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66章 爱而不藏,自取灭亡

第566章 爱而不藏,自取灭亡

  在魔法一道上,高等精灵一直是人类的导师,这点谁也抹灭不了。

  不仅仅是时间的积累,更是天赋的差距。

  哪怕是术士的法术研究,也是如此。

  最直白的体现,就是人类中顶级的魔法天才,所能做到的极限,也只是和精灵一样好。

  联盟的法师界已经腐朽了,这是卡洛斯对于女术士集会所事件后续发展的直观感受。

  太阳底下从无新事,臣服于暗影之道的术士,绝大多数并非对魔法一无所知的普通人,而是已经踏上魔法之路的法师。

  或者说那些魔法天赋不够的法师。

  魔法的世界,不存在公平,更没有付出多少收获多少,天赋远比努力更加重要。

  但是现实就是,人类并不是魔法的宠儿,拥有魔法天赋的本来就不多,天赋凛然的更是凤毛麟角,大多数魔法学徒究其一生不过是个低级法师的程度。

  这就是奥术之路的现实,这就是达拉然的魔法生态环境。

  但是术士不一样,暗影之路真的不一样。

  一分耕耘一份收获,与恶魔的交易吃亏了是自己无能,受骗了是自己无知,一但成功则力量任你享用。

  这样的诱惑,使得许多陷入瓶颈期的法师都将目光投向了暗影法术,然后一步一步的从法师成为了术士。

  与当年没有什么差别,这些术士,很多本身就是达拉然的法师。

  抓了三个女术士,牵扯出来背后多少大佬,只有天知道。

  斯坦索姆一桩小小的术士案件,惊得达拉然风波骤起。

  不过这和卡洛斯没有多少关系,甚至他对于术士本身都没有多少偏见。

  力量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主人。

  这句话对于芸芸众生都是有效的。

  暗影本身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无知的人类想要在暗影之道上和虚空恶魔比高低。

  十年的牺牲显然是不够的,虽然术士们在与恶魔打交道的过程中积攒了许多恶魔学识,在使用暗影之力时对于术士的法术有了更多体悟。

  但是不够,远远不够。

  人类或者放大了说,艾泽拉斯的术士们,此刻依然只是燃烧军团的玩物,是艾瑞达的潜在奴仆。

  只有付出足够多的鲜血和尸骨,术士们才能为自己正名。

  在那之前,就乖乖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吧。

  这就是卡洛斯当前对术士的态度。

  既不鼓励,也不压迫,撞到手上见一个揍一个。

  旧地重游,物是人非,一开始的新鲜劲儿过去之后,卡洛斯闭门不出,安心修养。

  我可能是累了!

  无缘无由总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可不是心累的表现吗?

  卡洛斯思前想后,自己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只能是精神上的疲劳造成的。

  嗯,没错,就是这样。

  于是静下心来休养了两天后,当夜,索拉找上门,带着他在斯坦索姆的大街小巷当中绕了大半宿,才在黎明时分赶往斯坦索姆大教堂。

  “你就是这么安排的?”

  “最正常的也是最保险最不显眼的。”

  “我,人高马大,你,高等精灵。搞事儿?”

  “放心,都安排好了。”

  “我放心我问你干嘛!”

  索拉所谓的安排好了,就是每周一次的祈福仪式。

  虽然夜色尚未褪去,黎明已经跃跃欲出,天际线微微透白的时候,斯坦索姆大教堂外的广场已经稀稀拉拉的或站或坐上百号人。

  这些都是等着第一批接受洗礼的信徒。

  而索拉告诉卡洛斯,走流程进去,自然就能见到阿隆索斯.法奥。

  虽然感觉很儿戏,但是索拉癫狂的外表下,是一颗沉稳的心。

  卡洛斯选择了相信她。

  果不其然,已经苍老年迈的阿隆索斯.法奥仅仅是在祈福仪式上露了个脸便退场休息,由另一位大主教接着主持,而卡洛斯则被人悄悄接应到一处暗室。

  “真的是你!好啊,好啊!”

  当阿隆索斯.法奥看清来人之后,忍不住老泪纵横,扶住卡洛斯的胳膊感慨道。

  一时间,卡洛斯千言万语,却说不出来。

  这个世界,还有人记得我。

  一种没由来的满足感,令卡洛斯心头一暖,于是立刻想起了情势的严峻。

  于是,卡洛斯忍下了怀旧的念头,言简意赅的阐述了诅咒教派的事情。

  “这……”

  听着卡洛斯的阐述,阿隆索斯.法奥陷入巨大的震撼当中。

  “对不起,将您牵扯进来。”

  卡洛斯的道歉是真心实意的。

  因为他看得出来,阿隆索斯.法奥已经命不久矣。

  油尽灯枯,就是此刻大主教的真实体现。

  成立白银之手骑士团,为了第二次兽人战争奔走,那时的阿隆索斯.法奥已经五十多岁,十多年过去,年近古稀的法奥在荣耀与满足中安静的等待着永恒的沉眠。

  他的人生没有遗憾,为自己的理想与事业奋斗终生并且亲眼目睹了自己种下的种子开化结果,有什么比这跟快乐的吗?

  所以法奥并不畏惧死亡,反而是快乐从容的度过活着的每一天。

  将诅咒教派的事情告诉他,实际上等于在加速燃烧这位可敬的老者最后的生命。

  但是卡洛斯别无选择。

  因为除了阿隆索斯.法奥,他已经找不到援手了。

  艾泽拉斯的困境,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却是圆环套圆环,简单粗暴的发起一场圣战,就凭他卡洛斯现在的实力,并不困难。但是一个被打残的洛丹伦,不是依然只能走上必须要有一位巫妖王的老路吗?

  诅咒教派目前还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也正是最强大也追虚弱的状态。

  强大,是因为除了卡洛斯,并没有其他人知晓他们的可怕。

  虚弱,是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大,一切的组织都是隐蔽的。

  这时候,只要精确的斩断诅咒教派的组织联系,就能消弭一场滔天大祸。

  而想要针对诅咒教派,已经被渗透成筛子的联盟是指望不上了,唯一可靠的,只剩下白银之手骑士团。

  虽然眼下白银之手骑士团更像是洛丹伦王国的一支军团,是自己老岳父手底下的私兵,但是阿隆索斯.法奥才是名义上的骑士团大团长,是白银之手真正的话事人。

  只要法奥调动白银之手协助自己,卡洛斯就能从容的返回奥特兰克,进行一场大清洗,将渗透奥特兰克的诅咒教派清洗干净后,他就能真正发出自己的声音。

  就能告诉艾泽拉斯的住民们,我,卡洛斯.巴罗夫,回来了。

  然而法奥思索片刻后,告诉卡洛斯一个坏消息。

  “对不起,卡洛斯,我恐怕帮不了你。就在上个月,我已经将大团长的职务过让给了乌瑟尔,现在他才是白银之手的话事人,我已经没有权利指挥骑士团了。”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