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00章 千古一帝

第600章 千古一帝

  “父亲,为什么不把斯多姆卡留给我,难道我没有资格继承您的神剑吗?”

  “不,我的孩子,你是我最满意的继承人,也是我钦定的下一位阿拉索之王。”

  “那是为什么?您不把象征王权的斯多姆卡交给我?”

  “因为我希望帝国能够长久的和平,因为我希望子民能够将我的子嗣视为帝国正统,把我的血脉当做高贵尊荣,而不是凭着一把剑来决定王位。”

  扎卡兹在失去斯多姆卡的镇压后,核心再无桎梏,即使一百位圣骑士联手编制的结界也阻挡不了无孔不入的暗影之力疯狂涌向它的躯体。

  而卡洛斯也阻止不了斯多姆卡将自己主人的记忆塞进自己的脑海当中。

  这注定将是一场艰难的战斗,太过逼真的记忆碎片混淆了卡洛斯对于真实与虚幻的界定。

  趁你病要你命,卡洛斯在扎卡兹出于薛定谔复活状态的时候,便是一套势大力沉的疯魔剑法。

  可惜效果极其有限,暗影几乎瞬间愈合了扎卡兹的伤口。

  混乱的记忆再度来袭。

  带着一身的丰功伟绩,头发开始花白的索拉丁离开了王位。

  “知道我这一生最自豪的是什么吗?”

  “战胜了巨魔?”

  “不是。”

  “建立了帝国?”

  “不全对。”

  “总不会还要加上获得了精灵的友谊吧。”

  新王预期说是在回答索拉丁的问题,不如说是在吹捧自己的父亲。

  如果换做年轻时候的索拉丁,大耳刮子已经糊儿子脸上了。

  现在的索拉丁已经多了一分平和与宽容,他平静的说道。

  “我最自豪的是领导我的同胞从部落走向帝国,是将百万人的意志凝聚成一个名字。孩子,我希望将来,我最自豪的是有你这个儿子。”

  说完,大帝离开了激流堡。

  扎卡兹的“大脑”开始运转,它干涸的身躯饥渴于暗影,它邪恶的意识渴望鲜血,单纯的物理伤害无法对腐蚀者造成致命伤,卡洛斯离开了怪物的身躯,试图用圣光灌注斯多姆卡挥砍出自己最强的一击。

  很遗憾,卡洛斯失败了。

  长久的浸润在暗影之源,斯多姆卡本能的排斥着圣光。

  剧烈的暗影爆炸,虚空之风横扫场地。

  卡洛斯横手一挥,在暗影的衬托下,破碎的圣光如星河璀璨。

  虽然因为神剑的不配合,卡洛斯来不及变招,但是斯多姆卡似乎拥有吞噬暗影的能力,即使虚空暗影的风暴击碎了卡洛斯仓促间发动的圣盾,却并未重伤持剑之人。

  伴随着地面的震动,扎卡兹庞大的身躯站立了起来。

  古神最忠实的仆人复活了。

  卡洛斯再一次陷入回忆的幻想当中。

  “阿洛迪,你真是无趣啊。要多笑,不然白瞎了你这张脸。”

  “老东西,闭嘴吧,一把年纪还那么莽撞,你对虚空恶魔根本一无所知。”

  索拉丁赤裸着上半身,任由一个容貌俊美的男子为自己医治胸前的伤口,由魔法造成的伤口。

  “那你倒是说说,那种不堪一击的渣滓有什么可怕之处?”

  “无边无际无穷无尽。”

  “你真不可爱,夸夸自己的父亲就这么难吗?”

  “我没有一把年纪了还与虚空恶魔玩肉搏的父亲。”

  “唉,当年的你多么可爱,那么小一团,现在除了凶自己的父亲,什么也没有学会……”

  阿洛迪手下不留情,索拉丁发出吃痛的喊叫声。

  “老东西,不要不当回事儿,那是造物主也无法彻底战胜的敌人,你踏入超凡的领域才几年时间,当年燃烧军团肆虐古卡利姆多,死掉的半神能填满凯尔达隆湖。”

  “造物主的敌人吗?”

  索拉丁若有所思。

  震惊于远古的八卦,最初半人半精灵,提瑞斯法议会的初代守护者阿洛迪居然是索拉丁的儿子……

  好像也不是什么无法想象难以接受的事情。

  卡洛斯不再纠结于斯多姆卡无法承载圣光这件事情,张开圣光之翼,将所有圣光用来强化肉体,卡洛斯正面迎上了扎卡兹,克拉西斯那类似于节肢动物螯爪的强壮上肢硬碰上神兵灭战者,完全不似几丁质与钢铁的碰撞,更像是小行星撞击地面。

  轰隆的巨响,掀起尘土飞扬,卡洛斯松了口气。

  体型上带来的巨大差距令卡洛斯被击退了十多步,但是发现全面强化身体后,力量上的差距并不明显,这是个天大的利好消息。

  只是该死的回忆又来了。

  “伟大的阿扎达斯,告诉我,提尔的军团在哪里?”

  索拉丁高举着手中的斯多姆卡大神说道。

  “我带来了启封的印记,我流淌着忠诚的血脉,伟大的岩石之王,告诉我,吾主提尔的钢铁军团沉眠之地。”

  “没有了,早已没有什么什么钢铁军团,你既然问出这个问题,就应该明白当年发生了什么。”

  奥达曼的守护者阿扎达斯用极其缓慢的语调回应了索拉丁。

  “人数对不上,我去过了诺森德,也登上了乌特加德之巅。我攀爬了风暴峭壁,也见到了托里姆。告诉我,阿扎达斯,如果你没有忘记吾主提尔的陨落,就告诉我,最初的钢铁军团沉眠于何处。”

  漫长的沉默之后,阿扎达斯关闭了岩石之厅的大门,泰坦守护者每点亮一盏星辰之灯,身上便多出一道的裂痕。

  “被诅咒的血肉之躯无法触碰吾友遗产。我的兄弟姐妹中出了背叛者,不是托里姆,也不是米米尔隆,其他守护者都有可能。土灵在我沉眠的岁月中离去,我的力量即将枯萎,吾友的追随者,如果你想要为你的主人复仇,必先驱除自己身上的诅咒。”

  “如何才能驱除诅咒?”

  “起源引擎。”

  恍惚间,卡洛斯听见了如同沸腾的岩浆流入大海时那急速冷却一般的声音宣告着堕落腐朽的思维。

  “赞美千喉之主,献上血肉与灵魂,永生之地的大门将向你敞开。”

  扎卡兹的话语拥有腐蚀人心的魔力,圣骑士们吟唱维持的圣光法阵在迎接之前暗影炸裂时都未曾动摇,却因为克拉西斯的一句话而出现巨大的动荡。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