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48章 千奇百怪的漫长旅行(2)

第548章 千奇百怪的漫长旅行(2)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半神亦是如此。

  塞纳留斯漫步于翡翠梦境,感受到内心异样的波动,于是一路小跑向着感觉中怪异发生的方面。

  然后,他看到了母亲的身影。

  “妈妈!”

  猛地起步,却戛然而止,塞纳留斯心情复杂。

  多少年了,已经多少年没有见到过艾露恩的身影了。

  是真实的喜悦还是敌人恶毒的诡计?

  塞纳留斯不知道。

  所以他停下了脚步。

  够资格接触塞纳留斯的人,大多数都知道他是玛洛恩的儿子。

  最强半神生物,号称旅途之神的白鹿玛洛恩,阿克蒙德在艾泽拉斯唯一不敢正面对敌的最强个体。

  作为玛洛恩的孩子,塞纳留斯生来肩负着责任与使命————捍卫艾泽拉斯世界。

  于是,很多人误以为绿龙女王伊瑟拉是他的母亲。

  这其实是个误会。

  虽然塞纳留斯确实是由伊瑟拉抚养长大,擅长的德鲁伊之道根源力量也来自于伊瑟拉看护的翡翠梦境,并且伊瑟拉确实爱慕玛洛恩……

  但是塞纳留斯的身世却更加的离奇。

  因为他的母亲是“月神”艾露恩,这是玛洛恩亲口印证过的。

  但是哪怕对于知情者来说,知晓塞纳留斯身世的大佬们也不会知晓,塞纳留斯确实是艾露恩的孩子不假,却不是艾露恩“孕育”的孩子。

  或许用创造这个词更加合适。

  塞纳留斯是艾露恩以玛洛恩为原型,创造出的造物。

  核心使命之一,就是镇守翡翠梦境。

  功利点儿讲,就是艾露恩试图插手翡翠梦境的工具。

  已经忘记多久了,艾露恩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在其他人面前使用过化身露面了。

  虽然包括泰兰德在内那些艾露恩姐妹会的月之女祭司依然可以从月神哪里祈求来艾露恩的威能,但是艾露恩已经许久没有显示过自己的意志了。

  哪怕是向自己的孩子塞纳留斯。

  突如其来的幸福,令塞纳留斯的眼眶有些酸涩。

  应该不是那些萨特的轨迹,这样的身姿,岂是那些恶魔能够伪装的……

  “妈妈……”

  盘算片刻,塞纳留斯小步的向着艾露恩的化身走去。

  依然是看似暗夜精灵的身形,依然是缥缈梦幻的衣衫,依然是无法直视容颜的美丽,依然是恬静淡然的气质。

  塞纳留斯靠近艾露恩,前脚跪下行了一礼,渴望着母亲的关注。

  但是艾露恩只是站在那里,站在湖边,静静的看着水面。

  风景美如画,只是世事烦人心。

  许久,艾露恩伸手一指,塞纳留斯心领神会,扭头看向水面。

  倒影中,艾露恩想要告诉孩子的全部映入了塞纳留斯眼帘。

  当塞纳留斯回过神,湖边哪里还有月神的身影。

  一时间,塞纳留斯也不知道这是真实还是梦幻,只留下无尽的感叹。

  以及必须完成的使命。

  将一个人类送出翡翠梦境。

  除了伊瑟拉,任何实体进入翡翠梦境都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哪怕塞纳留斯自己,若非必要,也绝不会将身体拖入翡翠梦境。

  因为翡翠梦境本质上是一个真实存在的虚拟世界。

  将物质世界的个体拖入翡翠梦境,等同于将这个个体在物质世界格式化,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哪怕是当年狂狼之乱,塞纳留斯帮助弟子玛法里奥镇压暗夜精灵的狼人德鲁伊,也仅仅是将那些狼人德鲁伊沉眠于世界树之下,而不是拉入翡翠梦境。

  通俗点说,就是拉入间隙。

  塞纳留斯的德鲁伊之力,某种意义上也是间隙的力量。

  依靠物质世界与翡翠梦境的某些重叠部分,德鲁伊们创造了一些既是真实世界又是翡翠梦境的间隙空间。利用这些间隙空间,德鲁伊们穿行于现实世界与翡翠梦境之间,达到在艾泽拉斯各地快速旅行的效果。

  而这样的间隙空间,便是凡人口中翡翠梦境的入口,比如菲拉斯、辛特兰等地绿龙军团驻守的那几处梦境大门。

  不过懒得解释而已,翡翠梦境与现实世界实际上并没有物理连接。

  所以塞纳留斯有些好奇,那个人类是如何将身体陷入翡翠梦境的。

  挥手凝聚力量,塞纳留斯撒开一道前往翡翠梦境深层的口子。

  踏入其中,一股荒凉的氛围令塞纳留斯汗毛炸起。

  这才是真正的翡翠梦境,没有绿龙,没有树妖,没有千奇百怪的梦境生物,有的只是广阔的天地和静止的时间。

  这里,就是当年泰坦平定元素之乱后,重塑秩序后,留下的最原始拷贝,艾泽拉斯的最初样貌。

  塞纳留斯根据艾露恩给出的线索,很快在一处破损的世界空洞找到了那具人类的身体。

  高大的半神仅仅用手掌便托起了那具身体,但是塞纳留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洞躯壳。

  这个人类的灵魂哪里去了?

  哪怕玛法里奥.怒风与哈缪尔.符文图腾也无法理解的本能,塞纳留斯察觉到了伊瑟拉注意到了异常。

  但是艾露恩的旨意不可违逆,所以塞纳留斯顾不得保护翡翠梦境的稳定了。

  必须在伊瑟拉察觉之前解决这一切。

  在艾泽拉斯寻找一个走丢的灵魂或许是个不可想象的艰巨任务,但是在翡翠梦境,事情并没有那么麻烦。

  因为世界树。

  塞纳留斯放开速度飞驰前行,想着世界树奔跑,似乎是过了一万年,又似乎只是三两步,便抵达了目的地。

  感受到塞纳留斯的气息,世界树的根须与枝杈自动盘旋为祭台的形状,塞纳留斯讲手中的人类躯体放置于上,开始于世界树的交流。

  于是,来自地心的恶意刺痛了塞纳留斯的神经。

  腐蚀愈发严重了。

  必须在那些恶心玩意儿和坏家伙注意到翡翠梦境深层之前解决事情。

  塞纳留斯讲全部精力灌注于世界树内,此时,他仿佛就是整个世界,将思维蔓延开,如同雷达波一般扫描着整个翡翠梦境,塞纳留斯困惑了。

  没有。

  没有。

  没有。

  哪里都没有。

  这具身体的灵魂哪里去了?

  动用世界树力量的行为彻底引起了伊瑟拉的注意,梦境的守护者正在赶来。

  事情本身并没有什么不能对人言,但是艾露恩要求塞纳留斯必须保持隐秘,这就造成了矛盾。

  奇怪,这个人类的灵魂到底哪里去了?

  将洞察力从世界树收回,塞纳留斯疑惑不解困惑不已。

  突然,塞纳留斯想到了一处所在。

  或许答案就在那里。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