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389章 我最强的套路是让你再走一遍回家的路

第389章 我最强的套路是让你再走一遍回家的路

  第一联盟时期。

  人类最强战力是什么。

  报告,圣骑士。

  卡洛斯.巴罗夫,坐。

  徒手撕兽人。

  单挑灭巨魔。

  冲锋、斩杀、圣盾、炉石瞬间完成。

  是圣骑士中的豪杰。

  什么?

  你说艾格文.麦迪娜还活着,麦迪文还没死透!

  尔等刁民不要放肆,守护者是魔兽争霸历史上最强单位,不对,是艾泽拉斯历史上最强单位,是神,是GOD,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代表了最广大人类的根本利益,彰显着全人类进步的方向!

  所以醒醒吧,这等大佬怎么会关心尔等**的死活。

  所以当以秀肌肉闻名东陆的卡洛斯.巴罗夫开始动脑子了,各地来参加婚礼的别有用心者全都在等着看笑话。

  阴谋,之所以被称之为阴谋,是因为它见不得光。

  主用人性的阴暗,辅以人心的死角,搭配上思维的惯性,再滴上几滴信息的不对等,一盘阴谋诡计简直鲜香可口,令人欲罢不能。

  然而这道阴谋诡计的材料虽然简单,对于烹饪者的火候把握要求确实极高的。

  酝酿不足,极易夹生,被人掀桌子开片,又或者为他人作嫁衣裳。

  思虑过度,容易煮糊,机关算尽太聪明,奈何对手是傻逼,然后陷入未知领域一脸懵逼,被人用丰富的经验打败。

  所以好的阴谋,必然是咸淡适中,清爽可口的凉菜,上桌子前就闻到香气,先开盖盘,只有简简单单干脆利落的一盘小菜,让食用者含着眼泪心甘情愿的说出【我TMD就是个SB】。

  这才是一道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阴谋诡计。

  然而卡洛斯的敌人们本身就是一盘散沙一团乱麻,自己内部的纠纷都还没有捋清楚,又秀得出什么风骚的操作。

  “他们不敢站出来光明正大的和泰瑞纳斯王对抗,更别提在凯尔达隆对你动手了。所以闭着眼睛猜也猜得出来,无非是收买拉拢、腐蚀同化、煽风点火、威胁恐吓那一套。你的婚礼给了他们光明正大的串联机会,这是我们先天的劣势。但是在你的地盘,他们的实力处于绝对劣势,这是你最大的优势。所以他们收买你反对者发难什么的,反而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一套我打你耳光是为你好的表演。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自信的女人,总是光彩耀人,卡洛斯看着乔安娜小姐的精彩演出,下意识的拍手鼓掌。

  “嗯?”

  乔安娜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鼓掌,在很私密的场合,并不意味着赞扬,因为这个动作天生带有居高临下的态度,要么是敷衍了事好啊好啊的轻巧,要么是打的不错我很抱歉的高傲。

  一群人鼓掌,是气氛的渲染,一个人的鼓掌,不是反派装逼的做作就是主角吸引火力准备翻盘。

  如果都不是,那么就是配角临死前的声嘶力竭。

  卡洛斯不想当配角,却又不动脑子的做出不合时宜的举动,你要问他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在绝望中,卡洛斯想到了装逼。

  没有什么问题是无法靠装逼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装一个。

  “说的好,但是这通分析毫无意义。”

  【秘技:捧杀一,先声夺人。】

  “哦?不知陛下有何高论。”

  乔安娜双手抱胸,强行将事业线提高了一个档次。

  “根本不需要那么多证据来证明什么,从我父亲,阿历克斯.巴罗夫摄政大公爵发公函陈述他无法来参加他儿子的婚礼,我就已经知道有人在搞事情了。”

  【秘技:扯大旗作虎皮三,My  Father  Said。】

  “很新奇的角度,但是……无法反驳,很有道理。”

  乔安娜用食指指尖侧面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嘴唇。

  “所以,我不介意用最恶意的想法去怀疑我的对手。他们会在我的婚礼上策划一次暗杀。”

  【秘技:危言耸听一,总有刁民想害朕。】

  “我不这么认为,卡洛斯陛下,您太敏感了。那帮死要钱的贵族领主想从您身上割肉是毫无疑问的,想要您退让也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说到大庭广众之下杀害王室成员,这恐怕有些危言耸听了吧。”

  “呵呵呵呵,哼哼哼哼。”

  【秘技:万能神技,笑而不语。】

  “不知道我说了什么惹您发笑。”

