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85章 奥特兰格勒

第585章 奥特兰格勒

  城门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卡洛斯深以为然。

  既然已经失期,那就明天必要着急赶回去。只是简单的传了个讯息给提里奥.弗丁,告诉他自己平安,不过另有要事。

  然后卡洛斯开始了摸鱼大业。

  一个家族,作为王族,要是没有几个愿意为自己效死的死士,那么离家破人亡也就不远了。

  一个国王,如果不培养几个明面上反对自己的死忠,那么被推翻了简直活该。

  放眼奥特兰克的贵族,称得上政治家的,卡洛斯认为只有两个半。

  其中一个是自己的父亲阿历克斯.巴罗夫,卡洛斯自认为自己顶多算半个。

  先王艾登年轻时候算一个,可惜岁月施加在他身上的压力将他压成了零点二五,剩下零点七五是王后萨莎的加成。

  卡洛斯接受了萨莎的提议,也做出了自己的承诺。

  所以他想知道,自己那位阿姨有没有遵守约定。

  然而当卡洛斯悄悄潜入萨莎用来养老的宅邸,才发现先王后早就闻着味离开了奥特兰克城,两个月前就离开了。

  真是敏锐的政治嗅觉。

  没有萨莎的帮助,卡洛斯并没有更好的办法拿到“反对者”的名单。

  既然没有近路可走,卡洛斯便耐着性子等待着,看看自己的国都里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

  于是,诡异的战争态势出现了。

  在两天的时间里,奥特兰克城内警钟大鸣。城墙上气氛紧张,城外提里奥依然心慌,然而不管是王国军还是国王军,都奇迹般的零伤亡。反而是城内,多少罪恶借着战争的名义施展暴行。

  如果没有外力的干涉,卡洛斯甚至想就这样多围上十天半个月的,因为在这样的压力下,很多隐藏起来的龌龊都被龌龊者自我暴露。

  但是这并不可能,奎尔萨拉斯的精灵舰队不可能一直等在海上,自己的老岳父也不可能一直观望。

  而卡洛斯也不可能一直回避自己的正牌妻子和儿子。

  留给他的时间其实也不多了。

  尤其黑龙之王耐萨里奥极大可能就在城内。

  经过最初的惊吓之后,卡洛斯也想明白了,他面对大表哥的时候并非毫无胜算。

  因为黑龙之王根本不敢用全力,他的伤势比想象中可能跟严重。

  黑龙之王耐萨里奥放弃自己的姓名改称死亡之翼,一个最大的特征就是他在深岩之洲利用源质为自己打造了一副盔甲。

  这副源质盔甲并非是为了单纯的增加防御力,更是为了束缚住死亡之翼因为强大力量而日趋崩溃的身体。

  没有这副盔甲,耐萨里奥空有绝世神力却不敢全力施为,因为用力过猛,死的不会是它的敌人,而是它自己。

  加上之前会面的诡异情况,卡洛斯虽然感性上不可理解,却理性的分析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黑龙之王对自己抱有善意。

  在排除了耐萨里奥的威胁后,卡洛斯认为两天的观察足够了。

  然后他于黎明时分来到城门。

  带上最好的剑,穿上最酷炫的盔甲,佩戴着最鲜艳的配饰,骑上最神骏的战马,卡洛斯独自一人踏进了军营。

  面对怀疑与质问,卡洛斯的回答只有一个。

  “吾名卡洛斯.巴罗夫,是一个圣骑士。”

  这是他最后的仁慈。

  所有能够确定忠诚的军队不是在城外就是在王宫,对于这些守城的军队,卡洛斯看在他们还在维持秩序的份儿上,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

  可惜,他们没有抓住。

  “国王怎么可能孤身一人!”

  “抓住这个假冒国王的叛逆!”

  在自己的叹息声中,卡洛斯挥动了手中的利刃,一道巨大的伤痕贯穿了整个军营,甚至在坚固的城墙内侧留下印记。

  力量啊,难怪无数人对你如痴如狂。

  在畏惧的眼神中,卡洛斯策马一步一步的走上城头。

  击飞所有投向自己的武器,卡洛斯不想再伤人性命,只是沉默前行。

  斩断封锁城门的机关锁链后,卡洛斯发现那些道路已经被守城的士兵用石块封堵。

  很正确的处置,很聪明的军官。

  可惜不是我的人。

  对不起,或许会伤及无辜,但是在艾泽拉斯,无辜不是获得豁免的理由。

  我已经给你们机会了。

  卡洛斯反转剑柄,双手握剑,用力插进脚下的条石。

  磅礴的圣光之力顺着卡洛斯的引导汹涌而出……

  城墙坍塌了。

  破碎的石块与城门的残骸在卡洛斯的力量下飞散漫天,硝烟散尽后,迎着初升的太阳,奥特兰克的战神骑在马上背对着城外的军队,发出了自己的呐喊。

  “奥特兰克的子民听着,你们的国王回来了!”

  然后,国王军进城了。

  接着,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挡在了卡洛斯面前。

  在发现卡洛斯的军队数量并没有想象中多之后,那些叛逆者阴谋家迅速的联合了起来,试图通过数量消灭奥特兰克正统的“国王”。

  虽然城门“匪夷所思”的陷落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但是摄政大公爵的按兵不动给了他们反抗的勇气。

  他们并不明白,这真是卡洛斯希望的。

  不流血的革命,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过家家游戏。

  不重新掌控奥特兰克,卡洛斯拿什么去面对即将到来的苦难命运。

  所以,我的敌人们,请你们去死好吗?

  在敌人从大街小巷涌出包围了自己以及军队后。

  卡洛斯长长了舒了口气。

  “听着,投降不杀!”

  对于卡洛斯的劝降,无人应答。

  于是卡洛斯挥了挥手,进攻。

  “父亲,为什么阻止我?奥特兰克唾手可得!我已经控制了王宫,杀死那个卡洛斯,我就能让阿历克斯.巴罗夫将王位传给我,这个国家就是我们的了!”

  奈法利安对于父亲耐萨里奥的命令,感到不可置信。

  黑龙王子敏锐的差距了卡洛斯计划的漏洞,果断出手用魔法控制了奥特兰克的王宫,封锁了所有消息的进出,禁锢了阿历克斯.巴罗夫以及他所有的亲信。

  奈法利安正准备着看一出好戏。他根本不相信那些愚蠢又无能的奥特兰克贵族能靠军队的数量堆死他们的国王。所以奈法利安等待着,等着卡洛斯一路血战杀到王宫时,自己控制他的父亲当面否定他的身份。

  多么有意思的一出戏啊!

  为什么父亲会出面制止自己?

  奈法利安理智上不理解,感情上不接受,所以他质问着自己的父亲。

  “因为我不喜欢。”

  耐萨里奥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语,奈法利安便屈服了,但是眼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给你个机会,用你的力量正面击溃敌人,那么我就不再干涉你的行为。”

  耐萨里奥思考了片刻,说道。

  奈法利安昂起了透露,露出骄傲的神情,离开室内,走上阳台,然后纵身一跃。

  就在卡洛斯带头冲锋如入无人之地的时候,一声高亢的龙吟传来,一道巨大的黑影遮蔽了初生的太阳。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