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32章 永恒之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能量

第632章 永恒之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能量

  不只是替身使者之间会相互吸引,能量也是一样。

  如果艾泽拉斯没有一位叫马太的大闲者总结出马太效应理论,那么就改称卡洛斯理论吧。

  “不是魔网节点的堆叠造就了永恒之井,而是永恒之井造就了艾泽拉斯的魔网体系。”

  麦迪文曾经在解答卡洛斯一些关于魔法的困惑时这么回答。

  越是强大的能量聚合就会吸引更多的能量加入其中。

  强者愈强,大者愈大,就是这个效应。

  永恒之井的强大,如果单纯用卡多雷帝国的崛起也印证似乎有些苍白,但是它能令萨格拉斯这种单手摧星的强者跨越位面的阻隔真身降临,似乎就可以说明一切。

  某种意义上,卡洛斯看不起那些名为玻璃渣的命运编剧,艾泽拉斯的星魂有什么好纠结的,亿万星辰亿万光辉,艾泽拉斯这颗星球再强大也不过只是一颗能够孵化生命的行星。

  但是永恒之井不同,那是宇宙魔网的一部分,是放眼整个星系也极其稀有的能量聚合体。

  甚至可以认为,是现有了永恒之井的存在,才有了艾泽拉斯的特殊性。

  天予不取必受其害,艾泽拉斯的子民没有能力充分利用保护永恒之井,所以引来了燃烧军团的窥视,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故事。

  那么在永恒之井大爆炸后,一切都结束了?

  并没有,永恒之井的外在物理表象虽然崩溃了,但是它的能量并没有流逝,依然以凡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存在于艾泽拉斯。

  苏拉马是暗夜井,奎尔丹纳斯岛的太阳井,甚至暗夜精灵数量众多的月亮井,其中蕴含的能量都只是曾经永恒之井的一小部分。

  所以在听说托塞德林想要在埃雷萨拉斯重新沟通永恒之井时,卡洛斯并没有当做是个笑话。

  按照收集到的资料分析,托塞德林王子大灾变发生后统治埃雷萨拉斯的这一万多年间,已经不是贤明两个字能够总结的了。

  圣人……或者叫圣精灵?

  随便了,这位托塞德林王子完全没有任何的骄奢淫逸贪图享乐,全心全意为自己的子民撑起一片天。

  那么是什么令他突然之间就转变成基尔达斯口中那个“堕落”的人呢?

  之前,卡洛斯自以为是的理解成托塞德林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恶魔的低语腐蚀了他的心智。

  那么,如果说,假如,这真的单纯只是一个巧合,托塞德林找到了重新连接太阳井的方法,能不能解释之前的一切?

  不能!

  “基尔达斯,你到底在隐瞒着什么?”

  “我没有隐瞒任何事情!”

  “那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托塞德林想要重铸永恒之井?”

  “因为这很荒谬,能够重铸永恒之井我们需要等到现在?”

  基尔达斯的辩解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卡洛斯敏锐的察觉到了漏洞。

  “这是个针对我的阴谋?”

  “你想太多了,也太高看自己了。你根本没有见过永恒之井的光辉,也无法理解永恒之井的伟大。”

  “那为什么你要我击杀托塞德林!”

  “……”

  因为基尔达斯的沉默,卡洛斯拔出了刀。

  “回答我,这个问题很重要,它将直接决定你的生死。”

  “因为我最尊敬的王子疯了。”

  “这个理由不够充分。”

  卡洛斯真的动了杀心,每个当国王的都是被害妄想症病毒携带者,他也不例外。

  “你怎么评价牺牲、奉献这些品质。”

  基尔达斯直面卡洛斯的刀锋,并没有反抗的迹象,而是问了一个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卡洛斯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基尔达斯也没有指望卡洛斯给出什么答案,他自顾自的说道。

  “托塞德林王子殿下失去了自我,重现卡多雷的辉煌成为了他的执念,为了这个目的他可以牺牲一切,哪怕是奉献出他的一切,包括且不限于他的生命和灵魂。”

  “你到底想说什么?”

  “托塞德林王子殿下深爱着艾萨拉女王啊!”

  “……”

  这尼玛……

  我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卡洛斯这种经常充当人生导师角色的口胡王一时间居然无话可说。

  “给我一点时间。”

  基尔达斯突然表情严肃起来。

  “要你冒险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给我一点时间,我去弄清楚王子殿下在灵魂世界究竟要做什么。”

  博学者基尔达斯突然露出殉道者特有的神情,卡洛斯看得辣眼睛。

  他最终还是收回了刀刃。

  “一天,一天之内没有结果哪怕翻脸我也要走。”

  基尔达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卡洛斯立刻带着人手离开了皇家图书馆。

  事情的诡异程度超出了卡洛斯的想象。哪怕那些书籍再稀有,知识再宝贵,卡洛斯也决定不带走皇家图书馆内一丁点的东西。

  离开了闹鬼图书馆,卡洛斯立刻与哈缪尔协商撤退事宜,然后,晨光找上了门。

  “愿意离开跟着我离开的精灵名册统计出来了吗?”

  “还有些在考虑。”

  “我没有时间等了,信我者得庇护,不信的爱信不信。”

  “好的。”

  “你不再劝我了?”

  “我想明白了,我不是救世主,救不了所有人,尽力而为就好。”

  “这么想能令你快乐些。”

  “谢谢。”

  卡洛斯明白,自己与晨光之间的绝对不是爱情,他也不想说些矫情的鸡汤浪费时间。

  在简单的交流之后,又是各干各的节奏,只是埃雷萨拉斯看似平静的表象下多了几分的诡异。

  无所事事的时候感觉度日如年,事务繁忙的时候只想问一句时间都去了哪里。

  卡洛斯允诺基尔达斯的一天时间转眼即过,但是当卡洛斯派人去查问情况的时候,基尔达斯和他的学徒们却不见了踪影。

  不是基尔达斯跑路了那种不见踪影,而是皇家图书馆真的闹鬼了。

  带着一万个不情愿的丹德玛和跃跃欲试的哈缪尔前去探查,基尔达斯的行动痕迹并不难以探寻。

  在基尔达斯和他的学徒们举行鬼知道什么仪式的地方,卡洛斯明白了文盲的可怕。

  鲜红的大字就写在地上,只是卡洛斯的手下不认识萨拉斯语。

  “必须阻止灵魂井吞噬一切。暗影……后面的那句没有写完。”

  丹德玛翻译出了这段文字的含义。

  本书来自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