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55章 影帝

第555章 影帝

  “投降吧,加入我们,忘记那些卑劣的人类,巨魔才是你的同胞。”

  “那祖玛沙尔的家人怎么办?联盟不会放过她们的。你的几个孩子怎么办?你想过她们吗?”

  到最后,陷入绝望的苟塔金没有选择突围,而是在原地等待路德金,准备在死之前见他一面。

  如果没有这么多族人看着,路德金就毫不犹豫的下达扑杀的命令了。但是当着赞达拉使节的面儿,周围是上万的邪枝巨魔,加上辛萨罗这该死的地形,所有人都知道苟塔金要见自己。

  路德金发现自己被民意裹挟了。

  巨魔可以接受自己的首领阴险狡诈,因为阴险狡诈换个说法叫做睿智。却无法忍受领导者是个懦夫,懦夫将遭到整个种族唾弃,连地都没法洗。

  常年的养尊处优,路德金早年在拉文霍德庄园练就的一身盗贼本领早已生疏,如何是一直战斗在第一线的苟塔金大团长的对手。

  自己培养的亲信都是新生代的年轻巨魔,忠诚或许有,但是论本事比塔斯丁苟佣兵团那些老一辈巨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这也是路德金费尽心力准备分割塔斯丁苟而不是直接坑杀的原因。

  结果虽然副团长稳住了城外的一千多塔斯丁苟,第一层城墙上的三百多巨魔居然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将了自己一军。

  就在路德金左右为难的时候,身边赞达拉的使节打消了路德金的顾虑,大概意思就是盟主休慌,吾有上将潘凤可斩苟塔金。

  不早说!

  听闻此言,也不想弱了自己声威的路德金在几百名孔武有力的赞达拉武士簇拥下,踏着赞达拉巫师制造的空气墙,直接从第二道城墙凌空步行走到了苟塔金面前。

  路德金这样的举动不是一般的拉风,惊起了所有瞩目者阵阵惊呼此起彼伏。

  霎时间,虚荣驱赶了恐惧,路德金开始劝降苟塔金,甚至一时间动摇了杀苟塔金的决心,觉得如果苟塔金愿意降服,也不是不能在自己的王国给他留一个位置。

  但是苟塔金的几个反问,让路德金的脸的黑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难道告诉大家老母不要了,丑妻不要了,儿子女儿扔啦扔啦,大巨魔何患无种?

  被狂热种族言论煽动的新一代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些,造成既定事实后,从邪枝、枯木这些氏族抢女人来满足自己的拥护者就好了。

  结果现在被苟塔金把这些问题摆在了台面上,多说一句都是错啊!

  果然就不该见他,果然直接杀了就好。

  路德金心口不一的本事这些年是练出来了。

  “大军发动之后,我已经安排了后手,祖玛沙尔已经是一座空城,大家辛苦拼搏,不就为了家人过的好一些吗?”

  睁眼说瞎话是每一个政客的基本功,路德金温言相告,却完全骗不了苟塔金。

  “六千多妇孺,路上粮食够用吗?”

  一句简单的诘问,令路德金杀心骤起。

  这些年路德金凭什么一步步从一条卡洛斯的狗慢慢转变成恶苔巨魔拥护的首领?

  不就是因为他能从联盟搞到物资吗?

  就连银月城都默认了恶苔巨魔是联盟的狗这个事实,让祖玛沙尔在联盟的夹缝中生存下来。

  所以十多年时间,比起卡洛斯当年踏破祖玛沙尔相比,恶苔巨魔的人口增长了六倍。

  这是路德金威望的根源。

  但是联盟不是智障,多年来在粮食方面一直卡着路德金,觉不允许祖玛沙尔存粮多过三个月,哪怕路德金藏点匿点,又有多少呢?粮食这东西不修仓储设施,根本保存不了多久,修这些大型设施又骗得了谁?

  这件事整个祖玛沙尔的巨魔其实心里都有数。

  苟塔金再次用一句话令路德金下不来台。

  “所以你铁了心要当联盟的狗,是吗?”

  路德金突然的转进令苟塔金身边正茫然的听众们真茫然了,这转进有点快不说,毫无逻辑可言啊喂!

  “不好吗?”

  苟塔金突然爆炸的发言令路德金延缓了发作。

  “你忘记我们是怎么被喊出自己的家园了吗?那些精灵和人类从一出生就流淌着强盗的血,他们生来就欠我们的!我们才是这些土地真正的主人!”

  振聋发聩的声音,恰到好处的情绪表情,路德金的言辞极具感染力和蛊惑性。

  听到路德金呐喊声的巨魔都陷入了沉思,久远的仇恨似乎被唤醒。

  “放弃吧,独牙,断牙,路德金大酋长,时代不同了,联盟如日中天,我们不是对手,你看看,看看那个方向,当年不可一世的兽人部落现在正在给联盟当苦力赎罪,你会害死大家的。”

  哀莫大于心死,常年征战在外,苟塔金知道自己在祖玛沙尔的影响力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言可决族长人员的神灵武士了。为了自己的族人,苟塔金常年在外,带领着当年残存的恶苔巨魔拼命的融入联盟的体系框架。而自己不在祖玛沙尔的日子,新生代只记得是断牙首相给大家带来好吃食好衣服过上好日子,却忘记了这一切并不是恶苔巨魔靠武力从人类手里抢来的,而是几代塔斯丁苟用命换来的。

  但是,苟塔金望着城外的恶苔巨魔大部,那些年轻的巨魔哪里知道父辈们的付出。

  他们已经被荣耀晃瞎了眼睛。

  可惜,铸就了这一切的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

  最强的圣骑士也敌不过魔神的威能。

  想到这里,苟塔金心中有些感慨,看着处于爆发边缘的路德金,又问了一句。

  “你忘记卡王了吗?你当年发过誓的。”

  “卡洛斯?”

  路德金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我怎么可能忘记,那个弑君者,僭越者。他可是我学习的榜样,我的偶像,我怎么可能忘记?是他将我推上王位,是他给了人生的目标,是他告诉我巨魔的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而我终将重现荣光!”

  路德金的耐心已经耗尽,大手一挥,准备剿灭苟塔金和他最后的支持者。

  然而路德金的手只挥出去一半,就挥不动了,被身边一个赞达拉武士架住了。

  “???”

  在场所有都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

  只有路德金惊惧异常。

  这不是巨魔的手,巨魔的手掌只有三根粗大的手指,而握住自己小臂的手掌,有五根手指。

  然后,多有巨魔又发出了一阵惊呼,这是什么戏法儿?

  大变巨魔!

  赞达拉的巨魔武士怎么突然变成了一个人类?

  “这话我没有说过,你不要冤枉我。”

  呀,这人类的巨魔语好溜啊。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