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65章 《母猪的产后护理》

第665章 《母猪的产后护理》

  只要活得够久,总会有点专长。

  卡洛斯发现自己小巧了堕夜精灵。

  小巧了这帮夜之子的无耻。

  外交等同战争。

  外交先于战斗。

  说好的午夜大型**会,怎么就变成了魔法装备展览会?

  装备是实力的一环,不爽不要玩!

  所谓的化妆武会,化妆不过是合理使用魔法装备的意思,炫耀武力才是夜之子真实的目的。

  真是小气啊,卡洛斯示意手下们不用排队上去送了。

  不用想,因为欢迎仪式上卡洛斯的装逼大成功,夜之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搁这等着呢。

  卡洛斯带来的使节团,与其说是使节团,更像是仪仗队,本来就是秘密前往界门,什么专业人士都带了,就是没有带外交官。这次的苏拉玛之行算是预料外的收获,卡洛斯真就没有起什么坏心眼,能拉拢就拉拢,不就就随便走走停停看看。

  反正现阶段人类联盟还是人类说了算,和夜之子没有利益冲突,更没有燃烧军团大军压境,苏拉玛除非脑抽才会故意与卡洛斯交恶。

  这种没有利益冲突的外交访问和旅游的差别真不大。

  但是卡洛斯没有想到这帮吸毒老娘(爷)们的心眼比马眼大不了多少啊。

  这已经不是炫耀武力了,是赤裸裸的打脸。

  十一个人类战士穿着防御力大于等于一小于等于二的礼装,拿着纯钢的长剑,前仆后继的被一身加九追十三的卓越套夜之子当小怪爆锤,卡洛斯的忍耐已经接近极限。

  随后,荣耀兽人被挑衅要求四个一起上,卡洛斯已经要发作,却被夜之子们拿话术顶了回去。

  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不胜利,毋宁死。

  人类还没有把这场武会当做高于性命的战场,只是觉得没意思,然而被选中荣耀兽人已经将胜败置于性命之上。

  所以卡洛斯介入了战场。

  “我说,够了。”

  人有余力的夜之子剑士戏谑的收手,却用小动作继续挑衅着兽人。

  杀红了眼的兽人在听到卡洛斯的声音后,短暂的停顿后,确是更加疯狂的战意。

  如果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于是夜之子剑士对着卡洛斯露出无奈的表情,出手却是要利刃夺命。

  “我说!”

  卡洛斯以超越想象的速度越过了观众席的阻碍,一拳击碎了魔力保护屏障,切入战场踹飞寻死的兽人,压掌将剑士的长剑归还剑鞘。

  “够了,没听到吗?”

  厉声训斥下,荣耀兽人理智回归,不甘的离开的斗技场。

  夜之子的魔法技艺确实不错,被卡洛斯蛮力突破的魔力屏障很快复原,但是卡洛斯的行径,引起了场外阵阵窃窃私语。

  当大家都以为自己很小声的时候,那声浪与野蜂飞舞又有什么差别。

  “想打?我陪你!”

  “好呀,按照规矩,你赢了,今晚我是你的,想怎么玩都可以。”

  剑士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点自己的胸甲,挑逗意味一览无遗。

  “该死,你怎么放这个疯女人参加舞会?奥鲁瑞尔为什么会在这里!麦兰杜斯,你这是渎职!”

