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63章 严肃点,卧底呢

第563章 严肃点,卧底呢

  毕竟是几万巨魔互殴的大事情,泰瑞纳斯也不可能真的放手不管。

  出门溜哈士奇还要防备着它跟偷狗分子打成共识,何况是巨魔。

  因为卡洛斯横插一手,熟练掌握所有联盟文书格式的“曾经”大元帅凭借一己之力把遥控监视巨魔的洛丹伦军需官耍的团团转。

  这一届的联盟是真的不行了啊。

  特务头子不敢深入基层,在鹰巢山下艾瑞匹克城花天酒地,享受着蛮锤矮人特色美食花天酒地。

  真以为掌握了后勤补给就能卡死一支大军?

  卡洛斯每天编着故事写战报,不断的向老岳父传达着战况很激烈我军很勇猛敌人很强大补给很欠缺的信息。

  再时不时的送几百上千个巨魔头颅回去,换十来车粮草军备。

  简单的说,目前辛萨罗的小日子过的不错。

  可惜无法长久。

  不能让恶苔巨魔停下来,必须找事情给他们做,否则蠢货一思考,卡洛斯就要头疼。

  翻修城市是个不错的选择,就是太费粮食,甚至比行军作战消耗还大,如果长时间缺粮,卡洛斯镇服属下的基础就该动摇了。

  虽然准备还不够充分,但是卡洛斯必须行动起来。

  是时候回一趟奥克兰克了。

  一个多月的前期准备工作,卡洛斯初步筛选辨别了当年可信任的人现在还有多少应该能够信任,手底下也重新纠结了一小票死忠。

  有了人,就可以考虑物资运转的问题。

  秘密结社的运转,不就是钱、物、事嘛。

  某种意义上来说,卡洛斯当前搞的事儿,和诅咒教派没有区别。

  都是暗中继续力量完成布局,然后一波爆发。

  唯一的区别就是诅咒教派有完整的行动纲领,目前的一切都是以颠覆洛丹伦联盟为目标,唯一的差别就是暮光教徒那边在大力鼓吹末日说,而耐奥祖则小心翼翼的推进着瘟疫研发。

  再加上渗透艾泽拉斯的恶魔们私下的魅惑。

  卡洛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该怎么走。

  因为敌人不出招,他就没有办法针对性的克制,而在整体实力不如人的时候,贸然出手只会导致敌人疯狂反扑或者隐藏的更深。

  思前想后,卡洛斯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一趟斯坦索姆了。

  如果这个世界还有光明的化身,毫无疑问阿隆索斯.法奥会是其中之一。

  这位老人一生俯仰无愧于天地,连死后都坚持为人类的福祉做抗争,确实称得上一声好人。

  最关键的是,再不去,可能就见不到了。

  在组建白银之手的时候,阿隆索斯.法奥已经五十有七,第二次兽人战争加上卡洛斯失踪的十年,这位大主教已经年近七十,据索拉说,身体很糟糕,属于自然老化,已经快死了。

  在阿隆索斯.法奥死之前见上一面,对于卡洛斯接下来的行动有极大的帮助,至少争取白银之手的支持会方便许多。

  同时,去一趟斯坦索姆,还能了却一桩心愿,挽救一桩关于爱与家庭的悲剧。

  赛丹.达索汉。

  自己曾经的武技老师,现任斯坦索姆郊区白银之手骑士团总教官。

  在提里奥.弗丁与伊崔格事发之后,正是赛丹.达索汉“包庇”了提里奥.弗丁,通过赛丹.达索汉,卡洛斯就能找到提里奥.弗丁,有了提里奥.弗丁的帮助,对于接下来的事业将是莫大的帮助。

  而且对于提里奥.弗丁与伊崔格的故事,卡洛斯确实有些感慨。

  第二次战争结束后,荣归故里的提里奥?弗丁回到了家人身边,过着幸福平静的生活,直到接到属下的报告,弗丁在查探的过程中发现一名隐居的兽人。与兽人哪里需要讲道理,提里奥直接开片儿,不曾想旁边塔楼的废墟发生了坍塌,悲催的弗丁被砸中失去了知觉。

  弗丁醒来时发现已经躺在自己家中的床上,他的卫队长阿尔顿告诉他搜寻小队是在他的战马背上发现昏迷的他。弗丁努力整理自己的思绪,惊讶的发现从废墟救出自己的只可能是那个兽人。

  痊愈后的弗丁再次重走老路,果然找到了那个叫伊崔格的兽人。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弗丁问道。

  有。

  伊崔格回答。

  当晚,两人促膝长谈,伊崔格向弗丁讲述了兽人高贵的过去,是燃烧军团的侵蚀让他不得不离开自己的族人。伊崔格高风亮节的言行战胜了仇恨与偏见,也赢得了同样荣誉高于一切的圣骑士的共鸣,弗丁发誓永远不向外界透漏伊崔格的行踪。

  然而,弗丁的年轻副手巴瑟拉斯并不这么想。

  父母死于第一次战争的巴瑟拉斯没有善罢甘休,弗丁昏迷时的呼喊让他确定附近肯定存在该死的兽人。

  虽然弗丁终止了搜捕行动,但是年轻的巴瑟拉斯依然执着的追查这。

  终于,当弗丁看到被押解回城的伊崔格遭到非人道的殴打,他怒不可遏的爆发了。

  与其他世界的发展不同,拯救伊崔格命运的不是萨尔,而是弗丁。

  因为卡洛斯的存在,圣骑士整体实力被拔高了一大截,张开圣光之翼的弗丁以一人之力就将伊崔格送出了重兵把守的城市。

  但是当弗丁孤身返回时,等待他的是枷锁与牢狱。

  哪怕他的故事很感人,但是攻击同僚的罪行无可辩驳。

  虽然乌瑟尔极力为弗丁辩解,最终也只能执行审判庭的命令,亲自主持了抹灭提里奥.弗丁圣光之力的仪式。

  而赛丹.达索汉则更加激进,偷梁换柱隐没了本该被流放南海的弗丁。

  所以卡洛斯如果想要去找弗丁,就别指望顺着小河往北走,只能去找自己的老师赛丹。

  在整个联盟的武备日渐松弛的现在,白银之手骑士团是极为重要的一枚筹码,卡洛斯必须要去争取。

  但是十年光阴,新一代的少年都已经长大成人,卡洛斯想要依靠自己的名头,就有些不合时宜,拉上弗丁他们,自然会稳妥许多。

  同样,等到外部的势力集结完毕,卡洛斯返回奥特兰克就将更加的稳妥。

  以雷霆万钧之力扫荡干净奥特兰克的腐败阴影,才能建立一个稳固的大本营。

  卡洛斯可没有心思在奥特兰克跟诅咒教派玩一场你追我猜的游戏。

  更何况那可能威胁到他的家人。

  所以最应该成为卡洛斯后盾的奥克兰特王国,成为了最后的目标。

  安排苟塔金组织兵力扫荡沙德拉洛,继续向自己的老岳父催粮催饷,卡洛斯在处理完手头积攒的公务后,秘密的策划了一次斯坦索姆之行。

  “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娘的姘头?”

  索拉挽着卡洛斯的手叱喝着看稀奇的法师,一脸的风骚。

  卡洛斯脾气再好也招架不住手下这种跳脱,只能在她的腰间掐了一把小声嘱咐。

  “严肃点,我的身份必须保密。”

  “方向,今天这两个小子值班是我安排的,斯坦索姆的魔法系统我说了算。”

  索拉霸气的挥了挥手,带着卡洛斯离开传送间。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