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87章 儿子,儿子,我是你爸爸

第587章 儿子,儿子,我是你爸爸

  卡洛斯有三次机会斩杀奈法利安,但是他都放弃了。

  因为天知道耐萨里奥在哪儿看戏。

  狂妄没什么大不了,阿克蒙德也不能隔着无尽虚空对着卡洛斯读死亡一指。

  但是自大就要不得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分分钟就要狗带。

  不仅仅是耐萨里奥,卡洛斯清楚,自己现在不过刚刚踩在那根线上,跟那些活了万年的老东西相比,还嫩得很。别说龙王了,暗夜精灵里能收拾自己的大有人在。

  所以说在艾泽拉斯混,个人武力非常重要,它能保证你活下去。

  但是个人武力又不是特别重要,在集体的力量面前,个人武力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比如燃烧军团,这个既是正面榜样又是反面教材,既是学习目标又是最终敌人的矛盾混合体。

  总体来说,卡洛斯的奇妙冒险是赚了。

  因为仔细想想,卡洛斯明白,自己苦修十年未必能走到现在的高度,何况勾心斗角的政治压榨,自己又有多少时间去训练。

  但是损失了十年的时间,一切都显得那样急促,巨大的压力逼迫着卡洛斯的处事风格逐渐极端化。

  克尔苏加德从诺森德回来了。

  诅咒教派即将在洛丹伦掀起滔天巨浪。

  这是卡洛斯无法阻挡的既定事实。

  因为人民并不崇敬他们的国王。

  比起苦口婆心的劝说,不劳而获的感觉是那么的棒。

  卡洛斯实在没有兴趣做悲情的救世主,一个人去背负世界的罪孽,天塌下来不是该由个儿更高的暗夜精灵去顶吗?

  所以他在奥特兰克推行“恐惧统治”的同时,派出信使非常正式的向玛法里奥与泰兰德两口子递出了非常正式的会晤请求。

  麦迪文留给他的遗产比想象中更加的丰厚,或者说艾格文是真大佬。八百年如一日的战战战,上一代守护者的足迹几乎踏遍了艾泽拉斯。

  纠结于人类的生态圈蝇营苟且已经不是卡洛斯的目的,终结燃烧军团对于艾泽拉斯的威胁才是最终目标。

  为此,卡洛斯决定有限度的纵容亡灵天灾的爆发。

  至此,奥特兰克的北方国境开始封锁。

  为了暗夜精灵的入局,卡洛斯决定忘记萨尔这个一号人物。

  每当思考克罗米的所作所为,卡洛斯始终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却又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忽略了什么,心底始终有一丝疑惑存在。

  而耐萨里奥与他的黑龙军团在奥特兰克之战后便偃旗息鼓,并没有更多针对卡洛斯的后续行动,令人摸不着头脑。

  奥特兰克之战后的一个月,各国的使节如约而至的抵达了奥特兰克,求见卡洛斯。

  同月,阿隆索斯.法奥病逝。

  从人类诸国的反应来看,联盟在失去部落这个大敌之后,已经走到了自我崩溃的边缘。缓慢的反应速度和内部的勾心斗角诉说着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可怖的战争怪兽已经衰弱不堪。

  卡洛斯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青铜龙一直强调一定要有一位巫妖王了。

  因为只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天灾军团,才能领联盟与部落携手对敌。

  虽然卡洛斯并不认为部落是必须存在的玩意儿,但是现在的联盟是真的不中用。

  “洛丹伦联盟”已经走到了绝路,卡洛斯身为前元帅,已经开始考虑如何组建那个存在于记忆中的联盟。

  可惜此时的“至高王”还是个莽霸,彻头彻尾的政治小白,除了对泰瑞纳斯的憧憬和敬爱,一点政治手腕都没有。

  此时的暴风王国真的论国力,怕不是和黑龙军团打过之后的奥特兰克五五开。

  卡洛斯之前的策略起到了切实的效果,隐藏行迹秘密筹划爆发发难,先将自己的基本盘稳住之后再彰显存在感,这样做的好处明显强于向老岳父求助通过联盟的途径确定身份。

  至少卡洛斯强硬的封锁北部边境的行为,就没有几个人敢当着他的面逼逼叨。

  而使节们路过奥特兰克城时,皆被那惨烈的战争伤痕震惊。

  随着时间的退役,奥特兰克发生的真实战况逐渐流传出去,坊间流传的小道消息也不再全部是花边八卦。

  虽然脸上流露出对于奥特兰克人民遭受巨大灾害的同情,但是人们更多的谈论着骑士王到底有多厉害。

  破败的奥特兰克城并不是个接见使节的好地方,卡洛斯也是刻意的拖延这一次的会面。但是为了了解真相,使节们并不在意停留于奥特兰克城。

  这就给了卡洛斯充裕的时间,去与自己的妻儿见面。

  凯尔达隆湖心堡,依然是家的味道。

  只是当政治夹杂进婚姻当中,奥特兰克的王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王后。

  但是当嘉丽雅将安哈多尔卫队的指挥权毫无保留的交给自己时,卡洛斯明白,自己的小妻子还是记忆中那个人。

  只是她身边那个眉毛不是眉毛鼻子不是眼睛的小屁孩,真的很碍眼。

  “大哥!”

  已经胖成个球的维尔顿.阿历克斯打断了夫妻间的深情对视,一把搂住卡洛斯的腰,用鼻涕眼泪诉说着自己对大哥的思念。

  也好,冲淡了之前的尴尬,卡洛斯安慰了自己的弟弟,然后换了更私密的场所与嘉丽雅交谈。

  人少,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

  嘉丽雅虽然是米奈希尔家族培养出来的正统公主,但是对于嫁给卡洛斯这件事,却是有些心态失衡的。

  因为卡洛斯是真正的大英雄,而自己……

  十年的时光,嘉丽雅已经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人妇轻熟女,对于父亲若隐若现的暗示,也不再是当年的懵懂无知。尤其在有了孩子之后,为人母的刚强更是支撑着她战天斗地。

  但是当失踪的丈夫平安归来,嘉丽雅十年来终于放下了肩上的重担,第一时间将“忠”于自己将士给卖了。

  这也是当初婚约的一部分,安哈多尔的领主是嘉丽雅,而并非卡洛斯,所以守卫安哈多尔的士兵名义上的主人也是嘉丽雅。当卡洛斯失踪后的数年,泰瑞纳斯一步步的通过合乎法理的手段实质上的重新掌控了安哈多尔这个门户要地。

  拿回安哈多尔的控制权后,鲠在卡洛斯与嘉丽雅之间的鱼骨也就消化不见。

  可惜来不及温存,急于彰显自己存在感的傻小子就苦着一张脸准备质问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回家。

  “你叫什么名字?”

  卡洛斯问道。

  少年一扭头不作回答。

  “因为孩子出生的时候你不在,是父亲取的名字,阿尔冯斯.巴罗夫。”

  嘉丽雅急忙打圆场。

  “这个名字我不喜欢。”

  卡洛斯想了想,说出了潜台词非常分明的话语。

  “我的名字,你凭什么不喜欢,玩失踪这么多年,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少年突然感情爆发,带着哭腔呐喊道。

  “就凭我是你爹。”

  卡洛斯不仅没有内疚的心情,反而想笑。

  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道理都不懂,崽儿啊,阿爸对你很失望啊。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