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95章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王子在挨揍

第595章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王子在挨揍

  我,我,我做了什么?

  血,我手上怎么会有血??

  外公,外公怎么中刀了???

  阿尔冯斯.巴罗夫在一脸懵逼中迎来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卡洛斯.巴罗夫刺杀了泰瑞纳……”

  侍卫突然大喊,然而卡洛斯瞬间反应过来,用接近暴走程度的的力量施放了律令:震慑。

  “闭嘴!”

  “抓住……”

  卡洛斯扯掉装饰用的披风直接盖在嘶嚎者的头上,用这就是斯巴达达达达达达达达达的姿势一脚将他踹休克。

  开玩笑,像自己这么牛逼的人都懵逼了,这些张嘴就来的家伙肯定图谋不轨。

  卡洛斯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

  绝对不能让这些废物扯着嗓子吼起来,必须镇压住场子,现在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必须先保证自己嗓门是最大的。

  “有刺客!”

  卡洛斯一嗓子嚎出来,泰瑞纳斯的侍卫们也懵逼了。

  我们知道有刺客啊,你的刺客头子喊什么喊?

  哪怕没有武器,卡洛斯徒手也能挥出神圣风暴,强劲的气流将倒地的泰瑞纳斯身边的闲杂人等驱散,卡洛斯一个箭步上前观察老岳父的伤势。

  这是……

  好恶毒的诅咒之刃。

  阿尔冯斯捅自己外公这一道,不是简单的物理伤害,匕首入腹,一丝血都没有留,刀刃已经和血肉融合在一起,但是邪恶的魔法能量正在摧毁泰瑞纳斯的生机。

  想想也是,艾泽拉斯的最强圣骑士就在这里,简单的刀伤卡洛斯完全可以当场治愈。

  只有这样邪恶的魔法诅咒才能达成那些阴谋者的龌蹉目的。

  卡洛斯张开圣光之翼增幅自身的感应力,大量纯粹的圣光围绕着将他托起漂浮于半空。

  “你个弑……”

  还有不长眼的试图指控卡洛斯,只见卡洛斯伸手一指,又智障一个。

  这时律令:震慑的效果也开始消退,理智回归的众人开始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

  蓄力完成的卡洛斯将圣光注入泰瑞纳斯的躯体,虚化的右手插入老岳父的腹部,强行将诅咒之刃给拔了出来。

  在大量圣光的刺激下,泰瑞纳斯短暂的恢复了意识。

  “找到真正的阿尔冯斯,找到我的外孙!”

  泰瑞纳斯纵横政坛几十年,仅仅一瞬间就明白了刚才那场闹剧意味着什么。

  有人在挑拨自己与卡洛斯的关系,在摧毁洛丹伦王国与奥特兰克的和平根基,在毁灭联盟的基石,在抹杀卡洛斯的人望。

  一但卡洛斯失去了威望,那么自己如果身亡,联盟就毁了。

  泰瑞纳斯看了自己的外孙一眼,眼神中充满慈悲与哀伤。

  他不相信阿尔冯斯是故意的,但是身体的极度疲惫蚕食着他的意志,泰瑞纳斯感觉无尽的黑暗正在向自己席卷而来。

  “卡洛斯,就交给你了。”

  用自认为最洪亮的声音说出这句话,泰瑞纳斯再次倒下。

  不过这一次,卡洛斯接着了他。

  “将刺客压下去。”

  卡洛斯给了赛丹.达索汉一个眼色,赛丹立刻明白过来,冲上前去扼住阿尔冯斯的咽喉将他拖离现场。

  示意嘉丽雅将自己的父亲送走前去休息,卡洛斯开始了清算时间。

  不能怯懦,不能退让,在泰瑞纳斯再次苏醒前,卡洛斯必须倒打一耙。

  这是有预谋的政治计划,如果做实了卡洛斯刺杀泰瑞纳斯的罪名,那么他这么多年积攒下的声望全部都毁了。

  太可怕了。

  此时的卡洛斯才感到一阵阵的后怕。

  小看克尔苏加德了,小看耐奥祖了,小看了燃烧军团和上古之神。

  差一点,差那么一点点就万劫不复了。

  卡洛斯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气势逼问之前的侍卫。

  “我岳父遇刺,第一时间不选择护卫你的国王,而是准备污蔑我,是谁指示你的?”

  “我,我只是……”

  受不了卡洛斯的压迫,侍卫忽然暴起,却被卡洛斯用两只手指捏住了剑尖。

  “说出指使者,我给你活路。”

  卡洛斯再次压迫他。

  “是你啊!”

  侍卫突然露出狂热的表情,大喊道:“卡洛斯陛下万岁!”

  然后嘴角流血瘫倒在地死了。

  “智障吗?”

  卡洛斯扭头对洛丹伦卫队的军官说道。

  “我不知道你们当中多少人有问题,但是请确保那边那个活着。”

  卡洛斯指了指被自己用圣光震成贤者时间那个家伙。

  “王后殿下,这是有预谋的叛乱,泰瑞纳斯陛下现在急需休养,请您安抚众人。”

  “好的,我会的。”

  “然后,召唤阿尔萨斯回来吧。”

  因为泰瑞纳斯最后的吩咐,王后明白卡洛斯是可以依靠的人,选择了相信他。

  但是疑惑的种子已经播下,洛丹伦的大地,起风了。

  赞美圣光,经过一天一夜的昏睡,泰瑞纳斯终于苏醒过来。

  “阿尔冯斯怎么样?”

  慈祥的外公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孙子。

  “被关押在王宫地牢。”

  嘉丽雅眼中泛着血丝,坐在父亲的床榻旁寸步不离的照看着。

  “对不起,嘉丽雅,有更好的办法,现在想来,明明有更好的办法,但是当时,父亲想不到啊,只能委屈阿尔冯斯了。”

  “我知道的。”

  “这件事的影响很坏,一个处理不好,联盟将陷入内战,你丈夫将身败名裂。”

  “我知道的。”

  “卡洛斯呢,我要见他。”

  “他在地牢。”

  “是吗?那就在等一会吧。”

  “嗯。”

  “嘉丽雅,你哭什么?”

  “没,没什么。”

  嘴里说着没什么,嘉丽雅.米奈希尔终于泣不成声,伏在父亲的身上放声大哭。

  泰瑞纳斯伸手去抚摸女儿的脸,却看到枯枝一般的手掌。

  这是我的手?

  又摸了摸脸庞,颧骨高耸面颊凹陷嘴唇粗糙。

  我……大概活不长了吧。

  泰瑞纳斯突然有了一丝明悟。

  “嘉丽雅,麻烦你去叫卡洛斯过来,我恐怕等不了了。”

  在催促女儿离开后,泰瑞纳斯又摇了摇铃铛,命令自己的总管去传唤其他人。

  报应啊。

  原来自己女婿所说的“巨大阴影”真的就存在于自己身边。

  被无限荣光遮蔽了双眼的自己,真是活该啊。

  泰瑞纳斯很清楚,这一切绝不会是卡洛斯所作所为。

  因为卡洛斯与自己一样,都是活在威望荣耀之上的王者,是背负着“人设”的可怜虫。

  如果不是卡洛斯想要刺杀,那么这一切就太可怕了。

  就在泰瑞纳斯沉浸于思考当中时,一声惨叫惊扰了他。

  “陛下,这是第三个暗杀者。”

  只属于泰瑞纳斯的暗杀之刃从阴影中现身,向自己的主人鞠躬过后,带走了伪装成侍从的刺客尸体。

  泰瑞纳斯点了点头,似乎在继续发神。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