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03章 YOU ARE NOT PREPARED

第603章 YOU ARE NOT PREPARED

  “阿尔萨斯,你相信那些谣言吗?”

  “不,导师,骑士王是我们所有圣骑士的榜样,那些恶意的中伤不过是无聊的把戏而已。”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

  乌瑟尔是个人格品德值得称赞的高尚之人,却不是一个合格的人生导师。

  马上即将离开希尔布莱德丘陵踏入洛丹伦王国的领土,最后一夜,他与自己的弟子阿尔萨斯交谈,丝毫没有注意到年轻的王子平静的外表下,内心滋生的阴暗。

  通过战争,可以获得许多许多的东西,甚至包括弥足珍贵的和平。

  但是战争本身,只是毁灭的代名词。

  阿尔萨斯本就陷入迷茫的心灵,因为父亲的遇刺,更加彷徨。

  只是多年来塑造的人设形象令阿尔萨斯坚持着王子的风度与圣骑士的坚强。

  泰瑞纳斯说卡洛斯与他一样,不过是披着“人设”过活的可怜虫,阿尔萨斯又怎能幸免,他的“王子形象”何尝不是其他人希望的模样。

  与吉安娜分手,正是这些不甘于不满的小小爆发罢了。

  他是真的喜欢吉安娜,所以阿尔萨斯认为自己必须与吉安娜分开。

  因为自己即将走上战场,如果自己阵亡,吉安娜要怎么办?

  所以阿尔萨斯告诉吉安娜,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没有准备好尽一个丈夫的责任。

  只可惜少年骚浪贱的内心,就别指望旁人能正确解读。

  所以在吉安娜黯然离去时,阿尔萨斯沉迷于自己暗自付出的情殇,没有注意到少女的失落。

  等到真正见识到战争的残酷,阿尔萨斯又陷入了更大的人生迷茫。

  我要这战锤有何用。

  我要这圣光又如何。

  救不了子民。

  护不了父王。

  我……

  乌瑟尔没有看出阿尔萨斯的内心症结,既没有一顿圣光友情破颜拳打醒他,又没有温言相劝安抚心灵,所言所语虽是正确,在阿尔萨斯看来不过是些空洞的大道理。

  这,给了提克迪奥斯无限的可乘之机。

  斩杀了克尔苏加德,固然有克尔苏加德放水的因素,也是阿尔萨斯勤学苦练的收获。

  因为卡洛斯的出现,圣骑士的整体实力提升相当巨大。榜样在前,阿尔萨斯在瓦里安的刺激下,少了几分骄气多了几分踏实。

  辛苦付出的结果就是乌瑟尔对于弟子更加的满意,以及更高的要求。

  你应当,你应该,你必须,你只能……

  阿尔萨斯在巨大的期待中,获得巨大的满足,也背负着沉重的压力。

  当父王遇刺的消息传来时,阿尔萨斯的心灵出现了巨大的空洞。

  这是圣光也庇护不了的感情裂隙。

  克尔苏加德的阴魂……

  复活了。

  早已转化为巫妖的克尔苏加德只要命匣不毁,便不会消亡。阿尔萨斯并不知道自己斩杀的堕落法师不过是一具徒有其型的空壳,而借由这层因果关系,克尔苏加德阴魂不散的缠上了年轻的王子。

  【听听看,甚至没有去查证,直接就定性为谣言,他根本不关心事实如何,因为那个人是圣骑士的头头。】

  “闭嘴,姐夫是道德的典范,我不相信他难道还要相信你不成?”

  【事实上,是的,我不过是王子殿下的手下败将,苦命的奴隶,复活的机会全部寄托你手,连护命匣的位置都告诉给你了,我对你毫无保留。】

  “那你就老实闭嘴。”

  【好的,好的,王子殿下您自己去查证真相吧,我不多话,相信您自己的眼睛吧。】

  克尔苏加德见火候还不够,果断的选择了退缩。

  然后利用巫妖王神通广大的精神网络,将阿尔萨斯的情况告知了远在寒冰王座之上的耐奥祖。

  既是监视者,也是协同者,既是狱卒,也是狱友。

  提克迪奥斯对寒冷的诺森德之巅没有丝毫的好感,对耐奥祖更多的也只是不削与利用。

  “强大”的巫妖王?

  别闹了,耐奥祖的灵魂被囚禁于寒冰的牢狱,提克迪奥斯只用一只手指就能叫耐奥祖魂飞魄散。

  但是基尔加丹的命令是绝对的,阿克蒙德的意志无法违逆,在彻底摧毁这个世界之前,艾泽拉斯同样是提克迪奥斯的监牢。

  所以为了无尽的远征,为了燃烧军团和它自己,提克迪奥斯并不介意在有前提的情况下帮巫妖王一把。

  比如现在。

  【伟大的提克迪奥斯阁下,我们的计划受到了严重的阻碍,卡洛斯.巴罗夫回来了。】

  “反正你已经死了,还怕你的老对头?”

  【当然不,我畏惧的是无法完成基尔加丹大人安排的任务,我害怕的是灵魂被撕碎的痛苦。】

  “真是个诚实的废物。”

  【所以我恳求您出手相援。】

  “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我无法离开冰封王座。】

  “这理由不怎么样。”

  【为了燃烧军团。】

  “你在威胁我?”

  【我在恳求您,阿尔萨斯对于我们的计划,对于基尔加丹大人的嘱咐至关重要。】

  “哈哈哈哈。”

  提克迪奥斯用一阵畅快的大笑当做自己的回答,然后化作漫天的蝙蝠消散于无形,离开了冰封王座。

  一时间,寒冷且孤寂的至高冰峰,只剩下耐奥祖的灵魂之光透过冰封王座忽明忽暗的闪耀着。

  不多时,耐奥祖便发现了,提克迪奥斯离开后接替它监视自己的是玛尔甘尼斯。

  可惜同时恐惧魔王,差距真的大呀,提克迪奥斯能够按耐住心中的不愿孤守高峰之上,玛尔甘尼斯却只愿意用些术法远远的偷懒着。

  那……

  却是成了。

  恐惧魔王虽然也是玩弄人心的祖宗,终究也只是玩弄,当着提克迪奥斯的面,耐奥祖从不避讳自己的谋划,既然现在的监视形同虚设,那还忌讳什么?

  【霜之哀伤,尽快准备好。】

  巫妖王向天灾军团传达了自己的意志。

  基尔加丹撕碎了整个影月氏族,将所有兽人扒皮抽骨做成巫妖当成玩具,以为这样就可以令耐奥祖臣服。

  没错,耐奥祖是臣服了,并且忠实的执行着欺诈者的伟大计划,为燃烧的远征贡献自己的一切。

  但是基尔加丹犯下的唯一错误不是低估了耐奥祖,而是小瞧了上古之神。

  毁灭蛛魔帝国的那场战斗,耐奥祖已经与约格萨隆的触须有过接触。

  冰封于王座之上的巫妖之王天然的免疫上古之神的低语,更无血肉可供腐蚀。

  虽然从不将上古之神视为盟友,但是借助暮光教派为自己谋利却是极好的选择。

  阿尔萨斯,耐奥祖势在必得。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