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11章 萨拉塔斯绝不屈服

第611章 萨拉塔斯绝不屈服

  嘎吱一声大门打开。

  背景音乐响起。

  大家好,我叫卡洛斯.巴罗夫,是一名圣骑士。表面上从事着奥特兰克的国王这份工作,实际上拯救世界的同时破解谜题才是我的真实使命。没错,为了对抗神秘的不知名组织诅咒神教,我化身成一名侦探,取真实名称的缩写自称卡巴,以兴趣爱好为姓氏叫做司机。

  站在身旁的是我的助手斯温,智力高达二百四十四的真实猛男,每个月的薪水购买六根铁树枝干。

  因为侍卫长临死前留下的谜题书信,我们陷入了黑暗神器杀人事件。

  真相只有一个,杀人凶手就是你————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

  卡洛斯体内的洪荒之力实在抑制不住,自动脑补出了侦探之名场景,并且在弹幕大军的助攻下提前破解的侍卫长身死之谜。

  注意了,注意了,看这里。↓

  看见没有,看见没有,→()←。

  凶手就是括号里这逼。

  好了,破案了,现在进行抓捕环节。

  那么该怎么从二百多斤废铁当中找出萨拉塔斯呢?

  卡洛斯并不怀疑斯温话语的真实性。

  根据他的描述,不难推断侍卫长应该是先一步找到了萨拉塔斯,然后利用神器的力量完成一换二十的反杀。事后比斯温提前赶到案发现场的那个求援者又被斯温收了人头,那么萨拉斯塔应该并没有离开乌鸦岭的地下墓穴。

  斯温的处置虽然很蠢,但是也很稳。在确认自己没有分辨的能力后,斯温将所有的犯罪嫌疑刃统统抓捕归案,也就是说萨拉塔斯一定隐藏在这一堆破铜烂铁里面。

  “你确定没有遗漏任何的可能性?”

  卡洛斯再次进行确认。

  “喂,喂,喂,我读书少看得多啊,会变形的魔刀什么的还是听说过的,现场凡是能切面包的玩意儿我统统带走了,你要相信我啊。”

  斯温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好吧,那就让我们开始确认。”

  事关神器,卡洛斯并不是很相信法师,于是自己打开了圣光狗眼闪了起来。

  嗯……

  嗯?

  嗯!!!

  果然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如果以萨拉塔斯是黑暗的魔刃为前提,以为它会对圣光有反应,那些卡洛斯会做出斯温是个智障的结论。

  但是默认萨拉斯塔牛逼这个前提,事情就好玩了。

  圣光在这方面赶奥术是有差距啊。

  卡洛斯一把一把的掂量过后,依然一无所获。

  “怎么样?”

  斯温见卡洛斯放下最后一把犯罪嫌疑刃,急忙询问。

  “你在这等一下。”

  卡洛斯吩咐完,转身离开,很快带着一个剑匣返回。

  “请宝贝转身。”

  说着意义不明的话语,卡洛斯打开了剑匣。

  是斯多姆卡.灭战者。

  “好剑!”

  斯温刚刚感慨,就发现自己腰间的短刀发出了诡异的颤震。

  “找到了!”

  卡洛斯捧着剑匣,一步步的靠近斯温,斯温发现异常后立刻拔出匕首配合的将其送到斯多姆卡面前。

  斯多姆卡发出痴汉一般的浑浊剑吟,萨拉塔斯终于忍不住说话。

  “把这柄蠢货挪开,我不是骨头,你个蠢狗!”

  在斯温惊异的眼神中,自己平时放血割肉的普通铁刀散发出诡异的黑色烟雾,逐渐膨胀成一把造型奇特的仪祭匕首。

  突然,斯温有些反胃。

  “喂,卡洛斯,我用这玩意儿切面包割肉两个多月,会不会中毒了?”

  “有可能,记得多喝圣水吧。”

  卡洛斯放下剑匣,握住斯多姆卡,又从斯温手中接过萨拉塔斯,准备开始“拷问”。

  “放下这玩意儿,咱有话好好说。”

  接过卡洛斯还没有开口威胁,萨拉塔斯先说话。

  蒙对了。

  开心。

  在之前的战斗中卡洛斯就察觉了斯多姆卡拥有吞噬无面者血肉的能力,便想到了是不是可以用来对付萨拉塔斯。

  虽然古神的残骸等级上必然优越于无面者,但是从萨拉塔斯的表现来看,效果不错啊。

  “你很害怕?”

