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13章 工口就是工商银行门口

第613章 工口就是工商银行门口

  萨尔何等样人也?

  身高九尺三寸膀大腰圆碧面獠牙长得跟搞毛二哥没啥区别。

  很能打。

  有文化,爱好人类文学,熟读兵法谋略。

  真名古伊尔,亲生父母系出生霜狼名门,养父野心家是也。

  没错,联盟的聪明人不止卡洛斯.巴罗夫一个,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原本培养萨尔的根本目的就是造卡洛斯老岳父的反。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萨尔就是按照兽人领袖的标准被养大的。

  在布莱克摩尔的计划中,萨尔就是他间接控制兽人的关键。

  毕竟作为经历过第二次兽人战争的老兵,布莱克摩尔并不想现在的小年轻一样蔑视收容所里的那些兽人,他依然清醒的记得当年的黑暗之潮是何等的绝望。

  所以他培养了萨尔。

  一个充满活力且机敏强壮的兽人。

  在萨尔的鼓舞下,从奥特兰克修路大队逃脱的老兵们开始重新打起精神。

  而萨尔也从这些战俘那里得到了更多关于过往的知识,并且心情逐渐沉重起来。

  因为巴罗夫家族十年如一日的思想政治教育不是白搭的。

  虽然不愿意给人类当狗,但是这些兽人老兵内心已经接受了这场战争是部落过错这个结论。

  这种论调也影响到了萨尔。

  更何况,萨尔在并未深入了解详情的状况下暗杀了一个“荣耀兽人”,奥特兰克不过轻易放过自己的。

  所以萨尔做好了应对追兵的准备。

  然而一直到他们一行隐入奥特兰克山脉的深处,也没有遇到追兵,还真是天佑的位面之子啊。

  斯巴达克斯哪里去了?

  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咯?

  当然不可能。

  能够令斯巴达克斯放弃追击萨尔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遇到了更有价值的目标。

  格罗姆什.地狱咆哮。

  在耐奥祖自投罗网成为巫妖王前下达的最后一个命令,就是坑战歌氏族一把。

  耐奥祖重新打开黑暗之名命令格罗姆什.地狱咆哮带领族人前往东部王国烧杀掳掠,在初期确实打了方兴未艾的暴风城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卡洛斯.巴罗夫虽然失踪,图拉扬等一系列将领尚在,那些百战老兵尚存,反应过来的洛丹伦诸国反应过激,直接放弃内斗碾了过去,打得战歌氏族那叫一个哎呀我去。

  也就是格罗姆什.地狱咆哮多长了个心眼,没有完全相信耐奥祖的允诺,才苟活了性命。

  因为耐奥祖给予格罗姆什.地狱咆哮的那颗传说中能够关闭黑暗之门阻断敌兵的宝珠,实际上是一个引爆装置。

  虽然格罗姆什.地狱咆哮逃过了耐奥祖的暗算,但是黑暗之门一直到因为德拉诺大爆炸关闭为止,一直处于联盟的控制之下,这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战歌氏族回不去了。

  虽然苦战数年,人员损失惨重,但是战歌氏族实力尚存。

  在雷德.黑手的暗中支持下,依然有大量战歌兽人活跃在燃烧平原以北,阿拉希高地以南的广大区域。

  不过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从来不信任老黑手的那个傻儿子。

  正好因为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遇刺,乌瑟尔与阿尔萨斯率领白银之手骑士团回归洛丹伦城,战歌兽人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与萨尔一样,在听说了霜狼氏族的传闻后,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也决定去寻找盟友,踏上了奥特兰克的土地。

  斯巴达克斯察觉到蛛丝马迹,果断的放弃了对萨尔的追击,转头迎了上去。

  某种意义上来说,萨尔欠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一条命。

  年轻的萨尔虽然能打,但是在这些部落硕果仅存的剑圣面前,还是太嫩了。

  尤其是在人类世界长大的萨尔,于狩猎一道,菜的抠脚。

  斯巴达克斯最近的时候,距离萨尔不到一个山头的距离。

  “这种战斗痕迹,是战歌氏族的风格。”

  斯巴达克斯在检查一处巡逻据点的战后残骸时,做出了判断。

  “放弃我们原本的目标,你,还有你,原路返回,绕远路走大道,去最近的军团寻求增援,其他人跟我去见见老朋友们。”

