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61章 我不知道她好不好看

第561章 我不知道她好不好看

  做人到成年如果没有两个肯帮你打架的兄弟,那毫无疑问是失败的。

  做大哥做了好几年如果没有几个从牢里出来在门口等你的小弟,那毫无疑问也是失败的。

  做首领做了那么久如果没有你死后也能继续贯彻意志的接班人,就别跟别人吹逼你当过大领主。

  因为丢不起那个人。

  卡洛斯拍了拍胸脯,还好,还好,危险过关。

  一趟德拉诺之行,虽然见到了阿达尔,从麦迪文手里捞了些好处,在翡翠梦境强化了身体,看起来不亏。但是遗失了十年的时间,也真说不上多赚。

  因为留给卡洛斯的时间不多了。

  诅咒教派已经成型。

  失去了卡洛斯的桎梏,亡灵天灾两年之内必然爆发。

  这也是卡洛斯不敢轻易返回人类社会取回自己荣耀的主要原因。

  因为现在的情况敌我不明。

  曾经那支战胜了兽人部落的联盟大军本质上已经分崩离析,精锐跟着图拉扬奥蕾莉亚他们迷失在德拉诺,剩下的养了十年的膘,还能有多大的作用?

  从这方面来说,卡洛斯失败了。

  目前的洛丹伦联盟,根本没有与上古之神的爪牙对抗的本钱。

  诅咒教会做大的结果,就是亡灵天灾不可避免。

  这是上古之神与基尔加丹之间的智力博弈,人类只是棋子,没有发言权。

  如果当初那支联盟大军还在,卡洛斯就敢于发起圣战,连同古加尔带着耐奥祖一锅端。

  可惜没有如果了。

  老岳父泰瑞纳斯眼中欣欣向荣的洛丹伦联盟,在卡洛斯看来,已经是鲜花烹油岌岌可危。

  因为敌人已经打入了内部。

  所以这时候,就连跟随并监视恶苔巨魔被监禁之后又解禁的火炮部队人类士兵,卡洛斯都不想见。

  虽然他们嚷嚷着要见卡洛斯已经许久。

  半个月时间,在巨魔看来,卡洛斯如同一个喜怒无常的暴君一般,肆意玩弄着辛萨罗。

  一场大屠杀,恶苔巨魔从一种狂热走向另一种狂热,在卡洛斯刻意的引导下,一种“我为联盟流过血”的畸形自豪感蔓延开来。

  好像屠戮了辛萨罗,恶苔巨魔就成为联盟的功臣,会被另眼相看一样。

  也不是没有明眼巨魔知道其中的问题,却都选择了沉默。

  因为那个男人回来了。

  卡洛斯以一种狂妄的姿态向塔斯丁苟们宣告着————我才是你们的王。

  在王失格之前,他的话语就是律法。

  所以重建辛萨罗成为了恶苔巨魔当前的任务。

  然后卡洛斯等来了自己召唤的第一个属下。

  “哟,索拉,好久不见。”

  “是啊,你个死鬼死哪儿去了?我都改嫁了。”

  果然是女人,远则怨,近则不恭。

  “嫁人了?恭喜恭喜,需要我补一份贺礼吗?”

  卡洛斯根本不接茬。

  “好啊,我把自己嫁给了伟大的奎尔萨拉斯解放事业,您看着给贺礼吧。”

  这个老精灵……

  “奥特兰克的圣骑士还有多少听你的?”

  “一个没有,圣骑士的圈子,我被排挤了,反而是你家的法师,有我不少小弟。”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你真的被阿克蒙德抓去玩弄了十年?”

  “别闹,阿克蒙德还抓不住我,逃难了那么久。”

  “那也很厉害啊,不亏是我看上的男人,魔神也杀不死。”

  在嬉笑怒骂互相试探中,索拉向卡洛斯汇报了目前的情况。

  “需要我将你回归的消息传出去吗?”

  “暂时保密吧。”

  “那行,我先走了,毕竟身上还有职务,失踪几天说不清楚。”

  长生种就这点好,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间,省了卡洛斯不少口舌。

  而第二个访客,卡洛斯就有些头大了。

  大法师茉德拉。

  谁能想到,这位肯瑞托六人议会成员之一的大佬,居然是艾格文留下的暗子,麦迪文的后手。

  与茉德拉的会面商谈,比想象中的艰难。

  哪怕有麦迪文留下的切口证明身份,法师天生的多疑性格以及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总能勘破卡洛斯想要隐藏的部分。

  “不要试图用麦迪文来压迫我,尊敬的骑士王,我崇拜艾格文女士不假,但是麦迪文除了是女士的儿子,根本没有尽到一个守护者的职责。”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大法师阁下。阴影中的敌人蠢蠢欲动,我没空和你口头上争胜负。”

  理智的人,哪怕争吵也只是试探的手段,茉德拉在确认卡洛斯的身份以及他带来的信息后,确实有了许多想法,但是合作的基础依然存在。

  “我需要时间去验证。”

  “可以,小心些,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

  “需要我将你回归的消息散步出去吗?”

  “暂时保密吧。”

  会传送法术的人见完了,第三位访客又花了一周时间才抵达辛萨罗。

  “吾王,我就知道您一定还活着。”

  “家里现在怎么样?”

  “很糟,您的两位弟弟不太安分,主母身边有许多别有用心的人,老爷公务缠身,只有表面上看起来很好。”

  来人,正是卡洛斯从小到大的贴身侍从,真正的家族心腹萨克霍夫。

  与索拉.碎星者不同,方砖是个真正的达拉然法师,可用却不能大用,可信却不可深信,所以一些真正见不得人的事情,卡洛斯一直是交给萨克霍夫去做。

  所以卡洛斯想要筹划什么,第一时间召唤了自己的心腹。

  谁说联盟的大元帅就不会私吞军款,谁说奥特兰克的国王就没有私房钱。

  没有小金库,怎么出去浪。

  卡洛斯觉得是时候动用自己的积存了。

  “父亲母亲身体还好吗?”

  “依旧安康。”

  “姐姐呢?”

  “伊露西亚殿下常年居住达拉然,我并不知晓详情,想来还好吧。”

  “那两个混小子呢?”

  “阿莱克斯与维尔顿在老爷太太面前都是好儿子的形象,但是私下争斗的很厉害。”

  “为了巴罗夫大公爵的位置?”

  “为了王国。”

  “嗯?”

  “国内目前有分割王国的说法。”

  “什么意思。”

  “巴罗夫的属于巴罗夫,米奈希尔的属于米奈希尔。奥特兰克只支持巴罗夫家族,拒绝洛丹伦染指国内事务。所以有人提出奥特兰克的旧领必须是巴罗夫家族的人当领主,嘉丽雅主母和她的孩子只能统领安哈多尔。老爷一直没有明确自己的意见,现在国内私下闹的很凶。”

  “那帮遗民,当初居然杀漏了。哼!”

  卡洛斯不屑的鄙视着。

  这哪里是什么巴罗夫家族的忠心铁杆,根本是闹事情不嫌事儿大想浑水摸鱼的投机家,家族继承人的事情什么时候需要外人指指点点。

  见卡洛斯一直没有问自己孩子的事情,萨克霍夫自作主张提起。

  “小少爷长得很像您,和您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就是两只眼睛像她妈妈。”

  “知道了。”

  不清楚诅咒教派对奥特兰克渗透的有多深,卡洛斯在没有做好准备之前,不敢有任何动作。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