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95章 四月间葡萄架哟上开

第495章 四月间葡萄架哟上开

  卡洛斯不经意间,又改变了艾泽拉斯的战争。

  过往几万年,算上泰坦揍元素揍古神那几场约架,发生在艾泽拉斯星球上的战争,基本套路还是运营,暴兵,F2A那一套,说白了就是左键框选右键Rua~~~~~

  泰坦和守护巨龙这么玩,是看不起对手,凭本事爆的兵,为什么要和敌人讲。

  而暗夜精灵和巨魔,那是凭本事下的崽儿,我们就是人多,我们就是比你强。

  到了高等精灵和人类这一块,虽然没有前面那几位的豪气,战争的胜负依然是由战斗力、士气等传统因素决定。

  所谓的战术也无非是用各种方法手段找一个Rua~~~~一波的机会。

  所以在人类世界,士兵就是士兵,农夫就是农夫,士兵负责砍人,农夫负责砍树。

  卡洛斯在黑暗沼泽的攻略过程中,打破了这一约定俗成的传统。

  第一次,联盟的士兵们接受了正规的土工作业培训。

  每一个矮人都是天生的土工作业大师,掘地求生是他们刻在骨子里烙在灵魂上的种族天赋。但是矮人的数量不够,赶不上卡洛斯战争时刻表,所以人类士兵只能一边抡着剑,一边挥舞锄头。

  黑暗沼泽的范围实在太大了,哪怕是十万猛男,在面对浩瀚无垠的黑暗沼泽时,也显得那么的渺小无力。

  没错,原本用来形容星空与大海的浩瀚无垠用来表述黑暗沼泽也没错。

  是真的大。

  两个月的时间,卡洛斯带着联盟向前推进了五十公里,改造扩建道路超过三百公里,将前线阵地挖到了斯通纳德外围不足五公里的地方。

  兽人的应对也没有超出联盟的预计,大量的兵力囤积斯通纳德,战争的态势进一步的升级。但是奥格瑞姆的耐心超出了卡洛斯的预计,兽人的战争智慧更是超出了人类的估算。

  在面对人类炮火的狂吼乱炸时,在面对前所未见的钢坦克时,兽人做出了最正确或者说最无力的应对。

  比烂。

  兽人的苦工主动外出松土,将斯通纳德面向联盟阵地的方向全部变成了烂泥沼。

  我出不去,你也别想过来。

  大片大片的沼泽植物被烧毁,地下腐败多年的残骸被翻出,在联盟与部落的对抗前线,恶臭成为了支配所有生命的味道。

  士兵们叫苦不迭,将军们却松了口气。

  计划还算顺利。

  侏儒飞行员们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终于测定了黑暗之门的方位坐标,工程部队已经在另外的方向开始了施工作业,根据矮人和侏儒的工程大师们的预案评估,在没有兽人干扰的情况下,只用四个月就能开辟一条突袭黑暗之门的通道。

  这很好。

  没有将领对卡洛斯的异想天开提出质疑。

  四个月的时间,联盟等得起。

  因为换谁来,都没有自信说一定能够在黑暗沼泽战胜兽人,更别提给出期限。

  所以当卡洛斯提出这么个看起来还像回事的战争方案后,大家都觉得还不错。

  哪怕图拉扬也是如此。

  图拉扬的火油计划,囤了一年多的油料,也没有绝对的信心烧掉斯通纳德,与之相比,卡洛斯的计划看起来靠谱的多。

  那么就干吧。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底层士兵挖挖挖,上级军官喊喊喊,高级将领算算算。

  卡洛斯成功的将一场血腥的战争变成了一场说干就干的搬砖。

  为了应对联盟杀人不见血的刀……铲,部落只能紧跟步伐加入舞铲阶级。

  但是失去了大片的有效控制区域后,部落兽人在物资上的匮乏就显得更加致命。

  人类可以从艾尔文森林获取数之不尽的木柴,可以从群山与溪谷中获得河沙与石料,可以从整个东部王国筹集物资。

  反观兽人,要什么没什么,甚至连大小合适的石料都难搞到,更别提适用的木柴。

  在这场靠脑补推演发展的军备竞赛中,奥格瑞姆一个头两个大。

  联盟为什么不大局进攻,成为了部落大酋长最疑惑的问题。

  如果自己是联盟统帅,斯通纳德已经是一片焦土了。

  产生疑问,就要去发现并解决问题。

  兽人用无数侦察兵的牺牲换来了重要的情报。

  那些不要脸的人类布置了口袋阵,准备阴我们。

  这一条信息带给了奥格瑞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或许能够坚持下去。

  联盟觉得他们优势很大,想要用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明明A上去就赢了,偏偏要把我们包个圆。

  这就可以操作了。

  夜以继日的,联盟逢山开路遇河搭桥,向着黑暗之门修建道路。

  日以继夜的,部落不断派遣苦工修缮老萨满用性命沟通的隧道。

  在命运的戏谑下,联盟和部落选择了同样的手段。

  但是在克罗米眼中,这场闹剧一般的战争却比之前兽人与人类的所有战争都更加惨烈。

  奥格瑞姆依靠那条隧道,不断的将驻守黑暗之门的兵力向前线输送,卡洛斯距离凿通群山深入沼泽的距离也不远了。

  当双方都觉得优势足够大的时候。

  卡洛斯会用一次声势浩大的进攻掩饰自己对黑暗之门的突袭。

  而奥格瑞姆会用远比联盟预计中多得多的兵力进行一场绝地反击。

  不管胜负如何,这都是一场惨烈的厮杀。

  不管联盟是否拿下黑暗之门,斯通纳德都将变成一处绞肉机。

  顶住了,兽人归路断绝,只能束手就缚或者逃亡荒野。

  顶不住,冲破了封锁的兽人将把刚刚开始恢复元气的艾尔文再次变成一片焦土。

  被荣耀、使命、责任,或者说欲望说束缚的战争双方,眼中已经没有后果,只有敌人。

  但是站在旁观者的立场,克罗米的内心只有一声叹息。

  归根结底还是在争夺生存的权利。

  以技术员的身份混入联盟内部,克罗米用最近的距离观察着卡洛斯的所作所为,对于是否要提点他兽人拥有伏笔产生了疑虑。

  虽然守护巨龙的态度是中立的,但是巨龙本身是具有倾向性的。

  红龙目空一切,绿龙偏爱暗夜精灵,克罗米对侏儒情有独钟。

  一但卡洛斯的战略出现偏差,最坏的结果就是联盟夺取了黑暗之门,而部落冲出斯通纳德一路向北,那些人类为了运送物资而修建的道路将成为兽人的生命通道,局势将糜烂到不可估量的地步。

  那些被切断了后路的兽人为了生存什么都干得出来。

  但是长久以来的职业操守和专业素养令克罗米选择了中立。

  什么都不做。

  观察者就要有观察者的立场。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