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305章 或者下一分钟

第305章 或者下一分钟

  <=""></>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轻举妄动。”

  克罗米莉对来者说出了仿佛两章之前曾经说过的话语。

  而卡洛斯跪坐在伊露西亚身边,感觉浑身发毛。

  因为在克罗米莉施放的幻影墙的另一面,是另一个自己。

  那个带着一身戾气和远古列王守卫准备大杀四方的自己。

  “感受到命运的无常了吗?时间,可不是能够随意玩弄的东西。我帮你拖住你,然后你去唤醒你姐姐吧。如果两个你互相感知到对方的存在,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动作快点吧。”

  暗中传递了音讯之后,卡洛斯突然发现之前与克罗米莉的谈话背后似乎有了更多的深意。

  “请允许我简单的说明下情况。眼前这个怪物是远在人类还没有出现的远古时期,神的敌人。当然,它现在只是一具尸体。但是这些家伙很麻烦,活着麻烦,死了更麻烦。它们能吞噬血肉,也能吸收魔法能量,奥术、圣光、暗影能量、元素力量,甚至太阳光。这家伙的名字是禁忌,种族我也不清楚,反正麻烦透了了……”

  听着克罗米莉如同复读机一般的重复着曾经听过一遍的话语,卡洛斯压下心中怪诞的感觉,强迫自己不去想更多的,细思极恐的问题。

  然后将自己的意识沉浸入伊露西亚的记忆梦境。

  那是一片充满少女风的田园景象。

  唱歌的苹果,起舞的麦田,太阳公公月亮婆婆一个不缺,卡洛斯一身戎装穿行在这样欢欣祥和的世界,整个人的画风都不对劲了。

  然而在这样一个童话般的世界,卡洛斯还是敏锐的发现了一丝不祥的征兆。

  那就是所有的事物都是触手系的。

  树木统统有气根。兔子用触手一般的长耳朵进食,鸟儿的尾羽也是肉质的触须。

  “难道伊露西亚是《粉红之书》的所有者?”

  卡洛斯无语望天,继续前行。

  在梦境的世界。方向毫无意义,只要你有强烈的意愿。就必然能到达你想去的地方。

  心之所向,意之所达。

  没有参照,也体会不到时间的流逝,在卡洛斯心生厌烦的极限边缘,一栋林中小屋出现在视野的尽头。

  当卡洛斯深呼吸几口,调整好心情状态之后,大步的走了过去。

  然后,发现伊露西亚正抱着几个无面者的幼体玩过家家<="l">。

  “啊。你们看,是爸爸回来了。”

  伊露西亚满脸惊喜的看着卡洛斯,用哄孩子的那种腻的发嗲的声音说道。

  然后,卡洛斯发现无面者的幼体居然还挺萌的……

  不对!错觉,一切都是错觉!

  按照青铜龙的说法,伊露西亚现在充当着死去无面者的大脑,想要伊露西亚醒来,就要让她自己认为这一切都是虚幻的,当伊露西亚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梦境就会破碎。

  如何让一个充满母性的女人怀疑人生?

  卡洛斯用他前世今生加起来快一甲子的人生阅历为参考。话语张嘴就来。

  “十八从军三十回,归家子女绕膝围。幼子嗷嗷正待哺,老大嘴角须如煤。你个小贱人。说,这些野种是谁的!”

  “……”

  “……”

  说的时候挺爽快,说完卡洛斯和伊露西亚一起懵逼了。

  “卡洛斯,你在闹什么,让你去劈点柴,好给孩子们做饭,你空着手回来也就罢了,在孩子们面前胡说什么?”

  伊露西亚佯作不悦的说道,然而内心的紧张还是通过肢体的小动作显露无疑。

  而随着伊露西亚的精神波动。整个世界的格调也阴郁下来。

  一句话说错就是鲜血之末的结局啊!

  卡洛斯突然有了这样一种感觉。

  但是自己的目的只是将伊露西亚带出这片梦境,将自己的姐姐带回家。什么虚幻的妄想,精神的哀伤。先扔一边儿去吧。

  “孩子长得不像我!”

  卡洛斯如此说道。

  “废话,肯定是像我!”

  伊露西亚不甘示弱。

  然后卡洛斯盯着无面者的幼体看了一小会。

  像你妹夫!

  但是猛然间,卡洛斯警醒过来。

  自己不知不觉间着道了。

  这是被伊露西亚拖入了她的节奏,然后被她用丰富的经验打败啊!

