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00章 Dog Day’s

第500章 Dog Day’s

  机缘,也被称之为孽缘。

  机缘巧合之下,是宿命的孽债纠缠。

  卡洛斯在短暂的休息后,挑选了一个半军团大约四千四百名体力与意志力尚佳的士兵,沿着兽人故有的交通路线,准备跨越山口偷袭斯通纳德,而剩下的疲兵大队,一边防备着黑暗之门,一边做整修。

  在卡德加或者说达拉然的法师们对黑暗之门进行研究之前,卡洛斯不想玩蛇,搞什么德拉诺一日游,万一两个世界空气成分不同,一口气吸死自己,怕不是要成为青史留名的千古帝王哟。

  所以,奇袭黑暗之门后,留下防守的,是一万多名战斗力如同山体滑坡一般的老战之师。

  而奥格瑞姆派去夺回黑暗之门的兽人,没有选择故有的道路。

  因为太远了。

  在火刃氏族的带领下,兽人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穿过了黑暗逼仄的地下通道,提前了两天时间抵达了黑暗之门外围。

  两只战力尚存的部队完美的错开了行进路线。

  换家乐,乐换家。

  卡洛斯在成功偷袭了兽人驻守的黑暗之门后,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可惜,这一次,天命在联盟这边。

  之前的奇袭作战,堪称人类战争史上的壮举,士兵们跨越了意志与体能的双重考验,接受了饥饿与寒冷的交叠磨难,才换来了黑暗之门的掌控权。

  这是意志力的胜利,是精神的胜利。

  但是不管是意志力还是精神,不会总是胜利,在战后,超过三成的联盟士兵脱力病倒,哪怕有圣骑士们实战圣光法术帮助治愈,大规模非战斗减员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不是如此,卡洛斯根本不会留下这么多人守卫黑暗之门。

  火刃剑圣们的行动已经足够迅速了。

  但是斯通纳德与黑暗之门间的距离就是有那么远,当兽人做好准备的时候,联盟军队也已经开始恢复元气。

  更何况,战后总结是联盟的优良传统,在侏儒工匠们的巧手下,黑暗之门外围已经布置了一圈简易地雷,这些劣质地雷杀伤力是个笑话,唯一的优点就是声响够大。

  在失去了隐蔽性后,兽人只能选择强攻。

  于是卡洛斯终于有机会说出那句经典台词。

  “是什么给了你勇气直面我的怒火!”

  在这个雨夜,同样被饥饿和寒冷折磨着的兽人向着黑暗之门发起了死亡冲锋。

  在这个雨夜,恐惧与愤怒并存的联盟士兵架好盾牌高举利刃等待着兽人上前。

  在这个雨夜,火刃氏族最后的剑圣们燃烧着生命上演着一场风暴与剑刃的舞蹈演出。

  在这个雨夜,圣骑士们用圣光点亮了漆黑的夜晚与雷霆一起编制出震慑人心的璀璨。

  卡洛斯站在通往黑暗之门的最后一级平台上,看着脚下征战不休的场景,眼眸平静如水。

  简单的算术题。

  如果部落真的放弃了正面战场,全线撤退,那么此刻围攻黑暗之门的就不止这么点人,远处的黑暗沼泽也不会如此平静。

  如果兽人没有放弃对胜利的渴望,那么眼下这些兽人不过是以及之道还施彼身的小股部队。

  起了这次奇袭,我准备了三个月有余,你们兽人何德何能,想把我拉到你们的档次?

  论经验,我卡洛斯.巴罗夫比你们丰富不知道哪里去了!

  当奇袭失去了一个奇字,兽人就已经输了一半。

  只不过回家的路就在前方,黑暗之门所散发的幽邃荧光如同黑夜中的火把吸引着兽人飞蛾扑火罢了。

  联盟士兵在休整之余,修复的鹿角拒马一类的防御工事,此刻起到了大用处。

  虽然人类士兵不在状态,兽人的战士也好不到哪里去。

  联盟与部落在近四年的战争当中,双方都不断的在学习成长,磨砺各自的战争技艺。

  唯独今天的这场战斗,仿佛将时代倒拨了几百年。

  大队的兽人被更大队的人类拖住,被黑暗沼泽折磨的疲惫不堪的两家士兵都仿佛失去了一招毙敌的能力,黑暗中,昏暗的火把映照下,喊杀声震天,却不见尸横遍野。

  火刃氏族的剑圣们一马当先,用手中的利刃破开联盟军士们的阵列,朝着黑暗之门突进,而卡洛斯手下最后的精锐,他的近卫兵团,以及加上他自己,总计一百零一名圣骑士,则站在通往黑暗之门的必经之路上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战争的输赢,仿佛已经和普通士兵无关,不管联盟还是部落,双方的士气都低迷到一个夸张的地步,支撑他们战斗下去的理由,不过是期待着“英雄”们创造奇迹。

  哪怕有了预警,从黑暗中冲出的兽人依然刺激着联盟士兵身心俱疲的躯体。

  而奇袭的失败,在这场强攻作战中,面对数量远超己方的人类,兽人们同样感到绝望。

  一场万人规模的大战,胜负仅仅掌握在不到一千人手里。

  到底是剑圣们能够杀破敌阵,还是卡洛斯能够守住黑暗之门。

  最后的战斗,开始了。

  能够追随剑圣冲杀到黑暗之门前的兽人,数量并不多,甚至还没有火刃氏族的剑圣数量多,但是就这两百来号兽人,却拥有着千军万马一般的威势,每个人都仿佛拥有着我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的气概。

  可是他们面对的是卡洛斯,是圣骑士,是一位以武力见长的国王的亲卫队,是四百一十七名从漫长战争中活下来的老兵。

  曾经,卡洛斯的亲卫队人数多达千人,但是如同血肉磨坊一样的战场消磨了这些士兵的生命,到现在为止,这支隶属于近卫军团的亲卫队,名额只剩下三百一十八人。

  圣骑士不怕死,作为国王的亲卫,这些士兵的职责就是替国王去死。

  当联盟与部落最强硬的两股力量碰撞到一起,剩下的只有火花飞溅。

  明明退一步,就能活命,侍卫们宁愿被击穿盔甲也要用胸膛卡组兽人的武器,让战友一刀了断了眼前面目可憎的兽人。

  明明抛开队友就能逃命,剑圣们用生命捍卫者这个属于兽人的最高荣耀,用行动证明了什么叫不胜利毋宁死。

  一场不足千人的战斗,惨烈程度更甚不远处的万人大混操。

  剑风起旋,是死亡之舞,圣光闪耀,是荣耀之处。

  卡洛斯的双眼已经充盈着力量,洞破黑暗感受着战斗的热忱。

  “你们守在此处,不要让宵小进出。”

  卡洛斯对护卫在自己四周的侍卫下达了命令之后,离开黑暗之门,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阶。

  每一个战死的侍卫,他都能叫出名字,每一个出现在眼前的兽人剑圣,都觉得眼熟。

  卡洛斯突然不羡慕远方的图拉扬了。

  今夜这一战,注定会是一场传奇的落幕。

  而新的传奇,注定会在这一日被世人铭记。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