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597章 法兰西失去了蓝与红

第597章 法兰西失去了蓝与红

  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能苏,但是每一个侏儒都是天生的爆破鬼才,这是写在基因上刻在骨子里的种族天赋。

  侏儒,工程学+15。

  从第二次兽人战争后期,卡洛斯就有意识的引进高端工程人才,十多年下来的结果,奥特兰克一直是除铁炉堡外最大的侏儒移民地。

  尤其是二战后期,铁炉堡恢复农业生产之前那段时间,卡洛斯利用联盟大元帅的职务之便与梅卡托克商量分流人口得到了大工匠与麦格尼的一直点赞,认为卡洛斯仗义。

  虽然战后许多侏儒回到了铁炉堡,回到了族人身边,但是还是有不少侏儒留在了奥特兰克服务于巴罗夫家族。

  原因是卡洛斯始料未及的————钢坦克计划太符合侏儒的胃口了。

  卡洛斯多铆蒸刚的浪漫与侏儒的作死天性一拍即合。

  虽然因为卡洛斯的失踪,卡爹十年来叫停了不少计划,但是依然有超过四位数的侏儒留在了奥特兰克。

  所以当卡洛斯开始打提尔之墓的主意时,首先想到的不是法师,而是工程师。

  更正,是侏儒工程法师。

  与游戏地图不同,耳语森林因为处于高山丘陵环境,一直是洛丹伦王国的开发盲点,茫茫黑森林中想要寻找埋藏着泰坦守护者提尔的坟墓,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出乎卡洛斯的预料,因为此时的上古之神无论恩佐斯还是约格萨隆都没有完成对于牢笼封印的侵蚀,负责这件事的提里奥.弗丁虔诚的向圣光祈求引到,居然得到了回应。

  于是,卡洛斯带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来了。

  果然每一个圣骑士都有一颗惩戒的心啊。

  游戏害人不浅……

  卡洛斯发觉自己居然选择性的遗忘了提尔之手……或许应该被称为白银之手的这么一件圣物实际上也在提尔之墓里。

  不,实际上白银之手才是提尔之墓的封印法器,索拉丁带着自己的爱剑斯多姆卡去斩杀腐蚀者扎卡兹已经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既然要挖提尔的坟,就不得不说说坟墓的主人以及他的敌人。

  这是一个郎郎阿狗的故事。

  从麦迪文那里得到的知识,更正了卡洛斯一些来源于游戏经验的谬误认知。

  提尔根本不是因为对人类的关爱而保护了弱化的维库人南下。

  泰坦守护者或许公正,但是绝不仁慈。

  提尔是被洛肯给坑了。

  人类,是艾泽拉斯最重要的种族之一,但是却并非艾泽拉斯的原生种族。人类、矮人、侏儒以及魔古等种族其实比较正规的称呼应该是【泰坦造物的后裔】。

  在第二次泰坦降临后,上古之神的黑暗帝国陨落,因为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无法根除扎根艾泽拉斯内部的古神触须,泰坦们封印上古之神后变离开了艾泽拉斯星球。相应的,留下了以奥丁为首的泰坦守护者。

  守护者们在如今的诺森德“风暴峭壁”的地区修筑了名为“奥杜尔”的要塞,并在其中安放了已经建造完成名为“意志熔炉”的机器。

  “意志熔炉”是与古卡利姆多大陆的南部要塞“奥丹姆”中的“起源熔炉”相对应的机器,二者均诞生于守护者阿扎达斯和米米尔隆之手,其作用在于为沉睡的世界之魂输送能量,同时“意志熔炉”还具有赋予生命的功能,通过汲取世界之魂散播出的生命力,来赋予无机物以生命。

  守护者们利用“意志熔炉”的力量创造了被称为“第二代泰坦造物”的新物种,其中就包括托维尔人。

  维库人诞生于钢铁之中,所以算得上是真正的“铁人”——泰坦的技术赋予了它们强壮的体魄和坚韧的身躯,无与伦比的勇气与坚忍不拔的战斗意志令维库人所向披靡,与古神爪牙漫长的战斗锻炼出了它们高超的战斗技巧,这令维库人成长为拥有强大战斗力和精神力的泰坦造物,真正意义上的战斗种族。

  正因如此,维库人才备受守护者们的青睐——奥丁选择在维库人中挑选勇士加入他的“瓦拉加尔”大军;同样,洛肯和他的被腐化的手下们也选择了维库人成为他们烦武器。

  洛肯在约格萨隆的蛊惑下滥用起源熔炉暗地里锻造了一支效命于自己的军队。但是因为起源熔炉已经被约格萨隆所污染,通过熔炉向泰坦造物中散播了“血肉诅咒”,感染了这种诅咒的泰坦造物会逐渐“血肉化”。洛肯与其他守护者之间的战争扩大了血肉诅咒的传播,哪怕跟随守护者出征远离奥迪尔的泰坦造物也无可避免的受到了感染。

  特别说明,被洛肯坑了的除了提尔还是莱登。

  感染血肉诅咒的泰坦造物自身实力会被大幅的削弱,而在当时的混乱局面下这可以说是致命的。

  虽然上古之神被泰坦出手封印,但是古神的爪牙大军还在肆虐大陆。

  提尔与阿扎达斯带着诺甘农的圆盘以及维库大军准备前往奥达曼决绝穴居人的问题,莱登带着魔古人去平息螳螂妖以及亚煞极之息引发的混乱。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都被洛肯坑了。

