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96章 爸爸去哪儿

第596章 爸爸去哪儿

  “父亲!父亲!我……”

  从小娇生惯养的阿尔冯斯习惯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哪里见识过黑牢的可怕。

  即使挑选了王宫地牢最好的房间,那阴暗霉败的气味和阴森恐怖的氛围依然如同深海恐惧般摧残着小王子的心智。

  当卡洛斯出现在阿尔冯斯面前时,小王子除了呼喊着父亲,已经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

  什么叫那不是真正的阿尔冯斯?

  我是啊。

  一向亲切的外公否定了自己的身份,只有十岁的阿尔冯斯根本理解不了那份残忍背后的爱,眼前的父亲是他最后的希望,仿佛黑暗中的光。

  “匕首是哪儿来的?”

  卡洛斯平静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

  卡洛斯想了想,直接徒手扯断了锁住牢门的铁链随手扔在一旁,走进了房间,盘腿坐在了儿子面前。

  “你知道的,仔细回忆。”

  卡洛斯伸出食指点在阿尔冯斯的额头,万能的圣光这次起到了镇定剂的效果。

  阿尔冯斯畏惧着父亲的目光,却有着一股子倔强,没有低头。

  于是在卡洛斯的引导下,被动进入了冥想状态的阿尔冯斯回忆起来了。

  “布瑞尔,有坏人袭击我们,打的真痛快,战利品,好看的匕首,我的……我藏起来了。”

  一柄匕首绝对没有控制心智的效果,阿尔冯斯身边全是圣骑士,真是那么强力的诅咒道具不可能三两天时间里毫无端倪,你当你拿到的是萨拉斯塔,黑暗帝国之刃?

  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卡洛斯甚至怀疑嘉丽雅身边有诅咒教派的潜伏者。

  但是继续引导儿子回忆过往,阿尔冯斯便出现剧烈的头痛症状,冥想最终被打破。

  “知道你干了什么吗?”

  “那不是我,父亲,我不想伤害外公,我……”

  “那就是你,别找借口。不管是被人控制了还是中了邪恶的魔法,那就是你,捅了你外公一刀的就是你,是你,阿尔冯斯.巴罗夫,我卡洛斯.巴罗夫的儿子。”

  “父亲,我该怎么办?”

  巨大的愧疚与恐惧击穿了阿尔冯斯的心防,他再也忍不住,扑进父亲怀里痛哭起来。

  你能怎么办,你外公已经把脱罪的剧本都写好了,捅了他一刀的是伪装成“阿尔冯斯”的刺客,“真正”的阿尔冯斯失踪了。

  你好办的很,找个倒霉蛋背锅,把“你”救回来就行了。

  难办的是我啊!

  熊孩子,你爹我现在才是进退维谷,一失足就成千古恨了。

  坑爹啊,这是。

  真有一巴掌把儿子糊墙上的冲动,但是卡洛斯叹了口气,忍住了。

  自己的种,能怪谁呢。

  “卡洛斯,泰瑞纳斯陛下醒了,他急着见你。”

  赛丹.达索汉在地牢外拦住了嘉丽雅,自己下来传达。

  “这么快?那事情还有转机啊!”

  卡洛斯大喜过望,泰瑞纳斯醒了!

  “你在这等我,除了我,谁让你离开都不准走,听明白了吗?”

  “嗯,除了父亲的话谁我都不听。”

  听到外公醒了,阿尔冯斯也松了口气,急忙点头答应。

  卡洛斯急匆匆的离开关押阿尔冯斯的牢房后,突然停住了脚步。

  “老师,我能信任你吗?”

  赛丹.达索汉明白,卡洛斯有非常重要的事托付给自己。

  “这一声老师,值得我付出性命。”

  “我没有关牢门。”

  “所以你拉不下脸,你要我回去关门?”

