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12章 失意体前屈服不服

第612章 失意体前屈服不服

  与绿龙军团的交涉远比想象中的困难。

  虽然翡翠军团没有红龙军团那么高傲,但是绝对没有青铜龙那么好说话。

  为什么青铜龙好说话?

  因为它们还指望着脚男去时光之穴帮忙打黑工呀!

  所以洛丹伦都走了一趟,辛特兰那边还没有个准信儿。

  莫名其妙搭上塞纳留斯的线,卡洛斯拥有了与梦境守卫进行沟通的渠道,虽然欢笑姐妹们****的返回了自己的家,但是伊兰尼库斯的腿那是又粗又大,何况还是有些树人觉得辛特兰的土壤味道不错,就扎根了下来。

  于是它们也不介意帮卡洛斯带个话。

  可惜几个月过去了,伊兰尼库斯根本没有个回信儿。

  事情很简单,卡洛斯想要借道翡翠梦境走一遭菲拉斯。

  一方面想要与埃雷萨拉斯的上层精灵尝试性的接触一下,另一方面安戈洛环形山的界门必须走一趟。

  如果想要正常的走远洋客运,先不提那昂贵的费用花销,单说奥特兰克的海军……那可是堪比蒙古国王下七武海的存在啊。

  巴罗夫家族的内海商船有个三十来艘将将收支平衡略有盈余,远洋大船就只有两艘,还是当年与戴林.普罗德摩尔打的火热的时候强买强卖搞来的二手货,军舰改造的。

  何况即使有船,没有合格的水手,茫茫无尽海,它全是水,说多了都是泪。

  所以说要大张旗鼓的搞这件事,卡洛斯就绕不开库尔提拉斯。

  我有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其他人哦!

  玩个蛋啊。

  光是想一想,卡洛斯都头大。

  从一开始,可行的方案就只有一个。

  跪舔绿龙大爷们。

  界门并不是一扇大门,而是泰坦的传送装置,不管是索拉丁还是艾格文.麦迪娜,都曾经去探索过那里。可以确定的一点是,界门依然还有遗留的泰坦造物在维持其基本的运作。

  原本,人类是没有资格染指界门的,但是因为麦迪文在天之杯的一通骚操作,卡洛斯被告知,他现在算是万神殿的“编外临时工”,是有身份认证代码的真实系二五仔。

  虽然只是一次性的认证代码,但是麦迪文信誓旦旦的告诉卡洛斯,别浪费了,好好搞事儿。

  半信半疑,卡洛斯姑且就当作星界法师牛逼吧。

  外修文德内治武攻,返回奥特兰克的卡洛斯一边督导着奥特兰克国内的生产恢复,一边对诅咒神教进行严查严打,还要抽空跟萨拉塔斯鬼扯,日子过的飞快。

  十年的空窗期,许多以前的老关系都处于断线状态,这也是领袖崇拜带来的必然后果之一。

  即使返回艾泽拉斯已经快大半年,卡洛斯依然没有完全修复这些关系网。

  但是与拉文霍德庄园的重新沟通,令卡洛斯的情报来源拓展了许多。

  这其中最不起眼却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便是关于敦霍尔德城堡守备官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的一条讯息。

  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手下的黑市拳王,兽人角斗士萨尔叛逃了。

  卡洛斯看着这条讯息,脑海里忍不住想到了一句话————命运的车轱辘又它喵的转起来了。

  从未轻视过兽人,卡洛斯却也并未将萨尔放在必须铲除的位置上。

  因为卡洛斯一直在做的,其实和萨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萨尔因缘际会,一步步坐上部落大酋长的宝座,本质上是青铜龙与麦迪文背后的引导,因为艾泽拉斯需要兽人这一股强悍的战力。

