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81章 该来的总会来

第481章 该来的总会来

  “图拉扬学坏了。”

  卡洛斯刚刚结束对新晋圣骑士的对战教学,放下自己【爱之角斗士】的教官身份,一边享用着冰镇饮品,一边用毛巾擦汗,一边点评着这条令洛丹伦诸国震动的消息。

  黑暗沼泽边缘,兽人位于艾泽拉斯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个要塞,斯通纳德,沉寂许久的大酋长奥格瑞姆率领兽人部落打出一场精彩的伏击歼灭战,联盟一个整编兵团三千六百七十九人阵亡,无一幸还。

  这条消息的到来,为刚刚平静不到一年的洛丹伦大陆带来了滔天巨浪,仿佛一夜之间,人们又想起了兽人的可怕,想起了部落带来的灾难。

  “您是说,图拉扬将军纵容联盟兵败,为了……”

  年轻的埃利戈尔在一旁伺候着自己的导师,并轻声细语的提出自己的疑惑。

  幸福来的实在太突然,放猪娃因为不甘平凡申请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成为一个圣骑士训练生,却奇迹般的被大陆上最大伟的圣骑士卡洛斯.巴罗夫看中,收为侍从学徒,者令埃利戈尔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保持着近乎怯懦的谨慎。

  “不,图拉扬不是那样的人,以后不要怀揣这样的心思去揣摩联盟的英雄。”

  “我很抱歉,导师,只是……”

  “不用解释,身为导师,我有义务向你解释疑难。”

  卡洛斯将擦完汗的毛巾随手扔在一旁,觉得汗收的差不多了,就示意埃利戈尔帮自己把外袍披上。

  又到十月了,凯尔达隆的风已经透着凉意,秋天已经来了,冬天还会遥远吗。

  “是常识,是敢于下判断。部落或许有援兵,但是兽人回不去当年了。”

  卡洛斯示意埃利戈尔跟着自己走到挂着地图的那面墙边去。

  “看,这里是黑暗沼泽,鸟都不拉屎的鬼地方,软泥怪,沼泽潜伏者,鳄鱼,丛林虎,还有遮天蔽日的沼泽植被。图拉扬花了一年的时间也没有打进去,不是因为兽人的抵抗如何的顽强,而是因为黑暗沼泽这鬼地方对人类实在太过艰难。全是烂泥地,骑兵根本没有卵用,重步兵都派不上用场。你觉得光用轻步兵和兽人对阵会怎么样?”

  “一场灾难。”

  “没错,所以图拉扬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干什么?修路,囤积木材、砂石还有火油。这家伙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不是在对付兽人,而是在于大自然作战,他要在黑暗沼泽里烧出一条路,一条通向黑暗之门的路。”

  “但是兽人……”

  埃利戈尔想要反驳卡洛斯,却没有那个胆量,话只说了一半自己就说不下去了。

  “你不得不服气,兽人皮糙肉厚,适应力确实比人类强。黑暗沼泽对我们人类来说是生命禁区,对它们来说只是一块自然环境恶劣的地方。黑暗沼泽那些烂泥塘里的鳄鱼,肉是臭的,我们人类根本难以下咽,兽人却可以当成口粮。”

  “所以导师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什么?”

  “抱歉,我不知道。”

  “我的意思是图拉扬夸大了兽人的威胁。我的意思是兽人根本没有能力卷土重来。”

  卡洛斯注视着自己的学徒,等待着他从沉思中醒过味来。

  “但是,导师,您不是一直警告我们,斩草不除根,兽人一定会卷土重来的吗?”

  埃利戈尔紧皱着眉头说道。

  “……”

  卡洛斯用一种崽儿,阿爸很失望的眼光看着埃利戈尔。

  “抱歉,导师,我……”

  “如果不关闭黑暗之门,兽人一定会卷土重来,并将更加强大,我至今这么认为。但是你告诉我,一年的时间,失去了所有战略重点的兽人拿什么卷土重来。当初暴风王国利用黑暗沼泽挡了兽人三年半,现在兽人利用黑暗沼泽挡了图拉扬,挡了我们联盟精锐整整一年。凭什么?”

  “嗯……”

  埃利戈尔再次陷入沉思,他有点懂了,却还没有想清楚。

  “图拉扬在用真话骗人。”

  “哈!?”

  “兽人应该是来了增援,不然哪怕是奥格瑞姆也没有能力在那样的困境下挣扎。但是在德拉诺,兽人应该还没有处理完麻烦,失势的奥格瑞姆也要不来多少增援。兽人部落哪怕卷土重来,大酋长也不会是奥格瑞姆。所以当图拉扬报告说在战场上再次见到奥格瑞姆,我便判断兽人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军事是政治的延续,抱歉,导师,我忘记了您的教诲。”

  “第二,正是那场完美的歼灭战,让我看清了部落的真实情况。”

  “请导师赐教。”

  “哪怕是一个专门为沼泽作战而训练的整编军团,哪怕兽人全歼了他们不留一个活口。哪怕部落掩盖了所有的战斗痕迹,我还是想问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

  卡洛斯突然有点上火,老子是圣骑士,是国王,不是说相声的,不需要捧哏。

  算了算了,压住火,压住火。

  “你说为什么。”

  面对卡洛斯的提问,埃利戈尔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

  “兽人为什么要掩盖战斗的真相!”

  强忍着打人的冲动,卡洛斯觉得埃利戈尔说的也不算错,只是少了那一份灵性。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如果兽人真的得到强援,为什么不利用歼灭了一整个人类兵团的机会继续做点什么,比如……摧毁图拉扬的物资仓库,比如冲破联盟设置的封锁线,又比如围点打援。”

  “是啊,这是为什么呢?”

  埃利戈尔又陷入了思考当中。

  卡洛斯深呼吸两口,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未来的黎明使者就这点悟性?

  “因为它们根本无能为力。仗打到这个份上,阴谋什么的已经不好用了,不消灭图拉扬和联盟留在南边的那两万人,一切都是空谈。不打破联盟在燃烧沼泽设置的封锁线,兽人部落哪怕卷土重来也只能在黑暗沼泽吃泥巴。”

  “所以!兽人看似强悍的反击,实际上暴露了他们的虚弱!”

  埃利戈尔觉得自己明白了。

  “……没错,有机会,带你上战场见识见识吧,光靠看书练习,是没有用的。”

  卡洛斯突然觉得自己不适合当导师,总是压抑想打人的冲动,会憋出心理疾病的。

  因为有种预感,所以卡洛斯连续数日夜宿嘉丽雅的房间,甚至连日常锻炼的时间都减少了。

  结果一周之后,老子老岳父的特使就站在了卡洛斯面前,恭敬的递上了一封烫金的聘书。

  当兽人卷土重来的时候,人们终于因为恐惧而想起了曾经的英雄。

  再一次,七国主宰将汇聚洛丹伦城,这一次,卡洛斯将以联盟元帅的身份出席。

  图拉扬的算计,成功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