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30章 血祭血神♂颅献王座

第530章 血祭血神♂颅献王座

  “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但是我可以换个角度给你一些启示。知识就是力量。”

  面对星界法师麦迪文还不进行交流探讨,是会被雷劈的。

  所以卡洛斯问出了自己当前最困惑的问题力量的本质是什么。

  不是看过几本骑士小说或者上辈子的修仙流口胡派的装逼,卡洛斯切切实实的遇到了瓶颈,触摸到了玻璃天花板。

  力量的本质是什么,不解决这个困惑,奥特兰克的骑士王永远只能是一个凡王,一只棋盘上的大蚂蚁。

  卡洛斯感觉自己就是传说中那只玻璃瓶里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就是找不到出路。

  仔细剖析自己,卡洛斯很清楚自己手中的“力量”。

  长久以来坚持不懈锻炼下的强悍身躯,千锤百炼生死搏杀下成就的高超武艺,前后五十多年累计形成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圣光之力。

  这辈子卡洛斯非常的努力,以至于三十岁之前就站在了人类的武力巅峰。

  凭良心说,在这个时代,卡洛斯已经是洛丹伦单挑第一人,哪怕曾经的老师赛丹.达索汉也已经无法在技艺上压制住曾经的学生,更加年轻强壮的身体,卡洛斯有信心三招之内斩杀赛丹.达索汉。

  乌瑟尔?

  虽然在圣光的存储量上卡洛斯自认不如乌瑟尔,不过在圣光的使用技巧上,卡洛斯不是针对谁,白银之手的诸位都是辣鸡。

  至少卡洛斯在考虑与纳鲁探讨人生的时候,其他的初代圣骑士甚至还没有谁能够完全复刻卡洛斯的招式。

  差距太大了,卡洛斯甚至无法靠与他们的交流获得灵感。

  差距太大了,如此牛逼的人王卡洛斯依然被超凡生物压的喘不过气。

  比如克罗米,平心而论,卡洛斯清楚自己根本不是全盛状态克罗米的对手。

  更别提几大龙王,更惶恐阿克蒙德。

  仪祭场一战,与其说卡洛斯战胜了阿克蒙德,不如说是卡洛斯从阿克蒙德手中逃脱。

  要清楚,阿克蒙德隔着一道虚空裂隙威压德拉诺,中间是几十上百亿光年的物理距离,是成千上万年的时间跨度,是隔着几个维度的差别。

  用直白点的形容,阿克蒙德是沿着网线揍了卡洛斯一顿,中间还顺手修好了老是断线的路由器。

  超凡大佬,恐怖如斯。

  想要作威作福当个土财主,卡洛斯已经可以安然享受下半生了。

  但是想要追求点什么,卡洛斯就必须突破那层桎梏。

  这也是卡洛斯前往德拉诺的一个出发点。

  被维纶那个老好人形象迷惑的人不会注意到,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几千岁的老怪物,是一个封印了自己暗影之力的前最强术士,是一个真正的强者。

  而这样的强者选择了圣光之路,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维纶再牛逼,纳鲁再IMBA,麦迪文也不差。

  眼前这个麦迪文可不是在艾泽拉斯被捅得死去活来那个傀儡。

  眼前的星界法师已经是那个多元宇宙横行无忌的老流氓!

  说人话,就是麦迪文已经重新恢复了自己的力量并且比以往更牛逼。

  “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你不会陌生,达拉然的法师经常念叨。但是我不是要告诉你一些老生常谈的调调,而是要告诉这句话背后隐藏的含义。”

  麦迪文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停顿了片刻,然后接着说。

  “知识就是力量,但力量并不是知识本身。死读书一无是处,没有使用者本身的强悍实力,知识同样一无是处。”

  麦迪文再次停顿,观察卡洛斯的同时也给予他思考的时间。

  “没有圣光,你掌握的圣光使用方法有用吗?”

  “没有。”

  “你能否认你掌握的那些圣光使用方法是知识吗?”

  “不能。”

  “所以你选择的道路没有错啊!纳鲁,纳鲁就是你前进的方向。”

  “可是……”

  “但是你还是错了。”

  “啊?”

  “你需要的不是纳鲁的知识,而是纳鲁本身。”

  振聋发聩,响鼓不用重锤,卡洛斯明白了麦迪文的意思,自己之前陷入了思维的误区。

  纳鲁作为终极的圣光生物,强悍的不是它们对于圣光的感悟,对于圣光的亲和,而是它们本身就是圣光。

  它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提示,为其他的圣光使用者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您……”

  卡洛斯用颤抖的语气问道。

  “没错,我早已经不是纯粹的人类,不是是长久以来的习惯,所以维持着人类的外型。”

  聪明人之间的谈话,长者对于后背的指导,卡洛斯在得到明确的答复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卡洛斯实际上早就对答案有了潜意识层面的认知,却不愿意去深入思考,而麦迪文戳穿了这个美好的肥皂泡。

  那就是对于“人”的认知。

  卡洛斯在内心深处,对“非人”是恐惧的。

  艾泽拉斯的泰坦遗物不要太多,什么雷电之心上古之血,甚至起源熔炉,想要获取“力量”,真的不难。

  但是走捷径依靠外物,我还是我吗?

  到时候主宰意志的就是是我的“力量”还是我的“思维”?

  然而绕了一圈,麦迪文三言两语间戳破了这个被卡洛斯刻意回避的问题。

  “看得出来,你是个爱国者,并且为了艾泽拉斯的未来在殊死奋斗。所以我不介意给予你我能力范围内的最大帮助。”

  麦迪文端起酒杯起身离开主座,走到靠近卡洛斯的座位坐下,探头低声细语的继续说道。

  “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危险,艾泽拉斯面临无穷的威胁,燃烧军团亡我之心不死,上古之神死而不僵阴谋不断。然而我有心杀敌无力回天,在卡拉赞留下几个分身已经是我所能办到的极限。”

  卡洛斯下意识的与麦迪文碰了碰杯,小酌一口。

  “但是天不亡我艾泽拉斯,艾露恩把你送到了我的面前。”

  卡洛斯抬起头,用看神棍的眼神盯着麦迪文。

  对不起,忘记了,你本来就是个神棍。

  “我有个想法,你要不要听一听?”

  麦迪文轻声细语的蛊惑道。

  “能为我安排一张床吗,我太累了。”

  卡洛斯笑的很天真。

  这TMD  “和你听说过安利吗”有啥区别,我信了你的邪。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