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86章 克罗米摧毁停车场

第486章 克罗米摧毁停车场

  时间流是什么?

  是一个谎言。

  克罗米从不认为自己在力量上比其他青铜龙更强大,括弧,物理。

  相比暗夜精灵,巨魔或者牛头人,巨龙确实是强大的。

  但是作为参加过三千年前流沙之战的青铜龙,克罗米知道筋肉之路永无极限,与各种非龙的造物相比,比拼蛮力总有落败那一天。

  作为艾泽拉斯的守护者,巨龙军团的落败意味着世界的毁灭。

  所以克罗米能够接受挫折,却不能接受失败。

  如何才能不败?

  拥有比敌人更强大的力量。

  那些又要如何才能获得这样的力量呢?

  学习。知识就是力量,学习令我快乐。

  克罗米与其他青铜龙不同的一点,就是它已经发现了关于时间流的谎言。

  不是时空之穴流沙之鳞忽悠不同世界线时间线的勇者为青铜龙擦屁股那种谎言,而是连青铜龙本身都相信的谎言----时间不可改变。

  艾泽拉斯大结界是真实存在的。

  这个依托翡翠梦境而存在的巨大魔法立场将艾泽拉斯区别于其他泰坦改造过的星球。

  克罗米不知道这个结界的真实作用是什么,但是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所谓的多元宇宙,所谓的打破次元壁,只对艾泽拉斯有效。

  这就意味着一但离开艾泽拉斯,或者说能够离开艾泽拉斯的克罗米,有且只有一个。

  原本以为是毫无意义的分支世界,想着修正不了干脆湮灭算了。

  但是每当克罗米试图预知这个世界线的未来,在毁灭的终末时,总有那么一丝的不协调。

  变数……

  一次两次可以当做自己手艺回潮,三次四次可以认为时之沙过期,五次六次可以理解为自己没有睡醒,次次如此,那就有说法了。

  果然自己从不做无用功,无法从死亡记忆中得到最关键的碎片,克罗米青铜龙的天赋失效了,她不知道是什么造成了这条世界线的特殊,也不知道这份特殊有什么价值,可以令二百多个自己集体自杀。

  血祭出橙装吗?

  但是作为业务熟练的青铜龙,理性思维是最基本的操作,克罗米捋了捋思绪,不难用排除法得出答案:卡洛斯.巴罗夫。

  变数就在这个人类身上。

  而这个人类现在正在筹划一次针对兽人的战争。

  说实话,克罗米很欣赏凡人种族为了生存而奋斗的意志。

  但是短生种就是短生种,慷慨激昂的背后,是爽一把就走的不负责任,是一种自我满足的陶醉。

  放兽人进艾泽拉斯,已经是最不坏的选择了。

  这里存在一个时间悖论,克罗米也无法解释,那就是先有了布洛克斯.萨鲁法尔在上古之战的大放异彩,最终以凡人之身触碰了萨格拉斯的事迹,才有了燃烧军团对于兽人这个种族的关注,最后才有了基尔加丹布局德拉诺,引到了兽人入侵这个事实。

  因果的错乱,克罗米曾经询问过诺滋多姆,而伟大的青铜龙之王只是让克罗米多想多看。

  好吧,大佬都不担心,自己担心个什么劲,克罗米不是钻牛角尖的死脑经,工作那么繁忙,世界上未解之谜那么多,何必为难自己。

  对凡人说的话就跟放P没有区别,什么每一条时间流的终结都意味着世界的毁灭,青铜龙主王动终结的时间流多了去了,当一条世界线危急整个艾泽拉斯的稳定时,毁灭它是最好的办法。

  因为艾泽拉斯大结界的存在,生活对于青铜龙来说变得像个游戏,拥有读档重来的机会,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游戏只有一条命,死了就真的死了。

  如果你没有我克罗米这样分身无数的能力。

  嗯,和贴切的形容,这个游戏的名字应该叫《一条命:后悔药》。

  反复的调查,反复的验证,一年的时间,克罗米预演了这个世界的走向。

  少数的兽人被洗脑奴役,加入了联盟,更多战败的兽人惨遭屠杀,格罗姆.地狱咆哮率领剩余的族人大杀特杀,部落在麦迪文的祸祸下依然成立。

  更多的仇恨,更大的争端,卡洛斯.巴罗夫成功阻止了燃烧军团在未来五十年内入侵艾泽拉斯的计划,但是失去了亡灵天灾,上古之神卷土重来之时,整个艾泽拉斯的伤亡更加惨痛。然后,伤痕累累的艾泽拉斯再也无力阻挡燃烧军团永无止境的渗透,为了对抗燃烧军团,苟延残喘的上古之神引爆了艾泽拉斯的星核。

  GG!

  一波操作猛如狗,奈何全是猪队友。

  毫无亮点的世界线,还不如吉安娜当污妖王苟的久。

  青铜龙的预言法术,那是有天赋加成的专家级预言法术。

  如果没有外力干涉,是必然发生的未来。

  理应如此。

  但是克罗米在对这条世界线进行预言观察时,总会有一种违和感,本能的感觉到预言结果有错误,有纰漏。

  思来想去,只可能是这个卡洛斯.巴罗夫在穿越黑暗之门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且这孙子特别能忍,一直没有启动这个伏笔。

  那么事情就简单了。

  要么阻挠干涉卡洛斯.巴罗夫穿越黑暗之门前往德拉诺。要么跟着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轻松愉快,毫无难度。另一个要冒着死亡的风险。

  嗯,该怎么选呢怎么选。

  克罗米纠结了不到三秒钟就做出了决定。

  还用想吗?

  搞事!搞事!搞事!

  我克罗米是怕死的人,不对,龙吗!!!

  说干就干,先去武力威吓奥妮克希亚,延缓她渗透人类社会的计划,再去给奈法利安递个小纸条,让小哥知道红龙阿姨注视着你,接着去考达拉搞下破坏,令玛里苟斯没空分心。处理完有可能坏事的巨龙军团之后,屏蔽掉时沙之鳞对这个异常时间流的关注。

  克罗米悄悄混进南下的远征军,准备好了瓜子小板凳,打算做个安静的美少女好好看戏。

  这时候,已经是春天。

  洛丹伦最后也是最激烈的争论————关于瓦里安是否随军返回艾尔文的争论,也已经尘埃落定。

  泰瑞纳斯终究还是把瓦里安留在了身边。

  这让一众有想法的贵族有些失望,却也让另一些有想法的领主满意。

  而已经动身的卡洛斯,对于这些龌蹉肮脏的斗争不感兴趣。

  他将全部的心思放在了怎么阻止奥格瑞姆炸毁黑暗之门上。

  战争什么时候开始,兽人说了算。

  战争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

  卡洛斯.巴罗夫时隔一年多,再次进入战争状态。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