的看守就换成了国王身边那些怎么洗也洗不掉血腥味的家伙。但是王宫这种地方,总有数不清的密道,艾丽娅成功的绕开了所有的侍卫,到达了姐姐的起居室。

  “是啊,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但是父亲还是原谅了我。”

  是国王卡洛斯的声音!

  隔着影墙,艾丽娅听到了交谈。

  “陛下您为何如此急躁,明明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是姐姐萨莎的声音。

  “不,没有了,时机这种东西,错过了是会遭报应的。”

  “可能吧,但是后遗症很严重的。”

  卡洛斯和萨莎的交谈声音并不大,艾丽娅耳朵贴在墙上也只能听个大概。

  而且,自己的姐姐萨莎的声音仿佛很压抑,还掺杂着“嗯”、“啊”的呻吟,并且隐隐听见急促的“啪啪啪”的声音。

  半晌后,艾丽娅羞愧到恼羞成怒。

  姐姐就是这样替家族求情的!

  艾丽娅拥有一个刺客所应有的所有品质,包括越是愤怒越是冷静。

  一点一点的挪开隔板,抽出匕首,利用屏风的遮挡,潜入室内,然后发动迅猛如风的一击!

  “搞什么鬼?”

  艾丽娅的刀刃被卡洛斯用四根手指夹住了。

  搞什么鬼!

  艾丽娅也是傻了。

  萨莎和卡洛斯两人随意的坐在软榻上,萨莎背对着卡洛斯,而卡洛斯双手合十,收拢了无名指和小拇指,用这种手型在给萨莎捶背,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感觉用手指夹刀刃不太靠谱,卡洛斯分出一只手握住了艾丽娅的手腕,疑惑的看着萨莎。

  “我愚蠢的妹妹啊,你要我如何向陛下解释这一切。”

  萨莎苦恼的用手捏着鼻梁。

  酝酿了大晚上的温情气氛全被破坏了。(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