  上古之神真可怕,即使一个已经死了,仅仅没有死干净的手下都有如此可怕的,蛊惑人心的能力。

  卡洛斯闭上眼睛,用体内微弱的圣光残响激荡心灵。

  当他再睁开眼睛,这个虚妄的世界终于露出了破绽。

  卡洛斯看到了,链接在伊露西亚身上的黑线,不是那几个q版的无面者幼崽,而是这栋小木屋<="r">。

  那才是腐蚀虚妄的根源。

  卡洛斯二话不说,操起斧头就准备拆迁,伊露西亚被自己弟弟的举动吓了一跳,赶紧将她眼中的“孩子”护入怀中。

  然而卡洛斯每一斧子落下,就有一个无面者的幼体化作黑水消散。

  “你在做什么,这些是你的孩子!”

  伊露西亚发出声嘶力竭的哀嚎。

  随着根源的受创,卡洛斯的理智似乎也逐渐回归。

  刚自己都在想些什么……

  伴随着剧烈的羞耻心,卡洛斯的动作越发沉重有力。

  当这栋象征着死亡的无面者原始本能的木屋倒塌后,世界的画风为之一变。

  伊露西亚满脸是泪的瘫倒在地。

  “这里是?”

  卡洛斯看着剧烈变化的周围环境,感觉自己见过,或者说来过。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从小就喜欢捉弄我,长大了又喜欢撩拨我。到最后连个孩子也不愿意留给我!”

  伊露西亚哀怨的哭诉着。

  “姐姐,你这是闹哪样?”

  卡洛斯满脸无辜的问道。

  “你不让我嫁人。”

  “是你自己想要把握自己的婚姻,我才帮你的啊。”

  “也不许别人娶我。”

  “提亲的都是一帮蠢货,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

  “你也不愿意娶我。”

  “你是我姐姐!”

  “我是个女人!”

  卡洛斯突然无言以对。

  随着年岁的增长,青年时对姐姐的懵懂逐渐淡去,卡洛斯已经不是一个饥渴难耐的小公鸡,自然不会对伊露西亚做一些若即若离的暧昧举动。

  但是没想到自己的姐姐居然没有释怀。

  “我是个女人,我是个坏女人,我喜欢自己的弟弟,我的亲弟弟,你要我怎么办?父亲母亲不会同意的,众人不会祝福我的,我只想要个孩子,你也要夺走,为什么!为什么!”

  伊露西亚的声音越来越低,无声的流着眼泪。

  但是就是这段剖开心之壁垒的话语,让卡洛斯听出了端倪。

  “我是谁?”

  卡洛斯问道<="r">。

  “卡洛斯。”

  伊露西亚回答。

  “你的孩子哪里来的?”

  卡洛斯继续问。

  “不知道。”

  伊露西亚义正言辞的回答。

  “……”

  卡洛斯此刻的内心毫无波动,反而有些想笑。

  “你看,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什么孩子。我们没有发生过x关系,也不会有孩子。好了,我亲爱的姐姐,这不是个美梦,你该醒了,我们回家吧。”

  卡洛斯笑着摇了摇头,走到伊露西亚身边,想把她拉起来。

  他明白了,梦境的腐蚀虽然被去除了,但是伊露西亚依然没有完全清醒,和一个做梦的人讲道理是一件很傻逼的事情。

  结果……

  “是这样吗?”

  伊露西亚居然违反了物理法则,一把将卡洛斯拉倒在地。

  然后吻了上去。

  “之前是我在做梦,是吗?”

  “你现在也是在做梦。”

  卡洛斯看着伊露西亚笨拙的亲吻自己的嘴唇,忍不住笑着说道。

  “没错,是梦的话,一切都没有问题,亲吻也好,拥抱也好……也好。”

  伊露西亚闭上了眼睛。

  听着自己姐姐的话,卡洛斯笑不出来了。

  梦中的话,就没有关系……吗?

  而伊露西亚的记忆梦境之外。

  “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

  卡洛斯说完,走进克里米亚打开的传送门,离开了上古无面者的埋葬场。

  原来是克罗米莉告诉卡洛斯,想要拯救伊露西亚,必须肃清外部的干扰,而自己,会在这里看守。

  “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相信我,我可是报着死两次的心理准备来的呀。”

  克罗米莉自嘲的笑了笑,用自己并不常用的高等精灵形态,就是做好了撕破脸的准备。

  然而奥特兰克的国王,卡洛斯.巴罗夫,似乎对自己抱有特殊的好感。

  “算了,反正时间的扭曲仅限这片区域,等这个卡洛斯离开这里,事情也算是得到解决。”

  克罗米莉关闭传送门,停止幻影墙,耐心等待卡洛斯唤醒伊露西亚。(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