  莱登的故事有空再吹,说回提尔。

  因为洛肯的出卖,阿扎达斯与提尔遭到了古神爪牙大军的堵截。

  提尔掩护阿扎达斯带着诺甘农的圆盘突围,而自己则留下来断后。

  然而被血肉诅咒腐化的维库大军战斗力严重弱化,在精心设计的杀局里,提尔最终牺牲在与追击他们的克拉西斯的战斗中。

  特别说明,古神的追随者们自称为无面者,而克拉西斯则是无面者中最强大的个体,上古之神真正的“爪牙”。

  巨大的体型确保了强大的力量,再加上高超的智力,克拉西斯的黑暗魔法甚至可以粉碎泰坦造物的心智。

  克拉西斯通常充当着上古之神核心领域的守卫,以及战场上古神大军的督军。

  克拉西斯对黑暗魔法的掌握使得他们拥有了极强的再生能力,甚至在被杀死后仍然可以缓慢的积蓄能量死而复生。

  还记得黑海岸那具巨大的残骸吗?

  这,就是克拉西斯。

  提尔面对的,不是一个克拉西斯,而是两个

  扎卡兹与基希克斯。

  可惜上古之神失算了,洛肯也失算了。

  古神爪牙面对的是艾泽拉斯最强守护者,是差点手撕迦拉克隆的超级猛男,是奥丁也无法企及的奇行种,是将莽与勇点满了的战神。

  即使随行的维库人已经阻挡不了古神爪牙的攻势又如何?

  老子提尔一个人就是一支大军。

  最终,提尔付出生命的代价莽死了基希克斯,莽穿了扎卡兹,完成了理论上绝无可能的双杀。

  奥丁派出的援军来得太迟了

  提尔战死的地方被那些他的崇拜者命名为“提尔之殒”。而提尔唯一留下的遗物——他那支因为肉搏迦拉克隆被咬掉后重新锻造的“白银之手”,被安放在他的墓地前,用来镇压没有来得及被无面者抢走的扎卡兹尸体。

  维库人对这位守护者充满了敬意、感激还有愧疚,他们向泰坦守护者提出希望能永远守护提尔之墓的请求,提尔的老友阿扎达斯应允了。

  从此,这些维库人便在“提尔之殒”——维库语读作“提瑞斯法”的地方,安顿了下来。

  但是这些维库人只是他们众多同胞中的一小部分,大部分的维库人依然留在北方。

  洛肯的阴谋以及奥丁的迷之沉默造成了守护者们极大的损失与混乱,但是守护巨龙的五色军团以及暗夜精灵卡多雷帝国的崛起加速了艾泽拉斯由混乱向平稳衍变的过程。

  和平,似乎到来了。

  失去了钢铁身躯的维库人们开始想办法来弥补缺失的力量,他们看中了翱翔在天空中的始祖龙。驯化始祖龙几乎是每一个维库氏族都要做的事,但是其中做的最好的莫过于伊米隆国王领导的掠龙氏族,他们驯龙的能力是维库人中最高超的,因此他们也成为了最强大的维库氏族。

  血肉诅咒对维库人的影响在逐渐加深,最初只是影响肌肤强度的诅咒现在已经到了连培育的下一代都完全血肉化的严重程度。当维库妇女们生出血肉化的婴儿后,维库人们陷入了恐慌,甚至有些人认为伊米隆国王是导致这一切灾祸的根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血肉诅咒算在自己头上,但是伊米隆国王却并不慌张,他冷静的下达了处置的方法:将所有血肉化的婴儿杀光。

  大部分维库人坚决的执行了国王的命令,但是依然有心存不忍的维库人,他们选择将这些婴儿送到传说中南方之地的同胞们——也就是驻扎在提瑞斯法的维库人那里去交给他们抚养。

  正是这些受到血肉诅咒的提尔追随者和掠龙氏族的婴儿,在日后繁衍出了艾泽拉斯最初的人类。

  所以说这桩人类起源的无头公案,在麦迪文的娘八百年如一日的考(挖)古(坟)下,终于浮出水面。

  时光流逝,因为血肉诅咒的腐蚀,当年提尔的追随者们早已作古,新生的人类从长生种变成了短命种,提尔传说的真相也随着先祖的逝去渐渐被掩埋,直到千古一帝索拉丁的横空出世。

  这位大佬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统一人类,结盟高精,爆锤巨魔,唱着无敌是多么寂寞的索拉丁寻着线索找到了被掩埋于时光之下的提尔之墓,好死不死的发现了腐蚀者扎卡兹的尸体,又好死不死的触动了提尔设下的封印。

  早已年久失修的封印失效,扎卡兹即将复活。

  索拉丁继承了提尔的莽与勇,又是一波一换一,用自己的佩剑斯多姆卡再次封印了扎卡兹,然后场面于提尔之墓。

  也正是索拉丁晚年的这波骚操作,埋下了阿拉索帝国崩溃的种子。

  卡洛斯在耐心等待侏儒完成潜水器调试的空闲里,陪着阿尔冯斯在湖边钓鱼,顺便缅怀着古人过往的历史。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