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55章 山坡那边红花夕阳满天开

第655章 山坡那边红花夕阳满天开

  决定战争胜负的从来不是什么魔法,更不是几件武器,是人!

  魔法是工具,武器是工具,人也是工具!

  啊?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你听错了,人也是工具,只不过高级点的叫工具人。

  活着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

  当然是为了屁股!

  啊呸,当然是为了正义!

  ……

  戴林.普罗德摩尔酒后失言,即兴演讲为艾泽拉斯留下了永世不朽的《论工具人与正义》。

  虽然事后官方咽喉反复强调这是杜撰,是诋毁,是造谣,但是希利苏斯的海滩上,上千号真实系猛男为自家海军上将呐喊助威的篝火晚会上,联盟党争的雏形已经出现。

  我是屁股党,您呢。

  一场炮火演出,带给暗夜精灵的触动很大。

  虽然想当一部分观看了人类舰队炮火表演的暗夜精灵军官们表示这些火炮能干的事情,投刃车一样能干,德鲁伊法术效果更好

  但是在范达尔.鹿盔等高层眼中,他们意识到,在遥远的东方,人类的国度,一个与暗夜精灵全然不同的文明已经兴起,铁与火正在和魔法争辉。

  这是理智做出的判断,与感情无关。

  所以暗夜精灵只是用角鹰兽搭载戴林与他的舰长们去塞纳里奥议会的要塞看看大漠夕阳的余晖映红漫天的虫群,人类就通通闭嘴了。

  赞美艾露恩,希利苏斯距离东部王国太远,而其拉虫人离暗夜精灵太近。

  虽然漫天的异种虫并非其拉虫人的主力,但是这种压倒性的数量面前,戴林觉得人类并没有什么可以应对的方法,至少他想不出来。

  然而暗夜精灵有。

  漫天的箭雨,绚烂如烟火的德鲁伊法术,狂风与雷霆听从暗夜精灵的号令,这个万年帝国的正统延续用绝对的实力将一场巨大的灾厄封闭在了远离人类视线之外的荒漠长达数千年时间。

  值得尊敬。

  头天晚上的狂欢宿醉,被塞纳里奥一日游的现实打了个脸颊通红,之前秀肌肉的行为现在看来是如此的幼稚。

  戴林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暗夜精灵应该是人类的朋友,而不是敌人。

  但是鸭子可以死,嘴壳必须硬,男人怎么可以说不行!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太好了,正好因为之前娜迦海妖的封锁,我们运力吃紧,您看……”

  好像……上当了?

  戴林.普罗德摩尔不是很确定。

  暗夜精灵普遍的傲慢来自悠久的历史、漫长的寿命与不朽的功绩。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人类与暗夜精灵相提并论,明显暗夜精灵更有天选之子的模样。

  所以暗夜精灵的骄傲是有道理的。

  但是能当大官的没有傻子。

  范达尔.鹿盔根本不在意戴林.普罗德摩尔的炫耀,他看中的是库尔提拉斯庞大的海军舰队。

  娜迦海妖不计损失的封锁,暗夜精灵虽然打出了非常漂亮的战损比,但是舰船的损失着实严重,希利苏斯的运力实在很吃紧,这时候一支规模庞大的人类舰队,不想办法用用才是真S.B。

  周二看烟花,晚上吃少看,周三坐飞鸡,莫名谈生意。

  紧密的行程,暗夜精灵用大量冲击性的画面说服了海军上将戴林同意搭载暗夜精灵的伤病与轮换人员走海路途经羽月要塞返回奥伯丁,并且满载货物南下。

  这一切都是给钱的,并且暗夜精灵允诺的报酬换算成人类世界通用的金币,数量还真不少。

  这笔买卖是双赢的典范,跟随海军上将远渡重洋,舰长们不是没有怨言,不过憋着而已。

  但是现在有了暗夜精灵买单,戴林的个人威望要上天了。

  唯一的问题,卡洛斯怎么办?

  某种意义上,范达尔.鹿盔截了卡洛斯的胡。

  所以当戴林前往埃雷萨拉斯之后,很有些不好意思。

  小钱钱,真滴甜,兄弟,你懂的。

  “没有关系,当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嘛,真兄弟,怎么能干这种事儿?我这边的运费,给我打个八折?”

  “行,没问题!”

  笑里藏刀的讨价还价完全没有冲淡久别重逢的喜悦。

  随着灵魂之井的危机解除,希利苏斯的局面缓和,暗夜精灵的兵力开始回调,而位于菲拉斯的羽月要塞就是很重要的一个节点。

  埃雷萨拉斯的上层精灵是真的怕了。

  托塞德林王子还活着的时候民众还感觉不到什么,反正天塌了也是王子顶着。

  现如今,曾经的同胞随时可能打过来,上层精灵终于想起了当年的卡多雷帝国。

  虽然上层精灵才是卡多雷帝国的统治阶级,但是玛法里奥领导的那支暗夜精灵才是继承了帝国主体的政权。

  真打过来,谁跟你扯什么法理。

  尤其是整个菲拉斯都属于古埃雷萨拉斯,整体道路情况良好,暗夜精灵在希利苏斯的大军转个弯儿,还真不费劲儿。

  卡洛斯不理解上层精灵的恐慌,因为他明白泰兰德可能做得出这么扯淡的决定,万岁少女一直很感性,嘀咕几句艾露恩该怎么做呢怎么做说不定就下了决心完成暗夜精灵的伟大统一。

  但是玛法里奥以及还没疯的范达尔.鹿盔都是合格的政治领袖,他们不会用如此粗暴的方式攻打埃雷萨拉斯。

  不过这和卡洛斯有什么关系,埃雷萨拉斯的恐慌蔓延本来就有他在在背后推波助澜。

  就如同他不能指责戴林的理由一样,海军上将在赚暗夜精灵的转运费,他卡洛斯不是一样在发上层精灵的战争财。

  大家脱了裤子屁股都不干净,何必互相难堪。

  更何况戴林.普罗德摩尔万里来援的情分,是要铭记于心的。

  所以卡洛斯带着戴林在充满异域风情的埃雷萨拉斯开开心心的玩了好几天,玩的海军上将的秃顶问题愈发严重为止。

  “我替暗夜精灵跑船真的不影响你的计划?”

  “不影响,这么多人,早几天晚几天关系不大。”

  “那就好,主要在希利苏斯那遮天蔽日的虫群,真的吓到我了,跟当年的兽人差不多。兽人只是黑暗之潮,虫群可是遮天蔽日的黑暗海啸啊!”

  “出去吧。”

  卡洛斯挥了挥手,上层精灵的侍女们离开了洗浴室,空旷的魔法泉水池里,只有两个赤条条的肌肉男。

  “忍了很久了吧。”

  卡洛斯问道。

  “换个人,我见面就是一刀,不过卡洛斯你,我相信你会给我个解释的。”

  “当然,当年我可是战斗在与部落对阵的第一线。”

  “那么说说吧,那些兽人怎么回事,卡洛斯,说服我,否则后果很严重。”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