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69章 我即是正义绝不怜惜死在剑下的仇敌

第469章 我即是正义绝不怜惜死在剑下的仇敌

  大胜之后大整肃,大败之后大清洗。

  自古以来,本来如此。

  战争是社会财富再分配的方式之一,但是本身是不会创造社会财富的。

  记住了,这里要划重点。

  所谓的发战争财,不过是你抢了别人的东西,获取的是原本就有的,而不是凭空出现的。

  漫长的人类与兽人战争,在死亡的高压之下,所有人为了生存而无私。

  但是现在,战争基本胜利了,民众还沉浸在联盟获胜的喜悦中,智商高人一等的贵族老爷们已经敏感的察觉到风向变了。

  钱啊,罪恶之源啊!

  为了战胜部落,多少天地被荒置,多少劳力走上战场,多少物资被征募,多少权力被收缴。

  没有关系,一切为了活命,只要能赶跑兽人,这些都算不上什么。

  但是现在兽人被打败了,是不是能够把之前捐献出的一切还给我们了?

  二十万联盟大军,在需要的时候是希望是黎明是夜空中最闪耀的星。

  二十万联盟大军,在不需要的时候,那就是二十万条穷凶极恶的狼啊!

  贵族领主们还好说,剩下的大头兵怎么办?

  他们要是闹起来,比兽人还可怕啊。

  尤其是他们的头狼,那个卡洛斯.巴罗夫,趁着希尔布莱德糜烂的机会,卷了多少好处!

  卡洛斯那些收容流民的安置田政策,在其他人眼里就变成了谋取私利的罪大恶极。

  或者说妨碍他们获利的都是恶敌。

  虽然卡洛斯已经拉一票打一票,尽量不吃独食,但是最为开发最早的土地,希尔布莱德丘陵这块蛋糕实在太可口了,被鲜血浸润的土地该多么的肥沃啊……

  但是这不是全部,只是个由头。

  真正的原因还是联盟的大军。

  洛萨说到底只是个外来者,早晚要回他的艾尔文森林,当他的暴风城太上皇。但是卡洛斯就不一样了,是根正苗红的洛丹伦大陆原住民。

  不能让这样一个家伙获取联盟的大权,否则其他人就没有活路了。

  这里的其他人,指的是利益受损的人。

  所以抹黑卡洛斯,成为了这些人的政治正确。

  但是时机不对,在燃烧平原大胜的风头下,卡洛斯果断的怂了一把,老老实实北上归国了,这些人炮制的洛萨身亡阴谋论也就没了用武之地。

  怎么办?

  那个卡洛斯真的来了,大家就没有活路了!

  既然抹黑不了,那就永远让他闭嘴吧。

  可是他很厉害啊?!

  再厉害,还不是靠着身边人,他那么厉害怎么不去单挑部落兽人,还要军队干嘛?

  好像……有那么点道理啊。

  一路上我们就给他们添堵,但是不动手,等到他们疲惫不堪的时候,大家抽调人手一拥而上……

  靠谱啊!

  就在这么一帮纸上军事家的谋划下,一出如同闹剧的弑君阴谋出炉了。

  距离洛丹伦还有一百公里左右的距离,银松森林的边缘地区,参天巨树已经不多见了,更多的是十多米高的十年二十年生的银松树。

  就在这样一个适合郊游的地方,卡洛斯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敌人。

  “陛下,大概两千人的样子。”

  “没有那么多,不要光靠眼睛看,还要学会用耳朵听。”

  教训了克里斯两句,卡洛斯满足了装逼的欲望。

  实际上哪里是靠耳朵听啊,在树林里,树叶摩挲的声音那么嘈杂,听得见什么啊。真正令卡洛斯做出判断的是长久以来在战场上磨砺出的感觉。

  也就是所谓的第六感,或者称为迷之自信。

  对人大约一千五的样子,恶意十足,杀气欠缺,一帮弱鸡。

  “地形不适合冲锋,下马作战。”

  卡洛斯盘算之后,下达了最后的备战命令。

  然后,在等了快二十分钟之后,对方还在扭扭捏捏的不想发动进攻。

  敌不动,我动。

  卡洛斯放弃了所有的战术优势,一脚踏进敌人提前布置好的陷阱里。

  于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发生了。

  “克里斯,你说这些人是死士吗?”

  “回陛下,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

  “太菜了,判断不出来。”

  “那你说这些人是土匪吗?”

  “不像,不专业。”

  “那你说他们是些什么东西,一千多快两千人啊,就是一千头猪,也得抓上一下午吧!没了,就没了……”

  “陛下说的是。”

  “算了,不留首级了,挖坑埋了,休息一个小时,然后走人。”

  卡洛斯的敌人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等等等等的所有优势,唯独缺少了一点————战斗力。

  可能他们没有关注联盟内部新出版的一本通俗刊物《战争玄学》创刊卷上某篇文章吧。

  战场三大禁句第一句就是:我们楞多。

  距离洛丹伦城还有七十公里,卡洛斯停下了脚步安营扎寨,准备养精蓄锐应对最后一段路程。

  侍卫们一夜小心翼翼,然而一夜风平浪静。

  没有前来接应的官员,没有前来袭击的死士,路过农庄田地,只有收割完后光秃秃的土地。

  有些诡异。

  但是还有什么比得上和兽人的战斗,那些强壮的不像话的家伙能把自己埋在乱石堆里潜伏一天一夜埋伏联盟军队,还有什么更诡异的?

  卡洛斯放开了缰绳,任由马儿奔驰,在暮色降临的时刻,终于赶到了洛丹伦城的外围,高达的城墙阴影已经出现在了地平线之上。

  “陛下,我们走偏了,城门在那个方位。”

  “你带路吧。”

  “遵命,我的陛下。”

  顺着平整的道路,卡洛斯一行赶在天色彻底放黑之前赶到了城门。

  城门外,篝火透凉,城门口,是两个中年男人的身影。

  “父亲……岳父……”

  卡洛斯下马,将缰绳交给克里斯,独自一人走上前去。

  阿历克斯.巴罗夫摄政一个王国多年,积威盛重,但是此刻却跟一个老农夫没有太大区别,用颤颤巍巍的双手抱住了儿子。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父子温存片刻后,泰瑞纳斯说话了。

  “来吧,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跟随着泰瑞纳斯走进城门,步入瓮城,只见老岳父大手一挥,一排军士举起火把,在大路两旁,密密麻麻的十字架上,挂着密密麻麻的尸体。

  “抱歉啊,卡洛斯,在你缺席的情况下,我们刚刚通过了《反联盟战争法》,整肃了一批发国难财的蛀虫。”

  泰瑞纳斯语气温柔的说着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