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51章 诺滋多姆滋多诺

第651章 诺滋多姆滋多诺

  “为什么要干涉埃雷萨拉斯?给我一个解释,阿纳克洛斯,我的孩子。”

  青铜龙后索莉多米严厉的质问着阿纳克洛斯。

  在青铜龙王诺滋多姆离开时光之穴的日子里,龙后索莉多米代行着时砂之王的部分权柄,而阿纳克洛斯负责护卫着青铜龙位于塔纳利斯沙漠中的巢穴时光之穴。

  这一次,阿纳克洛斯越过了索莉多米派遣同胞前往艾萨拉拦截艾索雷葛斯的事情,触怒了自己的母亲。

  而龙后的愤怒则来自蓝龙王玛里苟斯的质问。

  “是父亲的意思。”

  阿纳克洛斯回答了索莉多米的质问。

  “诺滋多姆?我们都知道,你的父亲陷入了时间流,即使他真的给了你旨意,为什么不告诉我?”

  索莉多米的愤怒正在升温,她觉得儿子的谎言太过幼稚。

  “母亲,我是认真的,不让你得知,也是父亲的意思。”

  “够了,在我解除你的禁足令之前,严禁你再接触时间流,也不得离开时光之穴。”

  龙后下达了严厉的惩罚命令。

  “我接受您的处置。”

  阿纳克洛斯底下自己巨大的头颅,倒退着离开了龙后的居所,返回到时光之穴深处巨大的沙漏下卧倒,安眠。

  他并没有撒谎,或者说没有刻意撒谎。

  干涉灵魂之井的命令确实来自诺滋多姆,却并非诺滋多姆亲自下达。

  诺滋多姆失踪已经近万年,这是青铜龙隐瞒的最高秘密。

  在永恒之井大战胜利后,四色龙王赐福世界树诺达希尔,赐予暗夜精灵永生,是青铜龙王诺滋多姆最后一次在凡人面前现身。

  在那之后没有多久,诺滋多姆便消失在时间的长河当中。

  即使三千年前的流沙之战,青铜龙为了对抗卷土重来的其拉虫人伤亡惨重,诺滋多姆也没有现身。

  实际上,那场战争是龙后索莉多米主持的,也正是那场战争奠定了龙后的权威。

  青铜龙的社会构成与其他守护巨龙都不一样,青铜幼龙的成长不是简单的进食,只有经过时间流的洗礼,完成一场时间试炼的洗礼,才能最终成年。

  凝聚起青铜龙族群意志的不是血脉与权威,而是共同的理念。

  在诺滋多姆失踪的这些岁月里,青铜龙依然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但是立场的分离,已经实质性的出现。

  以龙后索莉多米为首的绝大部分流沙之鳞,忠实的履行着护卫时间流的使命,维持着艾泽拉斯脆弱的时间维度。

  而以及阿纳克洛斯他的支持者,则认为寻回诺滋多姆才是青铜龙的第一要务。

  两者并不矛盾,却存在着分歧。

  一个小小的身影爬上了阿纳克洛斯的鼻首。

  “我被禁足了,克罗米。”

  阿纳克洛斯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用意念与来者交流。

  “索莉多米只是下达了禁足令,又没有关你的禁闭。”

  克罗米掏出一小袋炸鸡块,在阿纳克洛斯鼻子面前晃了晃。

  “吃吗?”

  阿纳克洛斯变化人型,与克罗米盘腿对坐,吃了起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克罗诺姆,我相信那道旨意是父亲发出的,但是从你那里得到,这太奇怪了。我知道父亲对你有所偏爱,但是……”

  “我懂的,我懂的,你才是青铜龙王子。”

  “闭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纳克洛斯,论力量,你比我更加强大,实际上两千年前你就已经超越了龙后。这我知道。但是论对于时间流的理解,不是我针对谁,跟我比你们都是渣渣。”

  克罗米说着,用细小的手指捻起一撮流沙任其滑落。

  “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从这件事里面,你想要得到些什么?”

  阿纳克洛斯从克罗米手中抢走最后一块炸鸡,严肃的问道。

  “你难道没有察觉到吗?时间流变向了。”

  克罗米挥舞着小拳头示意不满,然后也严肃了起来。

  “无数种可能,无数个世界,就像我们忽悠那些凡人时候说的话,时间流有大有小,灾难却不分大小。但是我们都知道,不是这样的。时间流会坍塌,也会新生,那个凡王,卡洛斯.巴罗夫所在的时间流,正在吞噬其他的可能。”

  “你想说明什么,这只是站在我们的角度得出的片面结论,即使父亲也没有这样的力量,我们只是时间的守护者,并不是时间的主人。巧合也好,必然也罢,凡人没有能力干涉时间流。”

  “但是艾露恩有。”

  “……”

  阿纳克洛斯陷入了沉默。

  “有什么正在推动着这一切。”

  克罗米补充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个被母亲禁足的傻小子。”

  阿纳克洛斯仰面倒下,翘着二郎腿。

  “我怀疑巨龙之暮加速了。”

  “并没有,父亲会在关键时刻回归,不要你担心。”

  “把钥匙给我,我想去看一看。”

  克罗米伸出了手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阿纳克洛斯摇晃着脚掌,似乎很逍遥自在。

  “你知道。关于巨龙之暮的传说,每一个青铜龙都知道,但是只有你跟随父亲去见证过。我的能力无法跨越那么遥远的时光,但是你去过,你知道时间节点,把钥匙给我。”

  阿纳克洛斯一个鲤鱼打挺重新坐了起来,深处手给了克罗米一个脑瓜崩,把侏儒形态的克罗米弹出了十米远。

  “滚蛋,我要睡觉了。”

  “该死!阿纳克洛斯你这个混球!”

  克罗米愤愤不平的离开了,阿纳克洛斯也懒得变回龙形,就这样继续躺着,他身后巨大的时光沙漏依然神秘莫测的流淌着。

  一直到离开时光之穴,克罗米的强忍着揉一揉额头红肿的大包。

  “该死,阿纳克洛斯那个混球,痛啊!”

  忍不住流出眼泪花,克罗米确定四周没有监视者,毫无形象的蹲地狂揉,良久,她的手心出现一枚神秘的符文。

  阿纳克洛斯终究还是给了克罗米她想要的那把钥匙。

  “能够干涉时间流的不仅仅只有父亲与月神,还有这个世界本身呀……”

  克罗米从自己大量身亡这个事实中知道艾泽拉斯有重大的事件发生,但是她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以她决定亲眼去看一看。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