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59章 守护者就是要痛击队友

第659章 守护者就是要痛击队友

  两股势力之间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时,自然是你侬我侬爱煞情多。

  暗夜精灵的心腹之患在希利苏斯,是其拉虫人,三千年来多少英雄儿女葬身希利苏斯的茫茫沙漠。

  在暗夜精灵眼中,埃雷萨拉斯不过是远方的穷亲戚,不值一提的老黄历罢了。

  为那些家伙,不值得与人类兄弟翻脸。

  当然,如果能顺手灭了,也未尝不可。

  但是要暗夜精灵在埃雷萨拉斯流血牺牲,那是万万不可能的,那些自甘堕落的上层精灵不配!

  所以博学者们的恐惧,实际上属于自我感觉良好,简称想太多。

  只要埃雷萨拉斯的上层精灵能拿出背水一战的勇气,他们的暗夜精灵同胞根本就不会在菲拉斯拐这个弯儿。

  但是这一切是卡洛斯左右调剂之后得出的结论,他不说,上层精灵的恐惧不会消失,他说了,上层精灵不会相信。

  艾泽拉斯的种族友谊,全靠仇恨融合,艾泽拉斯的文明史,便是仇恨之轮碾过的车印子。

  这种冤大头不坑对得起谁啊!

  卡洛斯觉得叫来戴林最大的意外之喜,就是库尔提拉人的经商天赋是真不错。

  有库尔提拉斯海商(军/盗)帮忙,卡洛斯从埃雷萨拉斯捞好处的事项顺利不止两倍,而且还不得罪人。

  其拉虫人的问题早晚要解决的,巨龙的封印很明显已经出了问题,暗夜精灵不是克苏恩的对手,他们已经无法长久的压制虫人势力。

  虽然暗夜精灵的骄傲还能坚持至少一代人类成长,但是长耳朵们的求援已经是可以预见的未来。

  卡洛斯不想做的太绝把上层精灵得罪的太死。

  这不方便以后的统战工作。

  见好就收,这是卡洛斯留给戴林的原话。

  军队可以有序的分批撤回,挑选出的上层精灵工匠们必须先走。

  人才,只有人才才是卡洛斯此行真正的收获。

  金银珠宝只是浮财,魔法珍宝不顶饭吃,只有掌握了人才,才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错过了这一季的信风,下次的远航季,要三个月后咯。

  洛丹伦风诡云异,是时候站出来收拾局面了。

  界门之行还算圆满,维纶过两年就要来到艾泽拉斯,联盟天团即将齐聚。

  优势这么大你告诉我怎么输,就问你怎么输!

  虽然明白此想法有言灵级别的功效,但是卡洛斯深信没有说出口就不会毒奶,还是忍不住美美的想到。

  于是,出事儿了。

  “怎么回事?”

  卡洛斯的不满溢于言表,丝毫没有王者该有的稳重。

  与绿龙甩脸子,是因为卡洛斯有备选方案。

  卡德加确实是个天才,在传送魔法一道,凭借一己之力将整个达拉然的理论水平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虽然远跨重洋大规模调兵不是个有价值的可选项,但是只要肯砸钱,把卡洛斯一个人接回去还是办得到的。

  所以卡洛斯直接怼了绿龙一脸。

  现在突然收到属下的报告,传送法术出了问题,这是要闹个啥。

  “出现了强大的干扰源,陛下。”

  “干扰源?你当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魔法白痴吗?大漩涡就是最大的干扰源,你的意思是无尽之海出现了第二个大漩涡?”

  卡洛斯的素质三连问,直接令手下人噤若寒蝉。

  “派人请博学者基尔达斯过来。”

  人类靠谱的法师就那么多,卡洛斯带来菲拉斯的施法者最大的特点就是稳定,对于施展学会的法术相当苏联,但是这些中级法师并没有足够的学识与天赋解决眼前的情况。

  无奈之下,卡洛斯叫来了博学者。

  “真是相当巧妙的法术模型,看来我们上层精灵近万年来确实有些故步自封了呀。”

  基尔达斯踱步观察着卡洛斯的“回家之路”,啧啧称奇。

  上层精灵的奥术师们流传下来的法术并非一无是处,在永恒之井尚存的年代,那是魔法界马大飞砖的年代,不需要考虑魔力的问题,一切法术只需要向外发散,所以上层精灵的奥术师们对于魔力的宏观操纵有着丰富的经验。

  说句人话就是,几乎每一个上层精灵的施法者,都拥有着施展超大型法术的经验。

  这是他们独有的优势,祖上阔过。

  然而永恒之井炸了后,曾经能够肆无忌惮使用的魔力源泉没有了,所以上层精灵颓了,但是埃雷萨拉斯的几位博学者什么没有见过,在观察品位后,基尔达斯很快就明白了这个传送法术的构成。

  “卡洛斯陛下,别责怪您的手下了,这不是他们的问题。”

  “那是我的问题?”

  卡洛斯的脾气有些压抑不住了,说话很冲。

  “您的这个传送法术非常精妙,巧妙的避开了大漩涡对于魔力的干扰,令我受益匪浅啊。”

  有了能够拿捏的资本,基尔达斯开始拽文,奈何卡洛斯根本不接话,就那么盯着他……

  “但是正因为巧妙,所以繁琐,也经不起干扰。”

  基尔达斯从指间凝聚一朵奥术火花最小限度的激活了传送法阵,结果一阵噼里啪啦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博学者抬头看向东北偏北的方向。

  “不是大漩涡,是另一个干扰源。”

  “你是指?”

  “陛下,您听说过暗夜井吗?”

  “苏拉玛?”

  卡洛斯的头瞬间痛了起来,真的是怕啥来啥。

  当初灵魂之井激活,卡洛斯就在想那帮吸毒老娘们手里的暗夜之井会不会闹什么幺蛾子,毕竟都是永恒之井的残余。

  结果打完了灵魂之井的战役,一切如常,还以为是自己天命所归,搞了半天在这儿等着我呢?

  卡洛斯头大。

  是不是等我老了之后,写本回忆录,名字就可叫做《井口战役》,我的一生,就是和井犯冲的一生。

  对了,奎尔萨拉斯那边的太阳井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没有想的时候还不觉得,真的想一想,整个艾泽拉斯这个井那个井真的不少啊。

  要不要找蓝龙认个怂,还是走梦境大门回辛特兰算了……

  卡洛斯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毕竟海路归还是不能接受的选项,他没有大半年在海山漂着的时间。

  但是这时候,基尔达斯给出了一个有那么点诱惑力的方案。

  “卡洛斯陛下,您有兴趣去参观参观帝国的瑰宝吗?”

  “你说什么?”

  “我与大魔导师艾利桑卓当年就是好友,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着联系,我可以为您写一封介绍信。”

  看着基尔达斯的老脸笑成初冬的老菊花,卡洛斯内心盘算了起来。

  “代价呢,基尔达斯,代价是什么?”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