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54章 人人为我……后半句怎么说来着

第554章 人人为我……后半句怎么说来着

  粗略的估计,辛萨罗内,邪枝巨魔裹挟着枯木巨魔在内拼凑了大约两万数量的军队。

  一帮废物。

  这是恶苔巨魔对辛萨罗防御力量的看法。

  在见识对兽人的狂野与联盟的坚韧后,塔斯丁苟们已经无法对这种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战斗产生畏惧心理,就更谈不上什么兴奋心理。

  虽然对于路德金要求自己强攻辛萨罗大门的要求有疑惑,但是对于战斗本身,苟塔金是没有疑惑的。

  长达两个月的围困,是有效果的,看起来效果还不错的样子。

  至少当塔斯丁苟佣兵团开始冲击的时候,城墙上的弓箭稀松平常,完全不构成威胁。

  当然,也可能不是因为长期围困削弱了辛萨罗守军的士气,而是塔斯丁苟们坚甲利刃的关系。

  这也是路德金一定要处理苟塔金的原因之一。

  塔斯丁苟虽然服务于巴罗夫家族,但是它并不是奥特兰克的正规军队,而是一支佣兵团,拿钱办事的佣兵。

  所以这在方便了奥特兰克的摄政大公爵奴役巨魔的同时,也绕过了一些等级森严的壁垒。

  比如装备。

  原本,联盟最好的装备是不可能给塔斯丁苟,给巨魔的。

  但是因为是佣兵团,是拿钱办事儿的主儿,塔斯丁苟们在奥特兰克某些御用商人的帮助下,从斯坦索姆搞到了大量的“淘汰”军备。

  今天一套,明天一套,在漫长的岁月中,人数一直在两千这条线起起伏伏的塔斯丁苟,已经成为了一支重装部队。

  就凭辛萨罗巨魔的狼牙箭,凭什么洞穿塔斯丁苟钢铁覆盖的躯体?

  所以想要将塔斯丁苟为我所用,苟塔金必须死。

  塔斯丁苟在战场上的表现越好,路德金的想法就越加坚定。

  “该死?炮火压制在哪里?难道路德金指望我们去爬城墙吗?”

  完成了城门前障碍清除工作的塔斯丁苟左等右等,等不来后续的火炮部队,疑惑与不满在苟塔金心中滋生蔓延。

  “派人去询问情况。”

  安排手下人离开后,苟塔金抬头看了看辛萨罗高大的城墙。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当其他属下问起,苟塔金沉默了。

  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仗就不是这么打的。

  但是他不能表现出自己的迷茫。

  因为他是领袖,领袖背地里可以哭泣可以软弱,但是只要站到前台,就必须光芒万丈。

  “再等一刻钟,火炮还上不来,我们直接强攻。让路德金见识下塔斯丁苟的厉害。”

  苟塔金的决定在军事上并不是个绝佳的判断,却救了他的命。

  已经背叛他的副手默默的收起了涂抹了剧毒的利刃。

  因为路德金给他的命令是苟塔金只要撤退,就杀了他。

  团长,不要怪了,一切都是为了先祖的荣光。

  为自己的背叛找到了合适的借口,内心的动摇就会轻一些。

  巨魔的荣耀,先祖的荣光,往昔的辉煌,这些东西太容易蛊惑人心了。

  整个塔斯丁苟,也不知道被路德金收买了多少人,而苟塔金看起来还被蒙在鼓里。

  强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辛萨罗的守军没有胆量与塔斯丁苟的铁皮罐头们贴身肉搏,在城墙上推推云梯还是敢的。

  一刻钟后,苟塔金下令发起攻城。

  用数量不多的炸药包尝试炸毁城门无果后,苟塔金放弃了那一丝妄想。

  老老实实蚁覆吧。

  战斗力的差距实在太大,在付出了上百人的损伤后,塔斯丁苟的第一个战士双足踏上了辛萨罗的第一阶城墙。

  辛萨罗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城市,很有点日本战国时期本子山城的味道,整整五层城墙将城市分割成了五环。

  当越来越多的塔斯丁苟涌上城墙,第一层城墙的辛萨罗守军数量越来越少,然而塔斯丁苟们也慢慢的放下了手臂,迷茫的看着辛萨罗。

  这是什么?

  站在城外,被第一层城墙遮挡视线,无法看见。刚刚攻上城墙,基于战斗,注意力不在这边,没有发现。

  等到注意到,内心已经一片哇凉。

  苟塔金见城墙已经被攻下,也就踩着云梯上了城墙,然后……

  “背叛者!叛徒!”

  在第二道城墙的云台上,路德金正在与邪枝氏族的族长交谈,恶苔氏族的旗帜与邪枝氏族的旗帜交相辉映,还有一面似曾相识的旗帜,苟塔金一时想不起来。

  远远的见到苟塔金也上了城墙,居高临下的路德金挥了挥手,早已秘密进入辛萨罗的恶苔巨魔蜂拥而出,从辛萨罗的民居中走了出来反向冲击城门。

  “快……”

  苟塔金一扭头,发现自己就等不来的火炮,也已经在城外架好,目标正是自己所在的城墙。

  还没有上墙的塔斯丁苟,则被大军层层围住,困在了城门外的开阔地。

  “早有预谋,路德金早有预谋!”

  城门外,苟塔金的副团长正在全力安抚躁动的塔斯丁苟,城墙上,三百多名冲锋队的成员迷茫的看着他们的团长。

  “苟塔金,认清现实吧,人类不是巨魔的朋友,而是高等精灵,是银月城的走狗。巨魔只能靠自己,还有赞达拉的同胞,才能恢复往日的荣光。向你的国王跪拜吧,我会宽恕你的过错。”

  路德金在赞达拉祭司的帮助下,隔着数百米的距离,向苟塔金清晰的喊话。

  然而苟塔金对于路德金的话语毫无触动,却被他的行动刺激的热泪盈眶。

  “你都干了什么?我们花了十多年时间,付出那么多代价才拿到和平的通行证,你要毁了这一切?你知道这么做的代价吗?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会相信巨魔,你将我们大家钉上了背信弃义的耻辱柱,你让巨魔成为言而无信的无耻之徒!你个无齿的贱人!!!”

  突然,一柄长矛刺向苟塔金的后心,却被苟塔金侧身握住,折断了杆身,反手将断矛掷在地上,苟塔金绝望的回头看着身后的战士。

  刺杀者已经被依然终于苟塔金的战士抹了脖子,可是身陷绝地,前后都是被路德金那一套巨魔荣光蛊惑的狂热者。

  他,苟塔金,又能做点什么呢?

  “团长,突围吧!和下面的兄弟汇合,这些废物拦不住我们!”

  有人这样建议。

  可是路德金反旗一举,这天底下哪里还有塔斯丁苟的容身之地。

  苟塔金失神了。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