  乔安娜走到卡洛斯面前,站立的她比坐着的卡洛斯高出一个头,很有压迫感的注视着卡洛斯的眼睛。

  卡洛斯微笑着站了起来,发动了最后的秘技【我脸大我先说】。

  “战争,是战争,是战争改变着世界。从阿拉希部落联合到阿拉索帝国时代,再到现在的洛丹伦联盟,每一次人类社会结构的改变,无一例外都是从一场或者几场战争开始。这次的战争,和兽人的战争,我们赢了,联盟赢了,所以那些人理所当然的把自己摆在了胜利者的位置上。战争,赢家通吃的游戏,战争的胜利让那些人的胆子也变大了。”

  卡洛斯绕到乔安娜身后,不动声色等了几秒,等到乔安娜也转过身来,才继续说着。

  “先私下串联,允诺许愿,然后只造声势,威逼利诱,如果这些都不奏效,就人身威胁,用了几千年的老套路了,太阳底下没有多少新鲜事。”

  “那么,陛下准备怎么对付那些卑鄙的小偷、无耻的强盗?”

  “当然是依靠伙伴的力量,你说呢。”

  “当然,为了我们的友谊。”

  “干一杯?”

  “干一杯。”

  磨磨唧唧半天,送走了乔安娜,卡洛斯闻了闻指尖的余味,觉得自己有些不太正常。

  “秃兄,这个乔安娜,查出来点什么了吗?”

  “秃兄?”

  等了大概十多秒,秃兄才出现在卡洛斯面前。

  “老板,这个女人不简单,我根本不敢监听你们说话。”

  “你的意思,她真的有可能是这一代的拉文霍德大公爵?”

  “大公爵非常的神秘,我的级别不够,根本没有见过大公爵本人,无法回答您的问题。”

  “嗯……想办法法拉德先生求证一下,委婉点,动作要快,一天之内我要结果。”

  “遵命。”

  不提卡洛斯从一开始就没有完全相信过这几个所谓的拉文霍德庄园来客,就连自己的两个弟弟他都不太相信。

  短短几天时间,两个孩子已经比赛一样的引荐好几位“栋梁之才”给自己兄长认识了。

  就连伊露西亚也架不住闺蜜的人情,提过几次人事问题。

  卡洛斯一边忙于婚事的准备,一边适应和亲人之间相处模式的变化,一边还要在秘密战线打击外敌,反倒是平时堆积如山的国事一时间好像处理起来都没有那么痛苦了。

  对了,还要哄嘉丽雅开心。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即使是卡洛斯圣骑士级别的心智,也出现了裂缝。

  在责任和责难中,卡洛斯越发的喜欢自己的小妹妹了,尤其是经过几天时间的熟悉,小家伙见到自己已经不哭了。

  婴儿的笑容总是温暖人心,更何况旁边还有母亲的包容。

  在爱与家庭的重担下,卡洛斯焦虑却不焦躁,还没有迷失本心。

  所以奥妮克希亚有些不高兴了。

  一扇门,仿佛隔开了两个世界,如同时间停滞了一般,拉文霍德的无冕者们如同丢了魂的木偶一般呆立一旁,奥妮克希亚毫无形象的靠在床上,也不在乎自己的大白腿露出了裙子。

  【你的魅力还不够,向主人恳求吧,不管力量还是什么,主人有求必应。】

  “闭嘴,我不需要谁施舍什么。”

  【主人是仁慈博爱宽容慷慨的,只要祈祷,什么样的愿望都可以满足你。】

  “能让你闭嘴吗?”

  【没有问题,用心感受主人的低语,你的人生将迎来辉煌与灿烂。】

  “我的人生我做主!”

  气急的奥妮克希亚眼睛已经变回龙瞳,一把将手中的古角魔典摔在地上。

  突然回过神的奥妮克希亚赶忙收敛气息,这里可是凯尔达隆湖心堡,不是黑石山,更不是自己的巢穴。

  但是黑龙公主多虑了,虽然本体被无情的摔在地上,古角魔典依然忠实履行着自己的职责,用不祥的气息笼罩着房间内的空间。

  “收起你恶心的触手,要我宰断它们吗?”

  奥妮克希亚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到古角魔典前,一脚踩上去,用高跟鞋的后跟反复蹂躏着这本可怜的书。

  【如果这样能让你接受主人的恩赐,那么请继续。】

  “制作出这样变态的魔典,你的主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奥妮克希亚身为龙族的骄傲帮助她抵抗住了上古之神低语的诱惑。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