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75章 不赞了不赞了不赞了

第575章 不赞了不赞了不赞了

  不奇怪吗?

  逐日者家族建立了逐日者王朝,成为了太阳王。

  赞美太阳,赞美太阳王,赞美太阳王的都城银月城。

  嗯……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对。

  奎尔萨拉斯政治体制的病根子,是在王朝建立之初就存在的。

  开国皇帝达斯玛雷.逐日者,在光中之光艾萨拉权倾古卡利姆多大陆时代,便是上层精灵中的名士,并且在对抗燃烧军团的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

  然而在天崩地裂事件之后,暗夜精灵的大权逐渐归拢到玛法里奥.怒风与泰兰德.风语两口子手中,拒绝终止奥术研究的达斯玛雷.逐日者被裁判为异端。

  但是山河破碎帝国崩塌,玛法里奥既不愿意也没有能力去制裁达斯玛雷,所以任由逐日者家族带领着那些拒绝德鲁伊之道的上层精灵远渡重洋。

  所以本质上,奎尔多雷精灵,是被放逐者。

  银月城,高等精灵的骄傲。

  银月城,逐日者家族的原罪。

  达斯玛雷为了新生的高等精灵团结统一,做出了大量的让步。

  以及对于女王艾萨拉所犯下罪行的反思。

  新生的奎尔萨拉斯在拥有国王的情况下,又建立了贵族议会。

  在对抗阿曼尼巨魔的过程中,达斯玛雷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却给子孙后代埋下了祸根。

  阶级固化,权力紊乱。

  贵族派固执的认为逐日者家族之所以成为王族,只是因为达斯玛雷的功绩,是大家花花轿子人抬人的结果。既然最宝贵的王座让都给你们逐日者了,那么权力分给大家没问题吧?

  符文结界覆盖下,奎尔萨拉斯激烈的内部矛盾被隐藏起来,人类眼中的文明灯塔精神导师高等精灵的梦幻国度,实际上已经处于内战的边缘。

  卡洛斯突然恍然大悟,为何另一条世界线,破坏符文结界后,阿尔萨斯一路如入无人之地。

  因为银月城刚刚进行了一场血腥的内部清洗。

  也明白了强大到阿纳斯塔里安这种程度的家伙会悄无声息的战死。

  因为太阳王将最后的生命力用在了为凯尔萨斯铲除政敌。

  命运的编剧是何等的恶意,让银月城在最虚弱的时刻遇到了最强的死亡骑士。

  更明白了忠义无双达尔坎,在背叛之前的心情是有多么的沉重。

  是对于现实何等的绝望,才让达尔坎选择了毁灭与重生的道路。

  卡洛斯不止一次向奥蕾莉亚暗示达尔坎有问题,向自己熟识的高等精灵暗示达尔坎可能出了问题。

  但是一次又一次,调查的结果,达尔坎没有问题。

  这说明什么?

  达尔坎不是天生的二五仔,是被奎尔萨拉斯绝望的政治斗争逼反的。

  或许,真要等到银月城的太阳湮灭,或者逐日者家族彻底胜出,奎尔萨拉斯才有未来吧。

  达斯玛雷当年中意的名字,可是金日城……

  阿纳斯塔里安与卡洛斯达成的交易,最核心的一条,便是凯尔萨斯的继承权。

  这是一个局,一个父亲用生命布下的局。

  将大量王室军队借口帮助卡洛斯抽调走,交给凯尔萨斯,阿纳斯塔里安是在引诱贵族派犯错。

  银月城的太阳王在蛊惑着他的臣子们。

  政变吧,政变吧,看啊,你们的王已经如同风中残烛一般,政变啊,政变啊,来推翻我吧,来呀,推翻我,你们就能永享富贵了呀!

  不信你们看,我连破法者都调走了。

  不信你们看,我已经倒行逆施了哇。

  日暮途远,倒行逆施。

  阿纳斯塔里安等待着那些逆臣贼子逼宫的那一天。

  那一天,逐日者王庭将血流成河浮尸漂橹。

  计划的唯一破绽,便是凯尔萨斯。

  如果凯尔萨斯死了,那么阿纳斯塔里安所做的一切都将失去意义。

  这也是卡洛斯能够与太阳王达成交易的另一大要素。

  卡洛斯将保证凯尔萨斯的安全,在他登基之前。

  拥有了这要的条约,卡洛斯不相信阿纳斯塔里安会突然反悔。

  那些希尔瓦娜斯见到自己就喊打喊杀,应该不是因为屁股问题。

  那么就是脸皮问题咯?

  因为自己向洛斯传授圣光之道,希尔瓦娜斯觉得自己扫了她的面子?

  不会吧,女人这么小气的?

  希尔瓦娜斯的双刀距离自己的脖子只有一个身位,而卡洛斯却走神了。

  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记住,永远不要打女人,不管什么理由。”

  “那么她打我怎么办?”

  “让她打。”

  “她咬我怎么办?”

  “让她咬。”

  “她抓我的脸怎么办。”

  “用手臂捂住脸,然后跑。”

  “母亲,你偏心,伊露西亚欺负我,你怎么不去收拾她,就只知道惩罚我!”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当母亲带着卡洛斯悄悄走到门边打开条缝,卡洛斯看见了自己的姐姐头顶冒着热气的水杯,膝盖内夹着一本《人类通史》,两手端平各托着一个果盘正在罚站。母亲还悄悄告诉儿子她姐姐的衣领上还别着针。

  之前还被姐姐按在地上揍的幼年卡洛斯心态瞬间平和了。

  “女人的矜持是第二生命,而男人的矜持则是生命第二,卡洛斯,记住,永远不要亲手打女人,别问原因,别问对错,动手就是你的错,女人哭声一起,你就说不清楚了。”

  年幼的卡洛斯活该上辈子是个处男,根本不知道母亲的金玉良言是多么珍贵,反而把注意力投偏了。

  “生命第二?那第一是什么?”

  “是责任,是担当,是气概。”

  再回神,希尔瓦娜斯的刀锋已经贴在卡洛斯的脖子上,距离他的皮肤只有零点一毫米。

  “你看不起我吗?为什么不动手?”

  希尔瓦娜斯厉声叱问。

  “我不打女人。”

  卡洛斯如实回答。

  希尔瓦娜斯听到这里站直了就是一记撩阴腿,然后被卡洛斯两腿架住。

  “你不是不打女人嘛?”

  “那也不能白白挨打啊。”

  “你松开!”

  “我不。”

  “我砍死你!”

  “你不敢。”

  “我砍死你!!!”

  眼看希尔瓦娜斯有恼羞成怒的迹象,卡洛斯夹住希尔瓦娜斯一条腿的同时,还使出了铁板桥的高难度动作躲开了刀锋,顺便破坏了希尔瓦娜斯的平衡。

  一个鲤鱼打挺,卡洛斯重新站立起来,更加灵活的希尔瓦娜斯也调整好姿态,却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哈哈哈哈哈,你会后悔的。”

  突然,希尔瓦娜斯放了句狠话,转身离开。

  莫名其妙的来,莫名其妙的走,希尔瓦娜斯满心怒火,卡洛斯一脸懵逼。

  因为希尔瓦娜斯突然想明白了,他的崽儿,吃亏的又不是自己,吔屎啦,卡洛斯!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