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08章 小舅子是姐夫的半边…额,什么来着?

第608章 小舅子是姐夫的半边…额,什么来着?

  越靠近洛丹伦城,各种小道消息便像秋风中的落叶一般袭来,但是阿尔萨斯坚信这都是轻薄的幻象。

  “为什么停下了,导师?快马加鞭,我们今天晚上就能抵达洛丹伦。”

  阿尔萨斯不满的质问着乌瑟尔。

  “为了你的安全,阿尔萨斯。部队在南边打了好几个月,战士们已经很疲惫了,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出发,大家都能在城里吃晚饭。”

  乌瑟尔平静的回答。

  “圣骑士无所畏惧!”

  “王储不容有失。”

  “我……你怎么看,父王遇刺这件事。”

  “居心叵测者的诡异伎俩。”

  “我是指……没什么,我去休息了。”

  “好好休息吧。”

  实际上,阿尔萨斯并没有他自认为的那么坚定。

  十年了,卡洛斯当年的形象早已淡漠的如同一张发黄的老照片,阿尔萨斯上一次与姐姐见面也是七年前的事情。

  二次兽人战争时期,阿尔萨斯还是个小屁孩,对于战争的记忆还停留在收容所里那些处境凄惨的兽人战俘,自然不会像乌瑟尔一样对卡洛斯信心十足。

  愿意相信却又忍不住猜忌,这就是阿尔萨斯的矛盾。

  万幸的是泰瑞纳斯还活着,事情还不至于滑落深渊,乌瑟尔也是松了口气。

  久战无雄兵,即使是白银之手骑士团,在与叛乱的兽人打了那么久之后,也显露出了疲惫的姿态。

  以身作则是圣骑士的美德之一,乌瑟尔虽然并没有安排阿尔萨斯值夜,年轻的王子却主动承担起来。

  披挂好战甲,提拎着战锤,阿尔萨斯让巡逻的卫兵赶快去休息,自己接过了使命。

  【你不好好休息,明天怎么在你的子民面前展现你王子的威风?】

  “闭嘴,法师,你对王室的威严一无所知。”

  【没错,我只是个法师,而你则是洛丹伦的王子。哦,马上就要成为国王了,阿尔塞斯.米奈希尔三世陛下。】

  “你是准备让我找到你的护命匣然后砸碎它吗?”

  【正因为我的性命掌握在你的手里,所以我才是那个不会害你的人。】

  “你还算是个人?”

  【这不重要。】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很危险,国王遇刺整件事就非常的诡异。在重重保护下你的父亲都能遇刺,我个人建议你最好赶快回到乌瑟尔身边,只有他能保护你的安全。】

  “你真的令人恼火,我要把你的护命匣用马粪埋起来!”

  【你开心就好,为了我自己的性命,我只能为你好。】

  克尔苏加德小心的挑拨着阿尔萨斯的情绪,将自己包裹上卑微的伪装色。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乌瑟尔起夜查哨,发现了漫不经心巡逻的阿尔萨斯,叱令他回去睡觉。

  不满的王子压抑着怒火遵循了导师的命令。

  “圣骑士什么的真是讨厌啊,克尔苏加德,还不够,这种程度的挑拨还不够,小王子的心灵裂隙不足以让他成为我的战利品。”

  远远监视着这一切的提克迪奥斯点评着。

  【大人,您也看到了,乌瑟尔那个家伙对阿尔萨斯看护的很严,贸然的调动小王子的心性,会露出破绽的,卡洛斯.巴罗夫就在洛丹伦城,一但引起他的注意,我们终将前功尽弃。】

  “你不是骑士王的好朋友吗?”

  【我现在是巫妖王的忠实仆从。】

  “那就用你的智略击垮敌人。”

  【能打败卡洛斯的只有提克迪奥斯大人这样的强者,我,不行。】

  “很不错,你很清醒。”

  【一切为了军团。】

  “加快挑拨阿尔萨斯的情绪。”

  【遵命。】

  事实证明,即使是恐惧魔王也是吃恭维马屁的,应付了提克迪奥斯,克尔苏加德立刻向耐奥祖汇报了这一切。

  而巫妖王给予克尔苏加德的回答则有些耐人寻味。

  【全力配合提克迪奥斯的行动,但是不得暴露自己。】

  一夜风平浪静,乌瑟尔的行军计划得到贯彻落实,在日头偏西的时候,白银之手骑士团返回了洛丹伦。

  缺少了鲜花簇拥,国王的遇刺令整个洛丹伦城蒙上一层肃杀的气氛,随行的普通士兵在城外就解散,交还了武器装备号令旗帜后各回各家。而白银之手骑士团的营区在城内,一场小型的阅兵式不可回避,只是缺少了观众的阅兵式,有些不是滋味。

  士兵归营,乌瑟尔与阿尔萨斯前往王宫,白银之手镇压兽人叛乱的功绩似乎就这样被遗忘。

  阿尔萨斯急切的前去看望父亲,忍不住猛男落泪。

  泰瑞纳斯的健康被那恶毒的一刀彻底摧毁,曾经神姿丰满的洛丹伦之王如今骨瘦如柴,除了眼光还算明亮,全身上下没有哪里不憔悴。

  “我的孩子,我的阿尔萨斯,你回来了。”

  泰瑞纳斯吃力的抬起双臂,阿尔萨斯忍不住终于哭出了声,跪在床边上半身一头扎进父亲的怀里。

  “父亲!”

  “乌瑟尔,你先去和卡洛斯叙叙旧吧,我有些话要跟阿尔萨斯说。”

  “遵命,陛下。”

  支开乌瑟尔,泰瑞纳斯抚摸着儿子的脸,享受着片刻的温情,最终,还是推开了儿子。

  “听好了,阿尔萨斯,我接下来所说的每一个字,你都听好了,听进去,记在心里。”

  “父亲,您说,我听。”

  泰瑞纳斯并不知道,他对阿尔萨斯所说的“遗言”一字不落的全部被克尔苏加德得知,另一边乌瑟尔与卡洛斯久别重逢,喜悦的心情也是冲淡了愁云。

  阿尔萨斯与父亲的见面,阿尔萨斯与母亲的述怀,阿尔萨斯与姐姐的重逢,阿尔萨斯与外甥的狗血互动,一直到所有该见面的都见过之后,阿尔萨斯才在父亲的病床前见到自己的姐夫。

  “阿尔萨斯,你长大了呀。”

  “姐夫……”

  当卡洛斯真正出现在阿尔萨斯面前时,预想中的强硬最终变成了一句带着讨好的“姐夫”。

  泰瑞纳斯看在眼里叹在心中,最后云淡风轻的开口。

  “本来我们三个应该第一时间见面,但是两个国王一个王子,政治意味太强了。”

  “现在也不晚。”

  卡洛斯接话。

  “嗯,不晚。”

  阿尔萨斯看着自己的父亲与姐夫,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活不了多久了,阿尔萨斯。我的时代即将过去,而你将加冕为王。”

  泰瑞纳斯的话语中充满不舍与遗憾。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