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50章 抉择

第650章 抉择

  如果用穿越者的眼光去看范达尔.鹿盔,眼神中难免带有敌意与鄙视,或许还有一丝的怜悯。

  范达尔.鹿盔,四费三五身材,特效为当它在场上是所有抉择……啊呸!

  范达尔.鹿盔,玛法里奥最有天赋的弟子。

  在永恒之战后,塞纳留斯允许玛法里奥传教德鲁伊之道,范达尔.鹿盔便是最初的弟子之一。

  他身材高大、脾气火爆,他嫉恶如仇、处事公允,他是组建塞纳里奥议会的最初支持者,他是暗夜精灵的榜样标杆。

  范达尔.鹿盔,是玛法里奥一手提拔上来,在自己睡觉的时候给傻缺老婆擦屁股的暗夜精灵“摄政王”。

  泰兰德过于感性,并非是一个称职的领导者,对此玛法里奥心知肚明。虽然范达尔.鹿盔经常顶撞自己,但是玛法里奥依然看好自己这个弟子,无论是人品德行还是天赋实力。

  而范达尔.鹿盔也没有令玛法里奥失望。可以说自加洛德.影歌之后,范达尔.鹿盔是暗夜精灵内部第二个具有绝对威望的统帅,尽在玛法里奥之下。

  三千年前,流沙之战,便是范达尔.鹿盔率领暗夜精灵重创了其拉虫人。

  这一战将他的声望推到了巅峰。

  公正、公允,如果一定要为范达尔.鹿盔选一个星座,那么他一定是天秤座。

  只是外人不知道,儿子瓦尔斯坦的死,对范达尔.鹿盔的打击到底有多大。

  我为暗夜精灵奉献了一切,却保护不了我的儿子……

  儿子瓦尔斯坦是范达尔.鹿盔心灵的唯一破绽,是他漫长生命中不可磨灭的伤痛。

  所以侵蚀翡翠梦境成为梦魇之王的萨维斯才能利用瓦尔斯坦.鹿盔的复活一步步引诱范达尔.鹿盔走向堕落并将仇恨转移到自己的同胞身上。

  在此之前,范达尔.鹿盔依然是暗夜精灵的钢铁斗士,是最可靠的领袖。

  就如同还没有彻底陷入绝望的达尔坎真的对银月城忠义无双一般。

  卡洛斯在想明白这一切后,坦然的与范达尔.鹿盔会面,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虚弱。

  “就在昨天,我还站在与塞纳留斯一样的高度看风景,为了那口破井,我重新变成个凡人。”

  “暗夜精灵不会忘记阁下的付出。”

  “你准备怎么做?”

  “前往……希利苏斯。”

  “我是问你准备怎么处理埃雷萨拉斯。”

  “什么都不做,处置埃雷萨拉斯是卡洛斯陛下的权利,我稍作休整立刻启程。”

  范达尔.鹿盔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我的族人此时需要我。”

  “很高兴认识您。”

  “我亦如此。”

  在解决灵魂之井的威胁后,希利苏斯的危机实际上已经解决。

  其拉虫人并没有做好准备,克苏恩同样没有做好准备,然而塞纳里奥议会时刻准备着,二十万大军时刻准备着。

  遭受重创的埃雷萨拉斯上层精灵不是诺达希尔暗夜精灵同胞的对手,一万年来悬而未决的争端,只要范达尔.鹿盔愿意,立刻就能解决。

  但是范达尔.鹿盔将埃雷萨拉斯当做战利品拱手让给了卡洛斯。

  甜美的胜利果实。

  老范是个好同志啊。

  卡洛斯比任何暗夜精灵都明白希利苏斯这片伤心地对于范达尔.鹿盔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义无反顾的来了。

  艾泽拉斯这片土地到底上演了多少悲剧……

  没有精力思考更多有的没的,范达尔.鹿盔的心灵漏洞就在那里,除非卡洛斯拥有复活瓦伦斯坦的手段,否则根本无法阻止萨维斯对范达尔.鹿盔的腐蚀。

  而为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去针对一位可敬的长者……真的很差劲。

  整场战斗充满了诡异,尤其是月神艾露恩的插手。

  范达尔.鹿盔对此缄口不言,上层精灵的牧师们早就失去了艾露恩的宠爱,一问三不知,卡洛斯只能通过自己已知的信息去猜测。

  根本一团迷雾。

  月神艾露恩已经许久没有在凡间行走,但是通过暗夜精灵的女祭司们依然可以召唤月神的神力可以得知,她是真实存在的。

  同时,在灵魂之井的惊鸿一瞥,更加确认了这一点。

  那是凌驾于半神之上的存在,是卡洛斯哪怕晋升了半神之境也无法理解的更高位阶生命形式。

  艾露恩是真神这一点毫无疑问。

  那么她插手灵魂之井到底是为了什么?

  卡洛斯不认为自己能够猜出什么东西。

  所以他做了个大胆的假设。

  是不是因为灵魂之井,月神才能插手。

  这个假设实际上很合理。

  覆盖整个埃雷萨拉斯的群星陨落,封锁灵魂之井入口长达数十分钟的白月光,这就是神迹。

  是不是可以认为是灵魂之井散溢的魔力支撑了艾露恩的施为。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么艾露恩在灵魂之井内,是为了夺取灵魂之井的控制权?

  并不是。

  艾露恩的行为很诡异。

  卡洛斯很确定,即使没有自己这个半神,艾露恩一样可以消弭灵魂之井的危机。

  那么她利用灵魂之井的力量冲刷自己的身体导致自己降阶的目的是什么?

  这其中隐藏的关窍可以窥探艾露恩的想法。

  可惜卡洛斯无从得知。

  因为这其中拥有一个悖论。

  成为半神后,利用与世界的关联性,半神可以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仿佛时间万事万物的下放都有一行黄字备注。

  但是被打下半神之境后,卡洛斯失去了这样的能力。

  这会不会就是原因?

  卡洛斯疑惑着。

  艾露恩就是不想自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才将自己打下半神之境。

  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间,范达尔.鹿盔已经率领着猛禽德鲁伊离开了埃雷萨拉斯,丹德玛也来向卡洛斯辞行,因为他被范达尔.鹿盔征召了。

  埃雷萨拉斯的暗夜精灵根据范达尔.鹿盔的命令开始撤离,准备返回羽月要塞,哈缪尔.符文图腾也向卡洛斯辞行,准备回归千针石林。

  现在的埃雷萨拉斯最强大的势力只剩下卡洛斯和他手下的荣耀兽人。

  虽然伤亡超过四成,但是胜利是最甜美的止疼剂。

  艾露恩的愤怒是无差别的神威,上层精灵同样伤亡惨重,此时的上层精灵根本没有同卡洛斯对抗的资本。

  万年古城埃雷萨拉斯如同脱光了衣服的小姑娘跪倒在卡洛斯面前,任由卡洛斯为所欲为。

  “告诉基尔达斯,我要见他。”

  卡洛斯觉得是时候结束这一趟菲拉斯之旅了。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