  斯巴达克斯做出了最冷静的判断。

  五十人的追讨队伍用来追杀萨尔以及几个兽人逃犯,是绝对的小题大做,示威以及表忠心的成分大于实际需求。

  但是如果用来迎战格罗姆什.地狱咆哮,斯巴达克斯并没有必胜的信心。

  因为斯巴达克斯是剑圣,格罗姆什.地狱咆哮同样也是。

  斯巴达克斯带出的手下都是忏悔罪行的兽人老兵,格罗姆什.地狱咆哮身边的同样也是。

  这几乎是一场镜像般的对敌。

  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尤其是战歌氏族明显服用过恶魔之血,单兵能力上甚至会略强于斯巴达克斯手下这些“戒毒”成功的老兵。

  所以最稳妥的方法莫过于缠住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一行,然后调集重兵直接围杀。

  然而格罗姆什.地狱咆哮能够带领氏族在联盟的重兵围杀当中逃出生天,对于战场与生俱来的敏锐洞察力是斯巴达克斯所不曾拥有的。

  两位剑圣不约而同的选择了ASS ASS IN的战术。

  最后的结果就变成了一场遭遇战。

  这一次,客场作战,是战歌兽人数量居多。

  格罗姆什.地狱咆哮随行带了八十六人,而斯巴达克斯加上自己只有四十八人。

  八十七比四十八,荣耀兽人面临着以一敌二的困境。

  但是在得到卡洛斯的谅解后,斯巴达克斯这些完成赎罪的老兵在装备上处于绝对的优势。

  战斗以叙旧作为开始。

  “格罗姆什,真没有想到是你。”

  “哟,让我想想,这声音,斯巴达克斯,你还活着。”

  “说出你的目的。”

  “告诉我,你的盔甲你的武器是从人类手里抢来的。”

  “很抱歉,如你所见,这就是我现在选择,这就是我现在的立场。”

  “选择当人类的狗?”

  “当然不,是做自己的主人。”

  “啊哈,这笑话可不好笑,你难道认为我们兽人可以与人类和平共存?这场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战歌兽人的哄笑声中,荣耀兽人的怒气值直线飙升。

  因为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所谓的闲谈,不过是大家试探深浅拉扯阵型的准备时间而已,哪一边也没有当真。

  格罗姆什.地狱咆哮这一边的是战歌氏族,斯巴达克斯这一方的是黑石兽人,说到底哪儿来那么深的同胞情谊。

  不过是斯巴达克斯当初与格罗姆什.地狱咆哮都在火刃氏族参加剑圣评定所以相识而已。

  “回来吧,重新回到族人身边,让我们把这个世界闹个底儿朝天!如此丰饶的土地,只有强者才配拥有,那些人类早晚成为我们的奴隶。”

  格罗姆什.地狱咆哮的提议是认真的。

  “我拒绝,为了耐奥祖与古尔丹的谎言,兽人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价,对于你的野心我提不起半点兴趣。”

  斯巴达克斯的回答也异常严肃。

  “所以你和你身边的那些叛徒铁了心要给联盟当狗咯?”

  “你的所作所为和我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吗,玛诺洛斯身上的跳蚤?”

  “嗯……啊~~~~~吼!”

  “荣耀!”

  一言不合,战斗开始。

  虽然战歌兽人呈现合围的态势,但是长期的困顿,他们的武备磨损已经想当严重。在格罗姆什.地狱咆哮没有能用血吼一刀爆了斯巴达克斯的头开始,战斗直接进入了白热化。

  两位剑圣的武艺明显超出了其他兽人的理解,格罗姆什与斯巴达克斯身边,是死亡的禁区,没有其他兽人能够插手,战歌兽人的包围圈导致了单一战线方面力量略显薄弱,荣耀兽人利用铠甲的优势撕开了一道缺口,并且打出一波小优势。

  人数对比现在是

  六十九比四十一。

  然而惨烈的战况刺激了恶魔之血的爆发,在血之狂怒状态下的战歌氏族爆发力十足。

  第二个照面过后,人数是

  五十七比三十。

  荣耀兽人开始结阵,护卫着斯巴达克斯,战歌兽人虽然依然拥有着近乎两倍的数量优势,但是缺少远程武器的弱点令他们无法快速击败对手。

  这时候铠甲的作用就很大了。

  第三轮搏杀过后,人数为

  四十九比二十七。

  若是当年,连卡洛斯都打不过的斯巴达克斯在格罗姆什.地狱咆哮面前走不了十招。

  毕竟在他面前的不仅仅是战歌氏族的战术大师,更是兽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隐忍、狡诈,无所不用其极。

