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09章 艾泽拉斯战略忽悠局

第609章 艾泽拉斯战略忽悠局

  能凭本事莽正面,要什么策略。

  莽不过,那我们开个会研究研究吧。

  卡洛斯淡定的看着父慈子孝的米奈希尔们大秀亲情,忍不住感叹道————凡人的智慧。

  真香。

  取得斯多姆卡.灭战者这件事根本藏不住,卡洛斯也没有想过隐瞒老岳父。

  但是人王之剑的名头太大了,即使是泰瑞纳斯也把持不住。

  所以卡洛斯直接开出了条件。

  只要泰瑞纳斯帮自己争取三个月的时间,那么在用完之后,卡洛斯答应将斯多姆卡送给阿尔萨斯。

  于是,为了米奈希尔家族千秋万代,泰瑞纳斯同意帮着女婿坑儿子。

  突然间,卡洛斯有些明白索拉丁当年的选择。

  几百年过去了,斯多姆卡是王权象征的说法依然大有市场,索拉丁大地的血裔已经随着洛萨的消逝而断绝。

  卡洛斯并不在乎斯多姆卡的象征意义,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利用“人王”的名号搞事儿。

  比如坑一坑燃烧军团,搞一搞巫妖王。

  阿尔萨斯是耐奥祖密谋反抗基尔加丹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卡洛斯不介意用最谨慎的态度去揣摩巫妖王的威能,默认电信基座王全天无休的监视着阿尔萨斯的一举一动。

  虽然卡洛斯动用一切感知能力都无法察觉到巫妖王力量的存在,但是他依然默认了这种情况的存在。

  那么基于这种判断,只要泰瑞纳斯主动配合,从战略上误导巫妖王耐奥祖就有着极大的可能性。

  因此,一边是泰瑞纳斯的警惕,是对儿子的担忧与慈爱,另一边是现实意义上洛丹伦与奥特兰克必须的友好。

  将阿尔萨斯拉出来当靶子,卡洛斯将短暂拥有一段不被束缚的自由时光。

  一段至关重要的时间。

  什么是政治?

  斗而不破就是政治,泰瑞纳斯为了人类社会的话语权必须与女婿进行斗争,但是却不能撕破脸皮。

  这就是政治。

  什么是战争?

  你死我活就是战争,燃烧军团与上古之神亡我之心不死,卡洛斯不想束手就擒就必须抗争到底。

  这就是战争。

  在洛丹伦联盟的怪圈里跳舞是阻止不了悲剧发生的,只有寻求更强大的力量才能战胜敌人。

  所以卡洛斯早就放弃了在洛丹伦联盟内部与泰瑞纳斯玩政治的打算。

  对于燃烧军团,只有战争才是唯一的出路。

  所以卡洛斯需要一段不被“重视”的时间,他需要战争迷雾笼罩住自己,才有机会重新夺取主动权。

  于是在一系列的政治妥协活动后,阿尔萨斯相信了巨大“阴影”的那套说辞,忧心忡忡的送自己姐姐一家离开了洛丹伦,返回奥特兰克。

  “我的孩子,我命不久矣,你必须尽快成熟起来……”

  泰瑞纳斯看着内心充满惶恐的儿子,觉得自己还不能死。

  于是,阿尔萨斯成年后,再一次陷入被管教的境地。

  这也不对,那也不是,泰瑞纳斯不厌其烦的向阿尔萨斯解释着每一条政令背后的利益算计,诉说着每一次交涉中隐藏的阵营划分,分析着每一次事件中隐藏的陷阱与机遇。

  这些原本应当是阿尔萨斯在漫长岁月中逐渐掌握的心机算计,却被泰瑞纳斯恨不得一股脑儿灌进脑子。

  阿尔萨斯理所当然的陷入了巨大的混乱当中。

  自己的父亲……竟然是这种人?!

  爸爸是爱我的。

  我又令他失望了。

  人和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任!!!

  在亲手签发了一张抹杀令后,阿尔萨斯陷入巨大的疲惫感当中无法自拔。

  一直以来对自己极好的一位叔叔居然加入了倒皇党阵营,就因为父王向贵族多征收了百分之三的税款,他们就要推翻米奈希尔家族?

  他难道忘记了自己身上也留着米奈希尔的血!

  为了稳固阿尔萨斯的王位,自知命不久矣的泰瑞纳斯手段日趋酷烈,亲手撕碎了一直以来阿尔萨斯认知中温情脉脉的洛丹伦贵族圈认知。

  欲使其灭亡,必先令之疯狂,欲使其疯狂,必先令其偏激。

  【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你父亲之前将你保护的太好了,哈,上等人的烦恼。】

  克尔苏加德在收到了巫妖王的指示后,开始充当阿尔萨斯的心理导师。

  “或许是吧,但是这样的世界有什么意思?尔虞我诈的肮脏政治,现在我听到这个词儿就反胃。”

  【还是你太弱小了,看看卡洛斯,只要拥有力量,对于反对派只要大清洗就好了。】

  “哈,奥特兰克式的政治斗争?”

  阿尔萨斯忍不住嘲笑道。

  【但是很管用不是吗?】

  “奥特兰克只是一个小国,洛丹伦可不是。”

  【你对卡洛斯的王国存在什么误解吗?如今的奥特兰克可是联盟第二大国,除了洛丹伦王国便是奥特兰克。】

  “你想说什么?”

  阿尔萨斯产生了警惕。

  【我只是回答你的问题。】

  “好吧,抱歉。”

  【不需要抱歉,毕竟我的性命掌握在你手中。】

  “……”

  年轻的阿尔萨斯开始觉得有克尔苏加德这样一个另类的“朋友”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他认为只要掌握了克尔苏加德的护命匣,巫妖便能为他所用。

  但是缺乏人生经验的阿尔萨斯并没有注意到,克尔苏加德正在将他带向名为“力量”的深渊。

  在多方黑暗势力的鼓动下,一直被当做棋子的兽人再次开始走老路。

  “暴动,壁炉谷与斯坦索姆收容所的兽人有暴动的迹象,并且当地的守军开始大规模出现症状相似的病症,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镇压可能出现的暴乱。”

  阿尔萨斯在父亲面前竭力的表现着自我。

  “所以呢,我的孩子,你想怎么做。”

  泰瑞纳斯平静的看着阿尔萨斯的表演。

  “让我去吧,父亲,让壁炉谷与斯坦索姆的子民看清楚,他们的王子能够保护他们的安全。”

  泰瑞纳斯听着阿尔萨斯的话语,陷入沉思,心中默默的评估着利益得失。

  “父亲?”

  泰瑞纳斯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

  “父亲?”

  “王子殿下,陛下睡着了。”

  泰瑞纳斯的私人总管小声的提醒,阿尔萨斯不甘又无奈的离开。

  等到阿尔萨斯的脚步声彻底远去,泰瑞纳斯才缓慢的睁开眼睛。

  “动用死间,告诉我那好女婿,他可以动身了。”

  泰瑞纳斯吩咐道。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