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56章 月亮下山太阳还没爬上来

第656章 月亮下山太阳还没爬上来

  “虽然我离开了十年,但是当初的讨论我可是参加了的,用问题回答问题虽然不礼貌,却是很效率的方法。那么戴林大叔,我们为什么不处死所有的兽人俘虏,回答我这个问题。”

  “仁慈、博爱、美德、宽恕,我们是胜利者。”

  戴林面带虔诚的说道,然后抬起拳头重重砸在水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别偷换概念,卡洛斯,你的问题,答案显而易见,我们不能,也不敢。兽人是自己败的,我们敢明目张胆的举起屠刀,那些兽人就敢叛乱。外面的兽人没有杀干净,内部再一乱,这仗还怎么打?这些道理我都知道,我问的是你为什么重新武装兽人!”

  戴林非常想如同往常一样利用自己强壮的身躯在与人会谈时制造压迫力,尤其是浴室啊桑拿房这种赤裸相见的时候,大胸弟的嗓门就是比其他人大,这叫话语权!

  然而……

  “大叔,淡定,我会详细解释的,你别凑过来。”

  卡洛斯略带嫌弃的推开了戴林,水手的生活苦逼,海军上将也好不到哪儿去,长期航行缺乏维生素造成的后果就是戴林有口臭,一个星期的调理明显治根不治本。

  “你们库尔提拉斯没有关押兽人,是吧。”

  “嗯,我花钱和索拉斯谈妥了,应该由我们库尔提拉斯关押的那部分兽人战俘由托尔巴拉德监狱代为看押。”

  说完,戴林砸了咂嘴补充道。

  “我怕我忍不住把那些绿皮炮决了,你们脸上不好看。”

  卡洛斯理解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了解现在洛丹伦的情况吗?”

  “哪个洛丹伦?”

  戴林一语双关的问道。

  “大的那个。”

  “哈哈哈哈,活该。”

  “小的那个呢。”

  “作死。”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我必须做点什么。”

  “所以你把最好的盔甲和武器发给了兽人!”

  戴林瞪圆了眼睛,大有一言不合立刻哲学的气势。

  “怎么可能,最好的自然要给自己人用。”

  “嗯,这还差不多。”

  卡洛斯是不可能解开解束缚在兽人身上的镣铐,这是他的身份地位决定的,对此戴林非常清楚,这也是他愿意听卡洛斯说那些阴谋算计的原因,海军上将真正关注的不是卡洛斯做了什么,而是他的态度。

  “当初那一仗大的不够干净,燃烧平原那些黑石氏族的残余重新推举了大酋长,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自然,乌瑟尔带着阿尔萨斯在南边打个跟一坨狗SHI一样。”

  戴林不屑的点评道。

  “所以洛丹伦内部善待兽人的论调现在重新抬头了。”

  “哈!老东西死完了吗?真该把说这些话的家伙送上绞刑架!善待兽人,那谁来善待我们这些当年为了全人类打生打死的老兵?”

  “不奇怪,大量的兽人俘虏现在在洛丹伦干着开矿伐木种地修路的活计,不要钱,随便用,死了连挖坑埋都不用人类自己动手,多好的绿皮大牲口。”

  “你是说……”

  “不是我说的。”

  卡洛斯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

  洛萨爵士还活着的时候,联盟内部就因为是否要跨过巴拉丁海湾南击部落发生过激烈的意见冲突。

  出现这种内部冲突的根本就是利益的得失算计。

  本土作战虽然有利于防守,但是对生产秩序的破坏也是惊人的,当时的联盟虽然赢了是不假,但是伤筋动骨也是实实在在的情况。

  为了推动南征,洛萨爵士与泰瑞纳斯进行了大量的利益让步,这其中就包括卡洛斯背地里推波助澜的“部落战利品”。

  然而事实证明,这是假的。

  兽人洗劫暴风城夺得那点财报早就用来收买情况贿赂中立种族,哪里给洛丹伦的人类留下什么财富。

  卡洛斯迷失星界时,图拉扬为了推动第二次德拉诺远征战役,有样学样,画了更大的饼,反正他人回不来了,根本不怕债主上门。

  然而只付出没汇报的领主贵族们自然而然的将目光偷到了兽人俘虏身上。

  并不是泰瑞纳斯的仁慈拯救了兽人,而是人类的贪婪要求兽人必须活着。

  戴林只是懵懵懂懂的隐约感觉到了这件事背后的利益脉络,但是卡洛斯却知道一个活生生的类似例子————另一个世界,另一场二战,德意志帝国。

  “当年我的失踪实在太仓促了,洛萨爵士死后,只有我有那种统合力去促成消亡兽人这个种族的计划。”

  “但是你失踪了。”

  “是的,我失踪了。”

  说完,戴林与卡洛斯两个人都沉默了。

  “兽人这个种族的可怕,其他人不懂,你懂,我也懂。两次兽人战争,打的真不干净。”

  “半途而废。”

  “那些贵族老爷们只看到了兽人是好用的苦力,只知道自己的钱袋子,只有在屠刀架在脖子上才会想起我们这些为了全人类的生死存亡而奋战过的战士。”

  “是啊,但是这和你的所作所为有什么关系?”

  戴林从池子旁的托盘上拿起酒杯,一口而尽,他是老愤青不假,却不是傻子。

  “兽人的复兴挡不住了,至少人类是挡不住了。”

  “什么意思?”

  “格罗姆.地狱咆哮没有死。”

  “那个杂碎没死?哈哈哈,当然没有死,泰瑞纳斯那些将军已经宣布击毙了它七次,它当然没有死,哈哈哈哈哈。”

  戴林笑的很恶意。

  “泰瑞纳斯遇刺了。”

  “听说刺客伪装成了你儿子。”

  “就是我儿子。”

  “!!!”

  戴林被震惊的说不出话。

  “一个邪恶的法术控制了阿尔冯斯。”

  卡洛斯想起这档子破事就身心俱疲。

  “你觉得我为什么有时间来卡利姆多这片陌生的大陆搞这些劳什子的事情?”

  “我怎么知道!”

  “因为在洛丹伦,我一个字不能说,一件事不能做,说什么都是别有用心,做什么都是在犯错。”

  卡洛斯林林总总的将诅咒教派的事情掰碎了告诉了戴林,以至于两个人泡澡皮都起皱了。

  离开水池子,躺在躺椅上,卡洛斯继续说着自己得出的结论。

  “所以我离开了。在有心人眼里,我的踪迹是隐藏不住的,我在等他们动作。”

  “嗯,这件事我明白了,但是兽人呢?”

  戴林再次将话题绕了回去。

  “大叔啊,你还是不明白。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争权夺势的小阴谋,而是不亚于当年那场战争的大事件。人类,已经没有继续关押兽人的余力了。”

  戴林不置可否的咧了咧嘴角。

  “要么全杀了,要么叛乱必定发生,部落,多么熟悉而陌生的一个词儿啊。”

  卡洛斯无奈的摇了摇头。

  “所以,你准备自己搞个部落出来?”

  “你也可以称之为分化。”

  卡洛斯拿起一个圆果子,单手掰成了两半,递给戴林半个。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