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77章 日落

第577章 日落

  绕过洛丹伦海军的防卫区,奎尔萨拉斯的舰队没有与米奈希尔家族打招呼的想法。

  有实力,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也没有追究的想法。

  甚至大部分联盟成员并不知道高等精灵的舰队想要干什么,察觉了的势力也只是好奇他们的目的。

  所以当精灵的军团登陆达拉然的港口区,所有知情者都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找我麻烦就行。

  于是,原本就是间谍活动重灾区的达拉然炸锅了。

  无数的指令传达给潜伏者们,责令他们必须查清高等精灵的动向。

  因此,卡洛斯按耐住对亲人的思念,一个人独居战舰之上。

  母亲还好吗?

  伊露西亚还好吗?

  自己的小妹妹还好吗?

  当年小小的一团,现在也长成漂亮的女孩子了吧。

  维尔顿那个混小子,不能亲手揍他,可惜了啊。

  在于父亲取得联系之后,卡洛斯一手炮制了当前的局面。

  将亲人们聚集在达拉然,方便保护,也方便接下来的行动。

  然而因为各方势力的查探,港区的精灵战舰全面戒严,卡洛斯为了保密,一步也没有离开过船舱。

  这令他有些寂寞,也有些庆幸。

  寂寞的原因不言而喻,庆幸的根苗,则是提里奥.弗丁果然不愧老佛爷之名。

  能够一手拉扯出银色黎明的猛男,哪怕年轻二十多岁,依然是猛男。

  即使卡洛斯缺席调度,提里奥.弗丁依然将拉扯出来的部队打理的井井有条。

  按照原计划,舰队搭载的半数部队会进入达拉然作为凯尔萨斯的亲卫捍卫王子的安全,而剩下一半会跟随舰队行动。而舰队在佯装反航的路上走一遭深水航区趁着夜色甩开监视突进奥特兰克城,并且中途进行一次停靠将卡洛斯秘密组建的部队运送到奥特兰克,

  原本,是这样的。

  纵使安东尼达斯有所不满,奎尔萨拉斯的积威以及凯尔萨斯的允诺让利也足够让肯瑞托议会做出妥协。

  但是问题正好处在凯尔萨斯身上。

  “年轻”的王子对于自己父王的不信任深感不满。

  于是借口视察舰队,凯尔萨斯来见了卡洛斯一面。

  “我就知道你还活着,像你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死在那种场合。”

  凯尔萨斯给了卡洛斯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开始发难。

  “为什么父王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你到底和父王说了什么?”

  卡洛斯稍作思考,便明白过来,凯尔萨斯并不知道阿纳斯塔里安寿命将尽这件事。

  “你不该来的。”

  “让你们的计划见鬼去吧,告诉我,银月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凯尔萨斯一挥手,言行举止间已经颇具王者风范。

  但是这让卡洛斯怎么说,告诉凯尔萨斯我和你爹进行了肮脏的PY交易,你爹要帮你杀人放火金腰带?

  根本没法说出口好伐。

  于是卡洛斯只能装深沉。

  “你觉得你爹会害你吗?”

  “不会。”

  “那你矫情个什么劲儿?”

  “你!”

  作为长生种的凯尔萨斯对于十年的时间感触并不深刻,却敏锐的发现了卡洛斯身上有一种急迫感,以及一种不协调的错位感。

  思索片刻,凯尔萨斯离开了,他决定再收集一些情报。

  于是在入港后第三天的黄昏,舰队再次起航。

  卡洛斯找了个隐蔽的位置看着达拉然中心高耸入云的紫罗兰之塔逐渐消失于视野,收拾心情,准备接下来的战斗。

  然而就在他转身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现在,可以告诉我真相了吧。”

  卡洛斯叹了口气。

  “真相就是你是个傻子。”

  “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凯尔萨斯解除伪装,用不满中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

  “你不该离开达拉然,离开你的法师塔。”

  凯尔萨斯智商比平均线高出一大截,自然听懂了卡洛斯隐晦的劝告。

  “是谁想对我不利,以至于父王需要派出一支军队来保护我。”

  “自己想,大胆的想,所有你能想到的尽管想。”

  卡洛斯因为与阿纳斯塔里安之间的承诺约定,不能做出正面回答,却丝毫不影响他糊弄凯尔萨斯。

  赞美伟大的语言艺术。

  “不行,我必须赶回银月城!”