  没有参与舞会,却是与群星庭院的护卫长麦兰杜斯立于高处一边观望一边闲聊的首席奥术师塔丽萨在听到那剑士说话后,第一时间认出奥鲁瑞尔。

  作为魔法帝国卡多雷的正统延续之一,苏拉玛依靠着暗夜井的恩赐的奥术能量依然保存着万年之前的光景。

  这种割裂时代的光景下,魔剑士便是夜之子的荣耀之一。

  暗夜要塞守卫着苏拉玛的能源核心暗夜井,而魔剑士军团守卫着暗夜要塞。

  奥鲁瑞尔,作为一个平民铁匠家的女儿,因为大魔导师艾利桑卓的赏识,越级加入了魔剑士军团,从此摆脱了身份阶级的桎梏,平步青云。

  同时,她也没有辜负艾利桑卓的赏识,过人的魔法天赋与强健的身体,再加上近乎自虐般的戒律苦修,仅仅百年光阴,奥鲁瑞尔便成为了魔剑士军团的首席魔剑士。

  就像现在一般,作为一名魔剑士,她完全没有动用魔法的力量,仅凭一把利刃便依靠强悍的武力败尽了这些经过战火洗礼的人类和兽人。

  同样,也正因为奥都瑞尔小心的压制隐藏自己的实力,放松警惕的卡洛斯擦放任自己手下的大兵一个个排队送,一直到兽人上场被血虐而爆发。

  对方就是砸场子来的,给你人类面子,所以留手,至于兽人,正好杀来立威。

  “六个顾问家族全部参与其中,我能怎么办,塔丽萨?”

  麦兰杜斯无奈的对着红颜知己苦涩一笑,我只是群星庭院的卫队长官而已啊。

  “我可是首席奥术师,然而我居然不知道这件事!”

  塔丽萨感觉今晚的一切是那么不可理解,她才是艾利桑卓的左膀右臂,而不是那六个特别顾问,然而她对此一无所知。

  塔丽萨放下手中的魔力酒,取过靠在墙边的法杖,准备将自己传送到现场,却被麦兰杜斯抓住了手臂。

  “你……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大魔导师的意思。”

  “你想说什么?”

  塔丽萨疑惑的看着麦兰杜斯。

  “大家不是都在说,奥鲁瑞尔其实是大魔导师的那个……那个,你懂吗。”

  塔丽萨有些不悦的挣脱麦兰杜斯。

  “麦兰杜斯卫队长,请对首席魔剑士尊重一些。”

  说完,塔丽萨离开了这处能够俯视舞会的高台。

  所以她没有看到麦兰杜斯的扭曲表情。

  “是啊,我只是群星庭院的卫队长,还是靠着你首席奥术师的关系得到的这个职务,有什么资格背后说首席魔剑士的坏话。”

  萨拉斯语轻快悦耳,塔丽萨与麦兰杜斯的争执不过十秒的时间,化妆武会的现场已经接近失控。

  根本没有打算下场找乐子的卡洛斯身着一身礼服,完全不利于斗殴,所以他一颗一颗的松开排扣,脱掉外套,一把扔到场边。

  “讲规矩,我最喜欢了,输了,任你处置,可还行?”

  卡洛斯动了动肩膀,试了试能否拉开架势,用俾睨的态度回应了魔剑士的调戏。

  于是奥鲁瑞尔也取下了头盔扔到一旁,撕下护裙内衬一条布片当做头绳扎起头发。

  “乐意至极,看来今晚有乐子了。”

  失去了魔法头盔的遮掩,奥鲁瑞尔的真容显现,场面瞬间火热起来,甚至有人开始开盘坐庄。

  “卡洛斯阁下……”

  塔丽萨刚刚通过传送装置踏入化妆武会的现场,便被各种“熟人”围住拉到一旁。

  苏拉玛的暮色百合怒极就要爆发,却听见月郡家的家主在耳旁轻声说了一句:“现在下场对您不利。”

  塔丽萨忍住了怒意,看了看现场狂热的氛围,又看了看身边的这些权贵政要,突然有些明白了。

  封闭了一万年的苏拉玛自卑又自傲,他们渴望一场“民族自豪”的盛大演出。

  难怪大魔导师艾利桑卓至今不露面,塔丽萨明白,此刻的自己站在了现场所有人的对立面。

  这一耽搁,塔丽萨失去了依靠身份调停比试的机会,只听见下场的卡洛斯大喊了一声。

  “给我一把武器,能砍人的武器!”

  于是,气氛热烈到极点。

  这哪里是化妆武会,这分明是角斗场。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