  但是部落的内在矛盾一点不比联盟少,没有萨尔,真的就没有那个鲜血与荣耀的部落。

  杀一个萨尔就能覆灭整个部落,这是一个愚蠢的想法。

  何况即使自己失踪了十年,父亲阿历克斯依然贯彻了卡洛斯当初制定的计划,在卡洛斯看来,萨尔的存在有利有弊,可以放置处理。

  毕竟,荣耀兽人已经初步成型。

  隐瞒只会引起叛逆的心理,卡洛斯将一切放在了战败被俘的兽人面前,并加以引导,失去了心灵寄托的战俘们甚至不用牧师去传教,主动的就就诡异了圣光。

  那些曾经为了氏族而战的兽人将失败的根源归结于奥格瑞姆与古尔丹丢弃了“荣誉”,没有荣誉的兽人一无是处。

  在集中营这种独特的氛围下,反思与赎罪成为了除生存之外的主旋律。

  奥特兰克很大,许多对于人类来说的荒凉之地对于兽人来说其实还可以。

  在这种情况下,卡洛斯更是抛出了赎罪田这种玩意。

  兽人和人类是能够共存的,尤其是巴罗夫家族还有驱使巨魔的先例,这令兽人在接受“宗主”时没有那么大的阻力。

  尤其是辛特兰之战,明明是无奈下做出的选择,但是在宣传口,就变成了苟塔金的忠诚得到了回到,恶苔巨魔通过不懈的努力喜提城市辛萨罗,简直堪称微商新女性…….

  一点点缓慢的给接受联盟再教育的兽人松绑,同时严厉打压不知悔改的战犯,在鲜明的对比下,卡洛斯相信兽人终将再次“荣誉”。

  我给的荣誉。

  于是,再三权衡之后,卡洛斯做出了决定,不去管我们的天命之子古伊尔。

  然而现实就是比扯淡。

  为了追求自由与真相的未来大酋长萨尔同志从同胞那里听说了奥特兰克山脉深处隐藏着霜狼兽人大部的消息,兴致冲冲的寻了去,却在路上发现了被奥特兰克军队奴役工作的兽人筑路大队。

  超过三万兽人战俘在卡洛斯的命令下强制进行着拓荒开路的工作,这不奇怪,整个联盟都是这么玩的。

  但是看押兽人的除了人类还有“**”,这就令萨尔异常愤怒。

  他为什么要逃离敦霍尔克,为什么要去寻找真相,不就是因为萨尔对兽人现如今的麻木与冷漠感到绝望吗?

  活着的行尸走肉,精神上巨大的空虚与麻木,单纯的为了活着而活着,悲惨又卑微。

  这就是被恶魔之血荼毒后的兽人现况。

  于是萨尔对于“奴役”同胞换取权力的**怒不可遏。

  他选择了暗杀这条路。

  伟大的黑市拳王萨尔同学此刻不是一个人,他继承了史凯利杰拳皇杰洛特、阿美利坚拳圣亚瑟.摩根以及无数先行者的伟大意志,完成了几乎不可能的壮举,于万军从中完成了对**头子的暗杀,并且放火制造了巨大的混乱,鼓动自己的同胞们逃走。

  然后萨尔懵逼了,困惑了,迷茫了。

  为什么所有被奴役的同胞都用愤怒与怨恨的眼神看着自己。

  为什么明明手脚上的镣铐已经被砸开,心灵上的镣铐依然那么坚固。

  “你都做了什么?再有三个月我就将完成赎罪,你都做了什么?”

  被萨尔砸开脚镣的兽人坐在地上尝试重新给自己装上刑具,用通用语愤怒的质问。

  除了极少数顽固分子,没有人愿意跟着萨尔离开,尤其是与他年龄相仿的新生代兽人。

  萨尔带着少数历战的老兵逃走了,却激怒了另一个兽人。

  曾经的剑圣,现如今的铁面教官,斯巴达克斯。

  他在向卡洛斯通报了情况之后,亲自带队进行对萨尔的追捕。

  卡洛斯觉得有趣,吩咐了下去。

  “记一下,如果这个萨尔逃脱了追捕,那么你们去敦霍尔德找布莱克摩尔把一个叫温蕾莎的女仆完好无缺的带回来。”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