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04章 开门送忠诚(1)

第604章 开门送忠诚(1)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和限量优惠券。打开

  “快走,逃,离开北郡……”

  娜塔莉.塞林用尽最后的力气向自己的丈夫说出最后三个断断续续的单词,便永久的离开了人间。

  北郡修道院的大修女,暴风城暗影教派的首领就这样死于一场不荣誉的谋杀。

  或者说,死于自己人手下。

  实际上这场谋杀早有征兆,不过娜塔莉不愿意相信罢了。

  在二十年前,还是洛丹伦主教的娜塔莉受到教会的指派前往暴风城布道,恰好经历了老国王莱恩遇刺,兽人攻破暴风城等一系列惨绝人寰的战事。

  不管是因缘际会还是机缘巧合,坚持在沦陷区为贫苦百姓抗争的娜塔莉获得了一柄曾经属于黑铁矮人王后的魔法道具。

  那把匕首自称为“萨拉斯塔”。

  萨拉斯塔.黑暗帝国之刃。

  这把曾经埋葬了半个巨魔帝国的祭祀匕首,本质上是一位落败的上古之神的残骸。

  它的光辉事迹包括并不限于引导巨魔帝国陷入血祭狂热而衰落、诱惑黑铁矮人发动三锤之战并鼓动黑铁之王老索瑞森召唤炎魔之王,以及帮助娜塔莉.塞林完善牧师的暗影之路。

  任性,黑暗,狡诈,却并不阴冷。

  这就是娜塔莉眼中的萨拉斯塔。

  事实上,这柄神器的魔法匕首是一个傲娇的话唠。

  它的狡诈,体现在总能从“主人”的三言两语平淡描述间洞察敌人的鬼蜮伎俩。

  它的黑暗,在于萨拉斯塔笃信万物本恶的原则。

  【你就快死了,说实在的我真不愿意你死掉,毕竟这么有趣的主人这年头可不好找。听我的,把你的徒子徒孙秘密召集起来到谷仓开个会,我帮你切断他们与暗影的联系,只靠你那根人型***就能把那群废物全部吊房梁上。】

  娜塔莉没有理会萨拉斯塔的胡言乱语,于是“诅咒”应验了。

  与平和的圣光相比,暗影的力量更加具有“杀伤力”,这在战争时期为联盟战胜兽人提供了莫大的帮助,也在战后的恢复时期为稳定人心提供了巨大的助力。

  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与【教宗】娜塔莉.塞林所提倡的“有限的节制的使用暗影之力”不同,更多的支持者似乎认为黑暗不足畏惧,他们想要更多。

  于是娜塔莉.塞林必须死。

  因为他们知晓了萨拉斯塔的存在。

  曾经伟大的引导者成为了如今的绊脚石,赛琳娜死在了自己人手上,享年三十五岁。

  “娜塔莉,娜塔莉!不……”

  看着爱人瘫倒在地,倾听着她弥留之际的话语,那个男人愤怒了。

  自己抛弃了荣耀与忠诚的守护难道如此的不堪一击吗?

  不!

  侍卫长发出了近似于野兽般的低沉咆哮。

  他只不过想守在这个女人身边而已,为何连这个小小的愿望也无法实现?

  从相知到相恋,从监视到守护,侍卫长见证了娜塔莉的成长与善良,也目睹了她的牺牲与奉献。

  因为民众希望一位“纯洁”的圣女,所以娜塔莉隐瞒了自己的爱情。

  因为教会上层的苟且妥协,所以娜塔莉作为民众声望最高的主教甘愿困守北郡。

  而侍卫长也心甘情愿的在北郡修道院当一个相貌平平的守夜人,一守便是十年。

  然而十年守望,终究转眼成空,矮人爱人倒在身前……

  突然,侍卫长想起了什么,他飞快的走到墙边打开暗格。

  没有了,萨拉斯塔没有了。

  果然。

  将娜塔莉的尸体放在床上,浆洗到褪色的床单见证了修女的朴质,侍卫长捆裹好爱人的遗骸,消失在了北郡的夜色中。

  “跟上他,如果还有谁知道圣物藏在哪里,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他。”

  暗杀者并未走远,而是隐藏在阴影中冷眼旁观。

  闪金镇外水晶湖,水晶湖畔哇呜呜,一个樵夫悠然自得的抽着填满劣质烟草的烟斗,有一下没一下的将圆木劈砍成木柴,零零星星的鱼人畏惧着不敢靠近樵夫的小屋,小心翼翼的将“贡品”放进鱼篓中,期待着今天也是个安静祥和的好日子。

  “斯温,我需要你的帮助。”

  一个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水晶湖畔的安静祥和。

  “哟,稀客,你来采购了?”

  樵夫笑着打招呼,却发现老朋友脸色不太对。

  “赛琳娜死了。”

  侍卫长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那可真……不对,你的意思?”

  “是谋杀。”

  “别靠近我,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复仇,你就不能让我这个老兵安静的过完自己的后半生吗?”

  “陛下曾经说过,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

  “哈,你这个叛徒要教我什么是忠诚?啊哈哈哈哈哈。”

  “……”

  漫长的沉默中,只有微风拂面蛙鸣虫吟。

  “过来坐吧,说说怎么回事。”

  良久,斯温挠了挠脑袋,首先开口说话。

  “所以说,那个蠢女人明知道有人要杀她还傻【哔】兮兮的等死?”

  “所以说,你这个瓜男人准备要复仇?”

  “所以说,你当老子也是蠢货,什么能够威胁世界和平的匕首,还能把大地插个洞不成!”

  一路从希尔布莱德战到艾尔文,斯温是幸运的,他最终找到了自己想杀的兽人,并且亲手砍下了它的脑袋,解开了束缚在自己身上的仇恨锁链。

  此刻心态平和的中年樵夫真的对老朋友口中的“大事件”不感兴趣。

  “对了,北郡的消息比较滞后,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王回来了。”

  “嗯?”

  侍卫长黯淡的眼神中重新有了光亮。

  “卡洛斯.巴罗夫,他从魔神的追杀中逃脱了,那个男人回来了。当初我就跟你说过我不信他会死在德拉诺,你还哭哭啼啼的像个娘儿们一样,啊哈哈哈哈哈。”

  “滚!”

  吃着黑麦面包,喝着鲜鱼汤,两个老男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然后,又起风了。

  “你故意的!”

  斯温突然怒了,一把抓住侍卫长的衣领,鱼汤撒了他一身。

  “是你老小子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

  “帮帮我,斯温,我一个人办不到。”

  侍卫长理亏的恳求着。

  “帮?帮你mB啊,活下去再说吧!”

  斯温走到自己的大木柜子前将其一把扳倒,用蛮力拆下后挡板往地上一摔。

  伪装破碎,一把可以当门板的大剑安静的躺在地上。

  “交友不慎啊,这下你牛逼大啦。”

  斯温嘴上骂骂咧咧,手脚动作却是不慢,透过孔缝看去,围杀将至。

  本书来自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