  “然后死半道儿上?”

  卡洛斯用近乎冷嘲热讽的语气对凯尔萨斯说道。

  当年年轻不懂事,以为只有人类王国勾心斗角,等长大了才发现哪家都一样,二傻子还跟大冰坨子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基尔加丹与阿克蒙德一样面和心不和,你凯尔萨斯在我面前装孝子,是想掩盖银月城的内部矛盾吗?

  这是幻象,你在掩饰什么?

  你侮辱我智商,还不准我说话阴阳怪气咯。

  “我是银月城的王子,谁敢杀我!”

  卡洛斯就笑笑,不说话。

  在冷场一又四分之三分钟后,凯尔萨斯放弃了伪装,有些尴尬的问道。

  “你都知道了?”

  “我从奎尔丹纳斯出来的,你觉得呢。”

  “哎,那些家伙,怎么就不能好好读读历史书呢。”

  “什么意思?”

  “你觉得银月城核心的矛盾在哪里?”

  “阶级固化?”

  “是太阳井。”

  “啊哈?”

  “那些家伙哪个不是儿女亲家哪个不是国家栋梁,可是在太阳井的问题上,越是强大的法师越是经不起诱惑,他们忘记了当年永恒之井的惨案,只知道不断的逼迫我父王开放更多的权限给他们,只知道无休止的汲取力量。”

  凯尔萨斯愤恨不平的说道。

  “该不会封锁太阳井的结界,你们逐日者家族的血脉是关键吧?”

  卡洛斯突然有这么一问,却换来了凯尔萨斯的炸毛。

  “你怎么知道!”

  卡洛斯抹了一把脸。

  “我说我猜的你信不信。”

  突然,卡洛斯明白了阿纳斯塔里安为什么会与自己做交易,为什么会把破法者派出来保护凯尔萨斯。

  “现在你咋说,回达拉然?”

  “陪你走一趟吧。”

  “被暗杀了怎么办?”

  卡洛斯恶趣味的恐吓道。

  “我可是很强的!”

  凯尔萨斯自信满满。

  卡洛斯上下打量了一下,咂了咂嘴不说话。

  “你这是什么眼神?”

  “火法被削了你不知道吗?”

  “嗯?”

  “放轻松点,聊天嘛,是这样的。”

  卡洛斯并没有把可能的刺杀当一回事儿,凯尔萨斯留在自己身边也好,方便保护。

  于是就这样,聊着天吹着逼,喝着小酒吹吹风,已经是窗外更深露重的时刻。

  顺着岸边的灯火信号,无数小艇被放了下去,提里奥.弗丁是第一批上船的人马。

  “凯尔萨斯王子。”

  向凯尔萨斯行礼之后,提里奥.弗丁并没有更多的贵族礼节,一身劲装的他直接向卡洛斯汇报了情况。

  “卡洛斯,人手装备比想象中的多,天亮之前我们未必能完成装载,后天凌晨恐怕没法准时……”

  没有等提里奥说完,卡洛斯直接打断了他。

  “你看不起谁啊,这是凯尔萨斯王子殿下,达拉然的大法师,大法师懂吗?大~~~法师!”

  凯尔萨斯先是一脸懵逼,然后明白,这是“捧杀”。

  于是冷哼了一声,三颗翠绿魔珠环绕周身,紧接着数条寒冰之径从岸边滩涂一直连接到战舰侧舷,充做临时码头。

  “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凯尔萨斯有些不满的离开了甲板。

  “卡洛斯,为什么银月城的王子会……”

  提里奥.弗丁有些疑惑的问道。

  “与其关心这些,不如多研究研究封锁路线吧,这次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卡洛斯岔开了话题。

  “那我们的旗号,你想好了吗?”

  提里奥也略微有些不满,感觉卡洛斯整个人好像有些情绪不稳定,不过故国在望,似乎也很正常,就没有深究。

  “想好了,就叫血色十字军吧,白底红十字的旗帜。”

  卡洛斯说完后,提里奥点了点头,重新下到小船上返回岸边去安排。

  夜风袭来,卡洛斯再次一人独处,压抑住情绪的起伏。

  他也发现了自己之前的情绪不对,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只有远处的克罗米看着这一切,开心的不能自已,他听见了,听见了,他肯定听见了。

  上古之神的低语,卡洛斯听见了!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