  卡洛斯试探性的套话。

  “你被发情的野狗抱着大腿抖的时候怕不怕?”

  萨拉塔斯一如既往的毒舌。

  “说说吧,我想知道的事情。”

  卡洛斯象征性的将斯多姆卡挪开一些距离,显示了自己的诚意。

  “关于娜塔莉和她专属按摩棍的事情?”

  嗯……

  似乎根本不用逼供啊,卡洛斯突然想起了,萨拉塔斯是个碎嘴子。

  “我跟你讲啊,那可真是狗血的一塌糊涂,两个矫情的蠢货,灵长类之耻。”

  萨拉塔斯使用了“我跟你讲”作为起手式。

  然后,黑暗的魔刃向卡洛斯讲述了一个有别于他空洞认知的“船新版本”的关于娜塔莉.塞林的故事。

  “那个蠢女人真是又蠢又萌啊。我都那么提醒她了,还固执的相信她教授出的弟子能够抵挡住黑暗的诱惑。你评评理,咱作为黑暗力量的代言人,是个敢于下判断的专业神灵,都告诉她那两个弟子已经陷入欲望的深渊没救了,还傻乎乎的想要再给一次机会。结果被下药了吧。对于你们人类的身体结构我还是了解的,娜塔莉的弟子也够狠的,肝脏一刀肾脏一刀,看着都疼,疼得咱的刀把儿都在打颤。不过他们太自以为是了,我不想要他们找到,哪怕就在它们面前,他们也找不到。”

  “所以实际上那个娜塔莉的弟子拿起桌子上的裁纸刀捅了自己师傅一刀,实际上就是用你捅了塞林一刀,也就是说实际上是你杀了娜塔莉.塞林?”

  卡洛斯觉得自己在听鬼故事。

  “拜托,我只是一把刀耶,刀怎么会杀人,是你们人杀人好不好,明明是因为贪欲而自相残杀,你却非要怪我咯。”

  萨拉塔斯用位于刀刃与握柄结合处的魔眼白了卡洛斯一眼,眼神传达出对于低等生物两脚兽的不满与无奈。

  不能惯着,卡洛斯又将斯多姆卡靠近萨拉塔斯。

  “还想不想听故事!”

  嗯……

  “实际上,我一直都在娜塔莉身旁,她那根按摩棍后来替她收尸的时候,哭的那叫个灿烂,还咬牙切齿的赌咒发誓一定替娜塔莉报仇,我心想就他那智商,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了,就主动告诉他是谁杀了娜塔莉咯。”

  所以实际上你如果不说话,侍卫长就把你连着娜塔莉.塞林的尸体一起埋了?

  卡洛斯觉得自己没有理解错。

  然后,萨拉塔斯讲述了自己怎么帮侍卫长设计坑杀了娜塔莉的那几个孝子贤孙,而侍卫长最后又是如何冷漠、无情、无理取闹的坑了自己。

  “我好心好意帮他完成了复仇,结果他趁我全力施为的同时用圣光电我,忒不是个东西了。不过他活该啊,我的能力失控,根本控制不住力道,他也死了。”

  卡洛斯深呼吸了两口,问道。

  “你似乎并不畏惧圣光?”

  “为什么我要畏惧圣光?”

  萨拉塔斯反问道。

  “那你怎么会被圣光干扰?”

  “因为暗影之力与圣光不兼容啊。”

  “那你为什么会畏惧斯多姆卡?”

  “你说这把刀?因为它像一条狗一样想舔我啊。”

  “所以你并不畏惧我?”

  “我为什么要畏惧你?”

  萨拉斯塔不明白卡洛斯的精神状态为什么会出现波动,就像它不明白侍卫长对于卡洛斯而言和自己的孩子其实没有差别。

  “所以你并不害怕我会毁灭你?”

  卡洛斯发现了萨拉塔斯的嘴出乎预料之外的碎,开始引导话题。

  然而,萨拉塔斯的狂妄同样出乎了卡洛斯的预料。

  “泰坦离世,亚煞极躺尸,这个世界能奈我何,我为什么要怕。”

  卡洛斯抡圆了斯多姆卡一剑斩上去。

  “啊呀呀,要死啦要死啦,舔狗不得善终!”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