  格罗姆什的领导才能掩盖了他强大的武艺,但是斯巴达克斯知道,在部落成立之前,在距离饮用恶魔之血更久远的年代,在整个兽人依然被食人魔奴役的年代,格罗姆什.地狱咆哮就拥有斩杀高里亚帝国万夫长的战绩。

  剑圣,是兽人至强者的称号。

  但是同为剑圣,剑圣之间的差别也如若云泥。

  若没有这十年间从未间断的磨砺,我大概已经被血吼砍死了吧。

  斯巴达克斯突然发力逼迫格罗姆什变招闪避,然后抽身加入战团帮助同伴撕开一条缝隙突破被包围的境地。

  此时双方人数为

  四十一比二十二。

  而此时距离战斗开始,才刚刚过去二十七秒。

  悍不畏死的同族相杀,恐怖如斯。

  一斧子劈开一个荣耀兽人,格罗姆什.地狱咆哮抓住机会使出绝命跳劈想要斩杀斯巴达克斯。

  然而在鲜血与钢铁的基调下,一抹圣光出现,闪耀了全场。

  顶着圣盾,斯巴达克斯回身横扫,被格罗姆什用斧柄挡住。

  二者力量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到此为止吧,我来这不是为了跟你拼命。”

  即使饮用了恶魔之血,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依然在战斗中保持着理智。

  他来这里是为了寻找避世的霜狼氏族,不是为了诛杀叛徒。

  再打下去,哪怕将这些荣誉兽人杀干净,战歌兽人的损失也不会少到哪里去。

  “那就停手吧。”

  虽然两边的头领打成了一致,准备罢兵,红了眼的兽人依然废了一番功夫才停下厮杀。

  满打满算一分钟出头的战斗,最后的人数比是

  三十三比十七。

  “如果我们还是战友,就我们这些人能杀光人类一个军团。”

  格罗姆什.地狱咆哮看着满地的尸骸,久久不能平静。

  “没有如果,部落已经失败了,而我们不过是被欺骗懵逼的可怜虫,是罪人。”

  斯巴达克斯的内心也在隐隐作痛,对于耐奥祖以及古尔丹的恨意也更加深沉。

  “快走吧,我的援兵马上就要来了。”

  斯巴达克斯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但是好像不说,内心会痛。

  “替我将族人掩埋了吧,他们是荣耀战死的。”

  格罗姆什从来不是个拖沓的人,听说有追兵,转身就走毫不犹豫。

  而斯巴达克斯看着满地的兽人遗体,直到战歌兽人跟随他们的族长消失在山林深处,也不知道是对谁允诺道。

  “我尽力。”

  一场预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的战斗,格罗姆什.地狱咆哮放弃了前往奥特兰克山脉寻找霜狼氏族的计划,斯巴达克斯也没有抓获既定的目标。

  这一战,兽人精锐不分阵营伤亡惨重。

  萨尔成为了唯一受益者。

  卡洛斯在查验了战果并亲自听取斯巴达克斯的汇报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询问斯巴达克斯想要什么。

  “忠诚必须得到回报,功劳一定需要奖励。提出你的要求吧。”

  “陛下,我希望您允许我厚葬战死的兽人。”

  “这也算……所有的兽人?”

  “是……”

  短暂的沉默后,卡洛斯点了点头。

  “那些尸体归你了。”

  汗水从斯巴达克斯的铁头盔下面浸出。

  “感谢陛下。”

  “不要感谢我,这是你的奖励,是你应得的。我能理解,却不赞同。”

  卡洛斯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即使你要求我赦免一万个兽人战俘的罪行,我也会同意。知道吗,斯巴达克斯。但是我尊重你的选择。”

  “我……”

  卡洛斯打断了斯巴达克斯的话语。

  “好好想想吧,是什么造成了兽人现在悲惨的境地,是什么令你们同族相残。是联盟吗?是人类吗?”

  “不,是我们自己。是燃烧军团。是恶魔的诡计。”

  斯巴达克斯坚定的回答。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