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82章 该走的留不住

第482章 该走的留不住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莱昂纳多吗?

  那个被兽认从德拉诺带到艾泽拉斯的德莱尼珠宝匠。

  这个中年德莱尼男人为艾泽拉斯带来的最大贡献不是数十件充满异域风情的珠宝首饰,不是教会了奥特兰克的国王基本的德莱尼语言,而是用事实证明了……

  艾泽拉斯没有生殖隔离。

  “不不不不不,卡洛斯陛下,我很好,过的很好,手艺人靠手艺吃饭,感谢您对我的帮助,我现在有自己的妻子女儿,如果您能通知先知维纶不要再为我担心那么感激不尽,当向导回德拉诺?我就不给联盟的诸位添麻烦了。”

  卡洛斯看着莱昂纳多额头的骨板,看着一旁战战兢兢的女人,看着一脸天真的混血小蹄妹,拍了拍珠宝匠的肩膀。

  你高兴就好。

  短暂的准备过后,卡洛斯离开了凯尔达隆,绕路去了一趟奥特兰克城与父母见面,顺便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妹妹,接着开了个party招待了下国内的贵族领主们,再视察了新建的铸铁厂炼钢厂之后,对国家铸造局提出新的生产要求,接着到塔伦米尔检查秋收进度,还抽空去南海镇吃了几顿鳕鱼,才慢悠悠的北上洛丹伦城。

  抱歉,迟到是国王的特权。

  卡洛斯用这样毫不遮掩的敷衍态度告诉了所有等待他的人。

  当初是你们要我滚开,我滚了。

  现在你们要我滚回来,诚意拿出来。

  某种意义上,人是真的贱。

  当初逼迫卡洛斯放弃联盟军权的家伙们,终于想起了在洛萨死后,还有个叫卡洛斯的家伙拥有统帅大军的经验。

  是的,和卡洛斯过往的战绩无关,而是将联盟老兵分割完毕之后,大家才发现领兵真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超过十五万的南征将士以及洛丹伦十万预备役的复原工作持续到如今也没有完成。一方面,百战老兵是珍贵的资源,被疯抢,另一方面,在洛丹伦大陆这地广人稀的地儿,荒野里鬼知道还藏着多少兽人,就算没有兽人,豺狼人野猪人鱼人也是多多的,各地的领主不仅没有放任这些老兵回家种地,反而不断的便练新军,新一轮的人类大拓荒已经可以初见端倪。

  卡洛斯这些年的努力,带来的直接成果之一,就是人类在这场战争中少死了大约一百万人。

  也正是因为多出这一百万人口,吉尔尼斯暂时还没有放弃银松森林的领地,希尔布莱德丘陵的种植业恢复了几分元气。

  也正是因为联盟的元气得以保存,所以大家面临新的问题冗兵。

  图拉扬要支援,泰瑞纳斯可以很轻易的抽调出至少十个兵团给他。

  但是有统帅经验的将领几乎都是洛萨身边的老人,是铁马兄弟会的骨干。

  除去卡洛斯,一时间似乎似乎在联盟内部再也找不出指挥过十万规模战役的元帅了。

  感动啊,卡洛斯听到这些说辞的时候,差点感动的哭了。

  你们当我是傻【哔】吗?

  真实的情况是,诸国内部,王权与大贵族大领主之间的斗争,开始白热化了。

  当兽人的威胁如果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之时,活命是大家的最高需求。

  而洛萨生前的承诺与他恰到好处的死亡,造就了一批野心家的觉醒。

  阿基巴德.格雷迈恩,吉尔尼斯现任国王吉恩.格雷迈恩的父亲,也是将孤立主义这一政策贯彻了一生的王者。

  在阿基巴德.格雷迈恩执政期间,为了吉尔尼斯的繁荣与强盛,这位国王强干弱枝的举措造成了吉尔尼斯内部潜在的分裂。与吉尔尼斯城的繁荣形成鲜明对比的正是东部领地的积弱。而兽人的进攻摧毁了吉恩登基以来开发银松森林以南领地的所有努力。

  现在,吉尔尼斯国内,吉尔尼斯城与东部领主的矛盾,是否继续投资银松森林拓荒的争论,已经令吉恩.格雷迈恩一个头两个大。

  而激流堡,索拉斯.托尔贝恩没有儿子,连私生子都没有的事实,已经成为了明眼人眼中的定时炸弹。虽然达纳斯.托尔贝恩在战争中获得了很高的人望,但是长期离开激流堡,令他的其他表兄弟多了很多想法。

  奥特兰克在卡洛斯的鼓捣下,反而是退兵还农干的最彻底的一个国家,安哈多尔的开发成果喜人,但是希尔布莱德的领地依然是一坨臭狗屎,吃不下又舍不得甩掉,心烦。

  原本拿到梦寐以求的布瑞尔之后,泰瑞纳斯以为自己可以舒一口气,可是洛丹伦内部也从来不是铁桶一个。斯坦索姆以及达隆郡的刁民们借口兽人余毒,各种偷税漏税,壁炉谷的领主们要求战争补偿,洛丹伦城的百姓要求更好的生活……

  联盟从来就没有安稳过。

  什么卡洛斯不出联盟苍生何,说白了,就是兽人回来了,大家凑钱吧。

  庸俗……

  这几年的战争打下来,洛丹伦的子民们都知道了兽人的可怕,知道了部落的强势。但是这么牛逼的兽人部落也被我们的联盟将士锤爆了。

  那还怕个蛋啊。

  所以当图拉扬的血书传来时,大家紧张之余,却也没有了当初兽人渡海而来时的紧张。

  必须支援图拉扬,关闭黑暗之门,一劳永逸的解决兽人这个大麻烦。

  这是大家的共识。

  但是真的落到实处,开始谈钱,没有了灭顶之灾的恐惧感后,丑人开始多作怪了。

  奎尔萨拉斯的代表表示高等精灵的海军可以为联盟运送物资,法师顾问团也不会撤回,至于兵,免谈,银月城至今还有四个军团在南边,高等精灵的诚意够大了。

  达拉然也是这么个意思,要么出人,要么出钱,又出人又出钱你当我们肯瑞托的身家是大风吹来的吗?

  库尔提拉斯的老大戴林.普罗德摩尔还在海上飘着,坐在谈判桌前的代表除了微笑和喝茶,其他的什么都不会。

  所以卡洛斯看明白行情之后,直接私下和老岳父交谈。

  “这些都是假象,真正的矛盾是暴风城。天知道暴风城的子民是怎么从兽人的追捕中活下来这么多。抱歉,我不该用这样的语气谈论那些多灾多难的同胞。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大家有些忌惮了。别忘了,虽然洛萨死了,瓦里安还活着,暴风王国的子民还有自己的国王。”

  泰瑞纳斯的一席话,令卡洛斯感到难受。

  他听明白了,洛丹伦的人民可以为了抗击兽人而出钱出力,因为这是为了自己。

  现在虽然做的是同一件事,但是出钱出力的人觉得自己是在割肉卖血养活暴风城。

  这就不乐意了。

  “那些蠢货就没有想过,没有了暴风城的抵抗,兽人是如何一路北上势如破竹吗?何况现在暴风王国还没有复国!”

  卡洛斯气急而笑,这不是见不得人好嘛。

  “他们能想那么远,就不是蠢货咯。”

  泰瑞纳斯对于这些事情早就见怪不怪,带着温和的笑容拍了拍卡洛斯的胸脯……他原本是想拍肩膀的,但是气愤中的卡洛斯挺直了腰杆,泰瑞纳斯够不着。

  “所以我需要你的配合,别让图拉扬等太久,迟则生变。”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