  “……”

  活该你混的没有乌瑟尔好,简直是个气氛毁灭者。

  “替我守好阿尔冯斯,不要让那些家伙再利用他。但是,如果,他要逃跑……”

  卡洛斯没有说出要怎么样,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留给赛丹.达索汉一个沉重的背影,就离开了。

  赛丹.达索汉一个人地牢凌乱,什么意思,这么沉重的语气,难道是要……

  不至于啊。

  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当赛丹.达索汉准备放弃铁男的形象舔着脸寻根问底时,卡洛斯已经走远了。

  国王醒来的消息,驱散了笼罩洛丹伦城的阴霾。

  王宫大臣们虽然惊悚于国王的衰弱,但是在联盟的主宰面前,只要泰瑞纳斯没有断气,就没有人敢正面顶撞他。

  越是濒临死亡的国王越是可怕,这是贵族们的共识。

  阿尔冯斯的事件被定性了,邪教组织绑架了骑士王的孩子利用魔法将刺客伪装成泰瑞纳斯的外孙试图挑动洛丹伦王国与奥特兰克的战争。

  那一柄诅咒匕首虽然没有带走泰瑞纳斯的性命,却彻底的摧毁了他的健康。

  召集阿尔萨斯返回洛丹伦的旨意已经连发了三波,洛丹伦因为泰瑞纳斯遇刺而引起的波澜被暂时压下,但是后续的发展谁也没有【哔】数。

  在于老岳父商量好小舅子阿尔萨斯洛丹伦返回前需要协调的事宜后,卡洛斯与妻子吻别,一个人前往了王宫地牢。

  最终,阿尔冯斯没有走出形同虚设的牢房,无论是赛丹.达索汉还是卡洛斯都松了口气。

  只服务于米奈希尔家族的王室法师领着一只带着镣铐的猪前来,一脚将猪踹进监牢,然后打开一道传送门恭送卡洛斯与阿尔冯斯离开。

  在儿子一脸懵逼的呆萌表情下,卡洛斯忍不住也一脚将阿尔冯斯踹进传送门。

  “嘉丽雅他们的安全就交给您了,老师。”

  “我尽力。”

  赛丹.达索汉拍了拍胸膛,回应道。

  说完,卡洛斯也走进了传送门。

  “父亲,这是哪儿?”

  “大概是耳语森林吧。”

  黑漆漆的夜,看不清路,阿尔冯斯在传送门闪耀的光辉黯淡后,感觉自己和瞎子没有区别,于是带着哭腔问道。

  “我们来这儿干嘛?”

  “亲子大冒险。”

  “啊?”

  “哈~~~”

  “爸爸,不要杀我,我是你亲儿子啊!”

  “松开我大腿,有点男子汉的气概!”

  “我不想死!”

  “往哪儿掐呢?小兔崽子!我打死你。”

  一阵哭笑不得的互动后,阿尔冯斯终于明白,自己老爹说的是真的,这是外公为自己脱罪的一部分。

  “小废物,你爹我十岁的时候,已经跟你二伯三伯满世界的打狼吃肉,要不是你奶奶皮鞭厉害,我们恨不得住在森林里。怎么到你这还怕黑。”

  背着儿子,卡洛斯几乎感觉不到格外的重量,开启圣光狗眼,更是火把也不用打,一路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但是阿尔冯斯只是个和平年代出生的小纨绔啊,平时身边人都宠着他,哪里真正吃过苦,此时除了抱紧父亲的脖子,只剩下听听耳边呼啸的风。

  诡异的原始森林,原本黑童话的发源地,因为有了父亲,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阿尔冯斯居然睡着了。

  “醒醒,醒醒。”

  不情愿的被推攘起来,阿尔冯斯睡眼惺忪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日出了。”

  这是一片湖泊,好大的湖泊,出生的朝阳将湖面染成金黄色,异常的壮丽秀美。

  “这就是你儿子吗?”

  “是啊,小废物一个。”

  “哎,泰兰……”

  “会见面的。”

  沉迷于美景的阿尔冯斯没有注意到,湖畔,上百号猛汉正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工作。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